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14章: 忆——千年痴恋55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14章 忆——千年痴恋55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转眼间,一年的祭花节又到了,各家各户又开始在门口悬挂起各式各样的花灯,街上小摊和铺子里也都摆上了精美的彼岸花河灯,就等晚上一到,可以亲手将它点亮放进未央河里,让它载满对人世亲人的思念和祝福,虽然他们都已不再记得自己的亲人是谁,或者是否还在世。

相对于冥界的一片喜气热闹,和乐升平,如今的魔界却是一片惨淡,南方的多座城池已被战火弥漫,甚至有的小城镇直接被法力夷为了平地,而没被战火波及的城池也是人心惶惶,大部分的交易往来已经被中断,人们每日只敢闭门躲在家里,希望这战争快些结束。

也是,和平了几千年的魔界,人们甚至已经忘记了世上还有战争这个词,然而突如其来的这场人为的灾难,人们怎能不害怕惶恐?

这几日,明月砂果然如他承诺的那样,每天晚上都会将他得到的情报说与流影听,几乎每天都是捷报,要么就是按兵不动,流影依然不能放心,因为她不知道明月砂是不是对她只报喜不报忧。

她每天都待在自己的宫殿里,哪里都不想去,与前段时间的疯玩正好截然相反,终日浑浑噩噩的,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每晚明月砂的到来,只有这时,她的眼眸里才会升起一丝光彩,不管是不是只报喜不报忧,总比没有他的消息要好一千倍了,不然这般惶惶不知道结局的等待,她真的是要疯了。

什么淡定,什么冷情,再也不能在她倾城的脸上找到一丝一毫,而所谓淡定、冷情的人,也只是还没有遇到能打动他的人,能让他淡定不了的事情吧。

今日是祭花节,然而往年陪在她身边的人却不知道还在哪里。

还不到接受朝拜的时间,所以明月砂和浮碧都跟在她身边,拉着她看各式各样的奇巧玩意儿,说实话,她一点兴致也没有,自从浮凌走了以后,浮碧也变得沉默很多,不再轻佻的说笑,而明月砂显然也没有心情,总是一副蹙眉若有所思的表情,也不知道遇见了什么难办的事。

她曾以为是涟池那边遇到了变故,追问了好几次他都说没事,她也只能忐忑的接受了这一说法。

他说过祭花节的时候他会来找她,这让她多少有了些精神,涟池从来不会食言的,他说会来,就一定会来,说不定……他现在就已经在路上了,说不定他已经在某个地方等着她到来?

她脚步陡然变得急切,不顾被路人撞得身形不稳,只一心想快点走到那条街,其实也可以用术法,一瞬间就过去了,但是她又按耐不住心里的惶恐,若是他不在那里,她该怎么办?多少都会有些希望落空的难受的。

身后的两人也都随着她的脚步匆匆而去,虽然不知道她要去哪里,但她的心思他们又怎会不明了。

一直走到那条街的街头,她的脚步才慢了下来,心里变得更加忐忑,就像小孩子等待答案揭晓时的那种心情,既充满希望,又害怕失望,紧张之下时间变得更加漫长。

然脚下的步伐却又不舍得停留。

终于,重新看见了那几家商铺,蹲在门外的石狮子也在人群的走动中忽隐忽现,她的心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怦怦”的声音亦是震耳欲聋。

她像极了刚怀春的少女,紧紧的揪着衣角,张大眼睛寻找着,生怕错过什么,随着越走越近,在人群的缝隙里,她竟然真的看见一抹纯白如雪的衣角在风中轻轻一荡,让她的心也跟着一起荡漾起来,高高漂浮在空中。

人群渐渐移出了视线,最终,她的眼眸里只剩下那个白衣如雪的人,他手里捧着一大束妖冶如火的彼岸花,站在那里对着她静静的微笑,周围被他绝美的容貌迷恋住的人全都入不了他的眼,他水样的双眸里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他几步走近几乎僵住了的她,温热的大手拉起她揪住衣角的手,声音如沐春风般,他说:“你来了,我的妻。”

这一刻,她什么也说不出,看着这个让她思念成灾的人,又想哭又想笑,最后只得用力的点头,模样一定傻透了!

他不顾周围人的目光,一把将她紧紧抱住,一次次吻去她脸上的泪,若说思念成灾,他亦何尝不是?看不到她的每时每刻,都是煎熬。

就在他们相拥而吻的那一刻,一朵朵的烟花飞上天空,盛开出一朵朵旖旎的火树银花,虽只有一刹那的生命,却能璀璨的夺得所有人的赞美。

一如当年,他变戏法似的从身后变出一大束彼岸花,脸色微红的看着她说:“我喜欢你,影儿,你愿意接受我吗?”然后他们在大街上亲吻,身边是不断聚拢围观的人群,头顶亦是大朵大朵盛放的烟花。

她身后的浮碧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明月砂早在流影看到涟池的那一刻就悄悄转身没入了人群。

有时候,一个人的幸福,需要多少人的牺牲和痛苦,才能真正成全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忆——千年痴恋56”↓↓↓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