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11章: 忆——千年痴恋52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11章 忆——千年痴恋52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流影进了偏殿,涟池才收起脸上灿烂轻松的笑容,再转身面对墨渊的时候,已是一脸的冰冷,淡淡问道:“是不是让你打听的卓家之子的事情有新的眉目了?”

墨渊一脸惶色,他好不容易才平复下激动的神情,俯身拜了一拜才沉声道:“正是,王让墨渊一直留意着被关押在凤族的卓家之子的状况,前些日子因龙宫宝藏的事凤王被杀,他趁乱从妖精界逃回了魔界,属下失职,没有及时认出用术法变换了容貌的他,又让他逃了出来失了踪迹,现今派出去所有的暗卫之后,终于查到原来他去了南方边界附近……”

涟池忽然伸手打断了他,神色凝重道:“我知道了,”他顿了顿,又轻笑一声:“守卫南方边界的岚雾月上将军原本也是卓家的旧部是不是?只是关系一直隐秘,当时没有查出来,而现在卓家唯一的血脉回来了,定是去投靠他了吧?!”

墨渊一惊,又敛眉道:“是,王英明。”

涟池捏了捏眉心,半响才自嘲道:“英明什么,……看来,这次又有一场大战要打了,到时受苦的可是无辜的将士和黎民百姓啊……”

墨渊忽然倾身跪了下去,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什么,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抬头盯着涟池看了好一会,却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以前他就担心流影会给王带来预想不到的灾难,现今果然应验了,然而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祸根早已深重,其实这又能怪罪于谁?

怪王对流影用情太深?还是怪流影给王带来灾难?可是她又什么都没做,要怪就怪他吧,是他无能,不能更好的辅佐王,不能为他解忧。

如今,只可惜,苍生何辜?!

涟池俯身将墨渊拉了起来,对他淡淡笑了笑,那笑容纯净如水,不含任何杂质:“你先回去吧,那边的情况要随时报给我听,还有,千万不要打草惊蛇,也别……让影儿知道。”

墨渊差点迷失在涟池那个纯澈的笑容里,他怔怔的点了点头走了出去。

傍晚的山巅微微起了一层雾气,薄薄的,飘渺如仙境,艳红的太阳已经沉下了云层,只将云层渲染上一层妖娆的嫣红,像是一片飘着少女香气的胭脂海,那嫣红的颜色又让他想到了流影眉间的九尾凤凰图腾,妖艳美丽,又带了丝不可侵犯的圣洁,和她脸上总是淡淡的表情正好相反。

或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和王比肩而站吧,也只有这样的女子能让王如此不顾一切,墨渊想到这里也笑了一下,他忽然觉得不顾一切这个词很美好,一生若是能遇上一个可以让自己不顾一切去对他好的人,那样的人生也算是完整了,不再觉得盲目和遗憾。

他又回头看了看自己亲自督建的偌大宫殿,当建成时他觉得很自豪,现在却觉得它很可笑,不该是这个样子的,应该是像家那样的温暖,因为住在这里的不是高高在上的王和王后,而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小夫妻,甜蜜粘腻的很。

流影紧紧的靠在与大殿相连的那扇小门上,低垂的头看不出什么表情,其实她现在也很迷茫,甚至连自己该是什么心情都不知道,听到墨渊走出去的声音,她赶紧离开那扇门,穿过偏殿去了那片用冰雪雕刻成的花园,花园不大,但是无论假山还是花草树木,都是用千年寒冰一点点雕刻而成,细致入微,美轮美奂。

然而她却没有半分心思欣赏赞叹,怔怔的扔在苦苦思索自己现在该是什么心情,即便是悔恨、愤怒也好,总之不要是现在这种空空荡荡的感觉,像是掉进了虚空里,什么都触不到。

上天就注定了她是涟池的劫?不断的给他带来灾难,如今就算是她这个“劫”想要一死了之,他的灾难也停止不了了吧。

涟池调整好自己才在花园里寻到了流影,她那茫然空洞的表情将他吓得不轻,苍白的脸色几乎都成了透明的,衬得眉间的图腾更加红艳似火,仿佛那只火凤即将挣脱禁锢飞上九天,他焦急的将她紧紧抱住,沉沉的声音带着不可觉察的颤抖:“影儿、影儿……冷不冷……”

他很想问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可是又忽然不敢了,他怕这突如其来的不和谐打破了这百年来好不容易盼来的安宁幸福。

他是魔界无所不能的黑暗之王,可是为什么想要得到一份安宁幸福却是如此困难?

流影被这突如其来的窒息惊得回了神,她慢慢将头转向涟池,看着面前不安的绝美脸庞,她幡然醒悟的笑了,微微点了点头说:“是有些冷,”又猫儿似的往他怀里钻了钻。

就是这个不算宽阔的胸膛,为她遮尽了风雨,挡住了一切伤害,无论这个人在哪里,她相随就是了,只要他需要,地狱又如何?

涟池不可思议的看着在自己怀里拱来拱去的人儿,松了口气般的无力靠在了原来流影倚着的廊柱上,但是双臂却是越收越紧,双眸好似一湖被春风吹起了涟漪的池水,温柔又专注的看着——他的妻。

渐渐地,那双眼眸里竟然泛起了雾气,是啊,他好想哭啊,他还能紧紧的抱着他的妻,这种感觉,好幸福,整个胸腔里都满满涨涨的,必须要找一种方式发泄出来才可以。

两个人谁都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一直到太阳完全沉下去,天光泯灭,四周安静得再无半点声息,哦不,还有对方相随相合的心跳声和浅浅的呼吸声,这声音是多么美妙啊,世上再没有比这更动听的声音,就连最有才华的诗人也完全找不出形容词。

曾有人说,这世界上对所有人最公平的两件事就是每天每人都只有二十四小时,还有每个人都要面对死亡,不管活着的时候如何风光能活多久,总有死去的一天,神佛魔都不能例外,即使那时也许整个天地都会泯灭。

所以,不管他们如何祈祷让时间就停在相拥的这一刻,时间依然会无声无息的流走,无情到丝毫不近人情。

凤栖殿的牌匾果然没几天墨渊就送了过来,郑重的挂在了宫殿的正门上,虽只是简单的玉石雕刻,龙飞凤舞的三个大字却是用心至极,带着涟池独有的飘逸灵动和骨子里天生的狂傲。

之后的一段时间,流影一直留在了凤栖殿,涟池每天处理完政事就来陪她,有时候也会让墨渊将公文送到这里来批阅,像是前些天一样,粘她粘的恨不得一刻也不能看不到她。

明月砂也像以前一样经常来蹭饭,在她面前,清美的脸上永远带着笑,关爱又不会超过朋友的界限,竭力的将自己心底的情愫掩饰周全,甚至脸上淡笑的表情都完美至极,不揭开面具,谁会知道笑容之下是一张流泪的脸?悲伤的眼神在看着你的时候会让你觉得心痛难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忆——千年痴恋5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