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61章: 倾尽天下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61章 倾尽天下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背景歌曲——《倾尽天下》河图,4000+

——————————————

一声令下,六军齐发,本就已经剑拔弩张了的两军,顿时战鼓雷动,呼啸震天,门外大军或带着工具一下下撞击着红木镶金的皇宫大门,或将木梯搭在墙上,以图直接爬上城楼,而城楼上凌风华已退在一边,此时已布置了三排的弓箭手,组成了能不断连发的弓箭阵,一时间也是箭如雨下,城门下一片鬼哭狼嚎,但还是有人不断地不上来,踩着同伴的尸体继续撞击城门,继续搭上一排一排的木梯往城楼上爬。

一剂烟火呼啸着直冲云霄,艳丽浮华的花朵在天空盛开,不禁让人想到了呈帝在位的这五年,虽只有五年的时间,但他却是治国有方的明君,不但打下了长期骚·扰百澜边境的商国,还减免赋税,重视工商的发展,百姓生活的也都算富足安乐,要不是最近一段时间的荒废朝政,百姓也不至于发生暴动,烟花浮华,却不长久,就像这繁盛一时的呈帝年间。

烟花过后,其他三个城门也都在各自主将的带领下,齐齐的发动了进攻,一时间整个皇宫四面楚歌,烽火连绵。

安一川面无表情的看着,刚要挥手让惊凤楼的人先飞上城墙解决了那一批批的弓箭手,墙下门外倒在地上的尸体已达一米多高,再这样下去,损伤就太大了,然而,他刚抬起手,就见一个人从西方的城门处飞了过来,那人一身墨绿色的衣袍,正是墨渊。

还不等他猜想墨渊擅离职守的原因,墨渊就已经飞至她面前,他神色慌张,连平时注重的礼节都忘了,急急的说道:“主人,夏主子被人带走了!”

“什、什么?”安一川浑身一震,声音竟不自主的微微颤抖。

“我们出来以后,来过惊凤楼别院两次的那个人便进了别院,然后他走的时候,夏主子的气息也随着他穿过结界消失了。”墨渊喘了口气,简洁的解释道。

安一川听后身体一晃,差点从马上摔了下来,情绪波动激烈之下,一口血也随之喷了出来。

“主人!”他那摸样看的墨渊一阵心惊肉跳。

安一川甩袖擦去了唇边的血迹,目光如电的望向城楼,眼睛里夹杂着冰冷的杀意,而眼底却深埋着不安的恐惧,只是那里,另一抹白色身影已经消失了,他再也等不得,不管不顾的飞身而起,越过城楼而去。

凌风华,你最好能将她完好无损的还回来,不然我定杀的你皇宫鸡犬不留!

他身后墨渊也跟随而去。

而这时,下方的皇宫大门也终于被攻破,不及里面的禁卫军出来应战,凌亦深率领着六军将士便疯狂的涌进了皇宫,展开了一场刀对刀,枪对枪的血战,双方开始时还相差不了多少,但随着大军后援的增多,双方力量悬殊,禁卫军便是节节败退。

这样的拼杀过了约有一个时辰,皇宫里的多处宫殿已被四方城门如潮水般攻进来的将士烧毁,平时衣着光鲜的嫔妃们此时已顾不得形象的四处狼狈逃窜躲藏,有的仍不免被乱刀砍死。

与外面的吵杂截然相反的,平时上朝的紫霄大殿里却是一片冷凝的寂静,几个大臣抖抖索索的躲在庄严的雕龙柱子后面,听着外面的厮杀声,鬼哭狼嚎声,震天的呐喊声,即使现在有机会出这座地狱般的皇宫,他们估计也已被吓得腿软的爬不出去了吧。

九成台阶之上的龙椅上,凌风华静默的坐着,一手轻轻的摩挲这扶手上的龙头,很快,这里就会不再属于他,忽然他扬唇一笑,对于这个相当于囚禁了他的地方,心里却是生出了一抹淡淡的不舍,但那也仅限于即将离别时的伤感罢了,并不是舍不得这皇帝的权利。

