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60章: 呈梁之争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60章 呈梁之争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天光已透过窗纸映进了黑漆漆的房间,黑夜已过去,这一天终于要到来了。

安一川走后,夏景澜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意识有些朦胧,毕竟喝了安神药,坚持了一夜没睡,此时也已到了极限,只是昏昏沉沉的也睡不安稳,安一川离开时的画面一遍一遍的不断的重复,惊得她冷汗津津。

直到再次响起窗户沉闷的吱嘎声,她才猛地惊醒,冷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站在她的床前,低头蹙眉看着她额头鼻翼上被惊出的冷汗。

“我穿件衣服我们就走,”她擦了擦额上的冷汗,掀开被褥就要下床,冷言也很君子的沉默着走到了屏风的另一边。

冷言看着她来回在房间里走了两圈,一会摸摸这,一会又摸摸那,遂开口说道:“衣服什么的都不用带,主子早已准备好了。”

“我知道,”夏景澜淡淡的应了一声。

顿了顿,又说:“我只是有些舍不得。”

“舍不得他?”冷言只觉一股凉意掠过心中,不知不觉问出了口。

“嗯,舍不得他……”夏景澜笑,却笑的比哭还难过,那种空气被抽离的窒息感又来了,也或许昨晚就一直没离开过,只是此刻更甚了。

“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他?冷言话说到一半便住了口,自嘲一笑,这管他什么事,他平时不会多说话的,这也不是他该问的问题。

他虽没说完,但夏景澜也猜出来他想说什么了,既然他又住了口,她也便不再回答,走至床边,从枕下拿出一支白玉簪,那簪子通体莹白,泛着雪色的光泽,末端是一枝镂空的桃花,样式很明显的是一支男簪。

她将簪子仔细的擦拭了一遍,小心的放进了怀里,转身对冷言说:“走吧,”

这是安一川惯用的簪子,却被她硬抢了过来,她想,这簪子跟了他这么久,一定也沾染了他的气息,而且,簪子代表的意义为结发一生,白头偕老,所以,她便强迫他将这簪子送给了她。

她还记得当她从他发里拔出簪子时,他满头青丝宣泄而下,如瀑布般铺散在雪白的衣服上,面如白玉,青丝如墨,白衣胜雪,比谪仙更出尘,让她又是惊艳的直流口水,恨不得将他一口吞入腹中,那时恰逢郁梅开走了过来,她“嗖”的一声从他怀里窜出来,将他藏在身后当了个严实,说什么也不让郁梅开看到他。

他是她的,他没绾发的样子也只能她看到,这就是她当时的想法,如今再想起来又是好笑又是想哭,别说他没有绾发的样子,今后就是见一面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吧,他的千姿百态也只会留给另一个女子看尽。

冷言一手扣住她的腰际,带着她跳跃穿梭在各式的屋顶和空无的小巷里,她也不再像以前一样没出息的“晕轻功”了,仿佛没知觉般,只一心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

而同一时刻,皇宫的各个大门前,已聚集了数不尽的士兵,封号梁王的六王爷,此时一身银白色的铠甲,策马立于数十万大军前,一向温润的眉眼里目光凛冽,在片片飞雪里,更显出一股苍茫和决绝,身后迎风猎猎的大旗上,赫然的一个大大的梁字迎风招展。

呈帝五年冬,帝因美色,荒废朝政,至天怒民怨,梁王以江山社稷为重,顺应民意为名,帅二十五万大军,进宫劝帝退位择贤,帝领全城禁卫军背水一战,战鼓撼天,烽烟四起,笼罩整个百澜国都城,一时腥风血雨,皇宫紫霄大殿、九龙殿、凤先殿、宁和宫、程瑞宫尽毁,遍地浮尸,血流漂杵,帝溃败,终以梁王义军大胜为结局,史称呈梁之争。

————《百澜国史记》第三卷呈帝篇

此刻,六王爷策马立于定安门前,他的身侧是一身白衣的安一川,安一川眉宇微蹙,脸上虽没什么表情,眼睛里却是一片烦躁和不安。

高高的城门上,呈帝凌风华竟未穿龙袍,只一身平时的白衣,脸色平和的微笑着看着城门外的大军压境,他的身后,是一群面容灰败的守皇派大臣,大概都在后悔吧,早知皇帝现在昏庸至如此境地,当初就该投靠了梁王,或是早早的离开都城也是好的,没官做总比没命要强得多。

也不能怪他们会这样想,毕竟真正忠心到愿意以身殉国的朝臣真的是少之又少。

两方人马各自都剑拔弩张的架势,然而谁又真正知道两方的主将是怎么想的呢?站在城楼上的凌风华一派闲雅,骏马上的凌亦深,在凌风华的身影出现在城楼上时,脸色虽冰冷,眼底却全是化不开的悲伤和决绝。

“不快些行动,怕错失良机,你还在等什么?”一旁的安一川越发不耐烦起来,此刻见两兄弟竟在这大眼瞪小眼的比眼睛,不免有些气恼。

凌亦深侧头看了他一眼,咬了咬唇,像是下定了决心,然后高高的举起了右手,眼神定定的看着依旧微笑着的凌风华,大声吼道:“攻宫门!”

三个字,嘹亮而厚重,预示着呈梁之争的最后对决。

……本章完结,下一章“ 倾尽天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