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172章: 忆——千年痴恋12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172章 忆——千年痴恋12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来冥界以前,流影和所有没来过冥界的人一样,以为冥界就是阴朝地府,阴森恐怖,到处飘荡着其形可怖的鬼怪,那时她还在多次考虑过,如此阴森的地方怎能孕育出明月砂这样的尤物?俊美无铸的长相,似仙似魔的气质,难不成她看到的明月砂只是经过法术变幻过的,其实他真实的长相也和可怖的厉鬼没什么分别?

但是托涟池少爷的福,她被拉去冥界之后,立刻眼球脱窗的呆愣了许久才回神,什么嘛!还不是和其他界一样!蓝天白云,青山绿水,普通的城镇乡村,典雅古老的房屋建筑,街道店铺林立,男女老少形态祥和的形于其上。

后来从涟池口中得知,冥界之所以如此祥和,是因为冥界真的有条河叫忘川。

所有死后进入冥界的人必经三途河,这也是划分冥界与其他界的分界线,经过三途河之后便是黄泉路,路旁开满了只有冥界才有的彼岸花,红艳似血,瑰丽凄美,指引着死魂走向冥界,花香有魔力,能唤起人生前所有的记忆,所以,一路走来也算是让人重温自己这一生,千百万年来,不知见证了多少芸芸众生的苦、乐、悲、欢、笑、离、别、殇。

黄泉路的尽头便是一条叫做忘川的河,奈何桥便立于其上,喝过它的水之后就会忘记一切,所有情缘孽债,恨怨嗔痴皆随着一瓢奈何桥上的忘川水灰飞烟灭了,所有过了忘川河的人,皆以一个记忆空白的姿态重生在冥界。

试问,忘记了前世的恩恩怨怨,将一切都留在了忘川的彼岸,心如止水,又何来纷争之说?

前世有着血海深仇但到了冥界又成为朋友的情况比比皆是。

相对于其他界来说,冥界也是相对比较自由的,你可以自行修炼成仙成佛,也可以选择喝下忘川水投胎再世为人,也可以留下来生活在冥界,相对于人界的国与国之间的战乱和种族纷争,冥界却是平和了许多,只有一个王,至少不会出现国与国之间的战争。

所谓的祭花节,祭的自然是彼岸花。

就像喻意神圣和断灭的莲花是佛界的象征一般,这黄泉路上的接引之花便是冥界的象征。

生长在黄泉路上的彼岸花由于忘川河水的浇灌,可以千年常开不败,而过了忘川进入真正的冥界之后,彼岸花的花期却是每年秋分的前后三天,非常准时,所以,每年七月的这几天,便是冥界一年一度最重大的节日,就如人界的新年。

在这几天里,人们可以尽情的欢呼,各种各样的活动和纪念方式也都层出不断,有趣的很。

冥界的都城叫未央,未央城的主道未央大街上此时灯火通明,不时的有绚丽的烟花呼啸着冲上如深蓝丝绸般的夜空,亮如流星,将整个未央城都渲染的更加热闹非凡。

街上各式各样的店铺林立,烛火下更多的是摆了小摊的小商小贩,摊上是琳琅满目的小饰物,或者是一些民间的小玩意,借钱便宜,人们贪图个新鲜,不断地有人问津有人在讨价还价。

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笑容,一些年轻姑娘的手里还拿着一束束妖艳如血的彼岸花,在冥界,它却是象征了神圣和美丽,将之送给心爱的人,便是将自己的一颗火热的心奉上了。

有小孩子提着画了彼岸花的灯笼打闹着跑过,流影一直专注于天上绚丽的烟火,不小心被撞了个凛冽,涟池越过人群一把扶住了她,才不至于倒在地上被人流踩到。

“没事吧?”他眉间隐隐含了抹焦急和懊恼。

“没事,干嘛这么紧张?不过是小孩子。”流影轻笑一声,对上他用术法变成了漆黑的眸子。

“虽然热闹,但鱼龙混杂的什么人都有,……万一你被伤到了怎么办?!”涟池暗暗敛去眉间的不安,随意说了一句。

今日早晨他在明月砂口中得知,居然有妖精界的人趁着祭花节戒备放松的时候混进了冥界,并且在进来后就隐去了气息,无从追踪,显然是术法高强且来意不善,明月砂不知道,但他知道,那些人是妖精界现任的羽翼一族的凤王派来的。

当年在流影逃到魔界不久后,他料想着会有人想要杀她灭口,果不其然,没多久就有隐了气息的人试图进入魔界,幸好他早有防备,派了许多高手轮流把守在各处,侵入的人都被击杀了。

但叛乱的凤王似乎不死心,一心想着要杀掉流影这前任凤王的唯一血脉,多次侵入无果后,便也派人守在了魔界之外,大概是想趁流影外出之时动手吧,不过有他在,那叛徒就算亲自来了也休想得逞。

鉴于隐藏他叛乱的本质,料想他也不敢大举入侵魔界,挑起战争。

冥界祭花节期间各地都是人流如涌,且鱼龙混杂治安松懈,正是他们下手的好时机,所以涟池才会如此紧张,生怕一个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他又不想告诉影儿,本来就是出来玩的,若是玩的提心吊胆那还有什么意思,只要他在她身边小心守护就好了。

“你去哪里了,刚才怎么没看到你?”流影看着涟池略有些凝重的脸色,目光闪了闪。

“哪有,影儿你只顾着看天上漂亮的烟花了,哪还有心思看我呢?”转瞬间涟池已换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眨着“纯洁”的眼睛对着流影放电。

“切!又来了!爱说不说!”流影轻嗤一声,转身就要往前走。

涟池赶紧讨好的凑了过去,变戏法似的从背后变出一束灿如朝霞的彼岸花,轻轻举在她面前,望着她的眼神满是温柔和隐隐雀跃的期待,笑而不语。

流影心中诧异,这花在冥界代表的喻意她自是明了,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然而面上却依旧一片平静之色,甚至皱眉揣测起涟池究竟是什么意思。

而她这副皱眉的样子落在了涟池的眼睛里却是变了意思,以为她不喜欢,或是因为他这唐突的举动而生气了,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难道前两天是他会错意了,影儿害羞的神色不是因为喜欢他?

“影儿,……原来你不喜欢,”涟池神色沮丧,嘴角的笑意带着深深的自嘲。

“不喜欢什么?”流影这会却是回过神来,压下心里的欢腾,假意疑惑的瞧着沮丧的涟池,嗯,这副样子的涟池她还没见过,着实值得好好欣赏一番。

“不喜欢……”涟池握着花茎的手紧了紧,花灯映照下,他绝美的脸上飞上一抹淡淡的红晕,别扭的迟疑了半天才轻的不能再轻的吐出那一个“我”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忆——千年痴恋1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