外面守卫紫霄大殿的禁卫军由远及近的传来一阵惨叫声,凌风华再次看了一眼龙案正中的明黄圣旨,起身走到了殿门口,脚步声在空旷威严的大殿里显得异常的清晰孤单。

是你来了吧,安一川。

凌风华站在紫霄大殿外的台阶上,看着那个风雪中提剑疯狂的一路斩杀而来的人,他如雪的白衣上已沾染了许多星星点点的血迹,正如这冬日的雪地上盛开的点点红梅,美丽,傲然。

安一川本来就武功极高,即使凌风华身边有暗卫冲过去,也是被他极快的斩杀于剑下了,是以,他很快便来到了凌风华的面前,其他的禁卫军和暗卫还要冲过来,却是被凌风华喝退了,谁都明白,再过来也是送死。

雪下得越发大了,仿佛是想以它的洁白掩盖这人间惨烈的征战厮杀,掩盖住不是地狱却胜似地狱的修罗场,然而一切终是徒劳,再多的雪花也都被这满地的热血溶尽了,片片洁白化为嫣红的血水。

安一川刚刚站定,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连连咳嗽,不断地吐出黑色的血,他的身体本就虚弱的很了,今日这样一番厮杀,恐怕又会缩短蛊毒最后发作的时间。

他伸手连点了身上几处穴道,闭眼调息了一下方才看向不远处的凌风华,目光凛冽如风雪,“把她交出来。”

凌风华堪堪从看到他吐血的震惊中回过神,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少废话,不是你让冷言将她带走的吗?”安一川声音微微沙哑,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不想和他多做纠缠。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此刻冷言将她带到了哪里,而且,即使找到了她又怎样,她和你在一起不会开心的。”凌风华正了正神色,认真的说。

安一川修长的手指握紧了手里的青吟袖剑,冷声说:“看来你是不会把她交出来了。”说着,他已然栖身飞向凌风华,剑锋凌厉,身形也快如鬼魅。

被喝退在一旁的暗卫和御林军又是一阵蠢蠢欲动,但没有皇帝的命令,也猜不透皇帝是什么心思,他们谁也不敢擅自上前。

凌风华却是站在原地,不拔剑也不闪躲,眼看青吟的剑尖就要刺破他的喉咙。

一声清脆的呵斥声自紫霄大殿的顶上传来:“住手!”

两人同时往大殿的顶端看去,赫然是一身白色狐裘的夏景澜站在上面,她的身后是一身黑衣的冷言。

而一路追着安一川进来的墨渊也找到了这里,看着殿顶的夏景澜,微微眯了眯眼睛,莫迟夜,颜无痕和碧月也都从各个宫门找了过来。

安一川立马收回了袖剑,欣喜的对着殿顶的夏景澜说:“景澜,你没事?快下来,我接着你。”

夏景澜站在殿顶却是没有动,看着满身是血的安一川的眼神很悲伤,她暗自咬了咬牙,冷声说:“你快回去吧,凌风华本来就打算将皇位传给六王爷的。”

打从安一川一路厮杀到这里来的时候,冷言带着她刚好从这经过,她便硬是拉着冷言伏在了殿顶,他不要命的厮杀,他血红的双眸,他大口大口咳出的血,他染着血迹欣喜的脸,他对她伸出的双手,无一不如刀般在她胸中搅动,为了不让自己哭出来,她将自己的下唇都快咬烂了,现在她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若是回去了以后也会痛苦,所以,只能装作无情,只能装作无情。

“好,我们回去,只要你在,我什么都不要了。”他微笑着,沾染了脏污的脸依然倾城,原先伸出的手还停在风雪中,殷红的血迹应得他的手指更加青紫。

“冷言,带我下去吧。”夏景澜回头对着冷言轻声说,竟有些不敢看安一川脸上的表情。

冷言带她下去后,安一川就要冲过来抱她,却被她喝住了:“别过来!安一川,你还不明白吗?我不想和你回去,更不想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逃开你我才让凌风华带我走!”

她冲他大声说着,自己的眼泪却先掉了下来。

“娘子,你说……什么?”安一川呆了半响,才轻笑着问,声音却颤抖的厉害,眼睛里竟然聚集起潋滟的泪光。

娘子,两个字,无疑又如一把刀,狠狠的刺中她的心脏,痛得她手指都痉挛的捏紧了。

“可是,娘子……你说过要嫁给我的,你说此生不离不弃……”漫天风雪里,他的脸色伤心如死,一滴眼泪陡然跌落,一手颤抖的按在胸口处,蛊毒发作的疼痛却不及伤心的心痛的万分之一。

“哈哈……惊凤楼主还真是天真啊,这种话也相信?!”她的话如刀,剜着他的心,也凌迟着自己的心。

“贱·女人!我要杀了你!”站在不远处的碧月忽然满脸泪痕的大吼一声,提着剑就冲了过来。

她身边的莫迟夜满脸的不可置信,怔怔的看着夏景澜,仿佛想要从新审视这个人,墨渊清瘦的脸上却是满满的愤怒,夏景澜想,如果不是碧月当先冲了过来,墨渊也一定会过来杀了她。

碧月的剑在经过安一川身边的时候,却被安一川伸手握住了剑刃,殷红的鲜血落在覆了一层白雪的地上,如盛开的曼珠沙华,带着触目惊心的美丽,夏景澜一惊,却是生生止住了自己的脚步,莫迟夜他们也都是一惊,却是没敢上前。

而碧月惊愣过后,脸上瞬间灰白如死,握住剑柄的手缓缓松开了,泪流满面的不住摇头,到现在了你还是舍不得伤她分毫?

他徒手握着剑刃,鲜血不断的顺着指缝落到地上,而他却没有知觉般,痴痴笑了起来,又似带着轻轻的哽咽,漂亮的眼眸里晶亮如雪:“为何?为何……”

“惊凤楼主,多风光的一个人,被我戏耍于鼓掌间,岂不很有意思?”她脸颊边带着泪,却是轻笑着反问,似乎自己真的很开心。

“你可知……”你可知你这几天的呕吐,其实是因为肚子里有了我们的孩子,然而他却是没有说下去,想到孩子,他的心底更是绝望。

他昨晚悄悄替她把过脉,还没来得及告诉她,疯狂的欣喜之后,原来是更彻底的绝望。

他轻轻放开了刀刃,整只右手已是一片血肉模糊,他低着头不再看她,依然在笑,肩头耸动,不断地有水珠落进他身下的雪里,砸出一个一个的小坑。

夏景澜亦满眼泪光的别开眼,很难过,原来就是这么难过,难过的恨不得立即死去才好。

心里却有个声音不断的嘲笑着自己:让他恨你,对你死心,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就在她别开眼的瞬间,却看见一直站在她身侧的冷言忽然将手覆在了腰间的剑柄上,她顿时震惊的如遭雷击,然后几乎是想也没想的往安一川身前跑去,一把抱住了他,同一时刻,冷言来不及收回的剑尖也瞬间没入了她的后背。

这时,沉浸在原先的气氛中的众人才如梦初醒的反应了过来,乱作一团的朝两人冲了过来。

奇怪,居然感觉不到一丝疼痛,而且,世界瞬间都变成了无声的慢镜头,她嘴角还带着笑,还好还好,他遍体鳞伤的身上没有再多添伤痕,然后她看到他瞬间抬起的头,惊恐的眼眸,腮边还挂着一滴来不及掉下的泪,她想,他现在的样子真是傻透了,所以,她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冷言的整只胳膊都抖个不停,亦是一脸惊恐的看着伏在了安一川怀里的她,莫迟夜飞奔了过来,一掌将冷言打得口吐鲜血的倒在一旁,然而脸上还是一副惊愣的表情,颜无痕和墨渊也是一脸的惨白的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不过那些都不关她的事,她只想将已经模糊的眼睛睁得更大一些,再看看他的脸,安一川胸口的心跳似乎停顿了那么一下,然后又瞬间跳动如雷,一下一下,那是她的世界里唯一的声音了,再然后,他好似才反应过来似的,惊慌的想要保住她不断滑落的身体。

画面到这里便停住了,一切归于黑暗,在闭上眼的一瞬间,她想,如果就这样死了也好,她这不堪的一生,全因为他的出现而光彩四溢,能死在他的怀里,未尝不好,未尝不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忆——千年痴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