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22章: 忆——千年痴恋63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22章 忆——千年痴恋63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倏然而起的火光虽然只有一瞬,却也瞬间引起了外面人的注意,有几个人迅速的跑过来,神色慌张,看来这里面关押的的确是个十分着紧的大人物。

明月砂一瞬间提起了地上躺着的第四个人,那人顿时就睁开了眼睛站直了身子,只是原本漆黑的眼眸里此刻却是泛着幽绿的光芒,在烛火下分外的诡异空洞,竟然是用了摄魂术。

看着来人,明月砂面无表情的道:“没事,只是里面的人不老实,稍微教训一下。”

一时之间太匆忙,他也只能扯出个烂借口,赌一赌看是不是守卫可以随便对里面关押的人动用私刑,没想到几个守卫倒是信了,先前开口的人笑了笑,又严肃道:“记住分寸,别弄死了,不然我们都得死!”

流影低垂着头藏在头盔阴影里的脸顿时又是血色全无,心脏猛地收紧,又被无数小虫噬咬着,全身的血液甚至有一瞬间的逆行,这说明什么?若是里面关押的是涟池,那他究竟被折磨到了怎样的境地?曾经狂傲不羁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的绝美男子,如今连一个小小的守卫都可以随意将他踩在脚下折磨他了么?

待明月砂做足了保证,那群准备替班休息的人才又往外走,明月砂脸色阴冷的对着刚站起来的第四个守卫道:“开门,快!”

那个侍卫立马转过身,动作僵硬诡异的如同没有灵魂的提线木偶,运功从身体里缓缓幻化出一把样式古怪的钥匙,明月砂等不及他因为僵硬而显得缓慢的动作,一把将钥匙夺了过来,插·进门上千锤百炼的铜锁。

“咔哒”一声,锁应声而开,而三个人的心也瞬间跟着高高的吊了起来,在凝滞的气氛中,他一把推开了那扇厚重的门,然后一阵血液的腥臭扑面而来,牢房一片黑暗,借着走廊里不算亮的火把,可以看出牢房大致的轮廓。

只有一丈大小的地方,然里面却是挂满了纵横交错的碗口粗的铁链,墙上还挂满了形状不一的各种刑具,火光下折射不出半点光,想必上面一定是凝结了不知多少层的鲜血吧,却比泛着冷光更让人毛骨悚然,下面的青石地板也已经被血迹的污渍掩盖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腥臭的味道让人几欲作呕,不过他们现在可没有这个时间和心情,流影不敢置信的盯着那个被铁链高高吊起的人影,粗重的铁链硬生生从他琵琶骨下穿过,看不出颜色的衣服已经不能蔽体,身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伤痕,血肉翻飞着,散发出腐烂的味道,浑身上下看不到一块好肉,仿佛一个刚在血里捞起来的人,又像是扔在一堆饿狼群里被狠狠的撕咬过,看的人来触目惊心,十分骇人。

就连明月砂看的一时都呆住了,双手指甲深选入血肉里,双眸阴冷嗜血的仿佛真的如人间传说的地狱阎王,他从来没想过,那个总是一身白衣翩然偶尔又孩子气的人几天之间竟然会变成这样,炼狱是什么?炼狱也不过如此了。

流影死死的咬住自己的下唇,血迹蜿蜒而下,可是她没感觉,眼前明明一片黑暗,却在看到那个人的那一刻,似有一道惊雷般的白光在她眼前炸开,只是一下,便将她炸得几乎晕眩,体无完肤,……那个人真的是涟池?不,一定不是,涟池不是这样子的,涟池总是干干净净的,身上带着好闻的清香,那怎么会是她的丈夫?

就在他们刚一推门进来的时候,本来那个人影毫无生气的低垂着脑袋的人连动都没动一下,但是已经习惯了的嘲讽声和各种奇特的刑具并没有落在他身上,反而是一声几乎是咬断了舌头的抽气声,如此——熟悉的气息。

他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那一瞬间就抬起了头,对上了那双惊恐的疼惜的几乎要裂开的眸子,他轻笑一声,又出现幻觉了么?他如此想念她,她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怒都会生动的出现在他的脑子里,可是,这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浮碧早就见过了他的处境,进来之前已经繁复的给自己做过心理建设了,所以,在流影和明月砂都被眼前的情景弄懵了的时候,他已然试着将涟池放下来了,现在已顾不得会不会暴露身份,为了节省时间,他凝聚法力劈断了铁链,然后一边往他身上输送灵力一边拖着他往外走。

涟池此时被折磨的比厉鬼还消瘦恐惨白的脸上已是一片惊恐,他看了看浮碧,又慌乱惊恐的看了看已经向他走过来的明月砂和流影,突然挣扎起来,断断续续的用沙哑难听的声音颤声道:“不……不能,你们……快……快……回去……这根……本……就是为了……引……你们来……设的陷阱!放下……我……快走……”

“不不……涟池,我们是来带你回家的,我们一起走,你不走我哪也不去……”流影止不住的落下眼泪,因为控制不住的气血上涌而变得血红,看起来分外诡异骇人。

“不,”涟池几乎是乞求的看向明月砂:“带……她……走……”

不待明月砂表态,流影竟然一个手刀就将本来就只剩强大的意识支撑着的涟池给劈晕了,冷静的道:“快走,要来人了。”

此时门外已响起了纷乱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注意到了被打开的门,匆匆召集人往这边赶了过来。

被发现了么?流影原本满是泪痕的绝美脸庞此时已是一片冰冷,她的丈夫,谁敢动谁就得死,今天,她一定要把他带回去,神佛都不能挡,神挡杀神,佛挡弑佛,天下又算得了什么?在她流影心里,都不及涟池的微微一笑。

她一面往外走一面低头温柔的看了一眼涟池,以前总是你将我护的滴水不漏,今天,换我来守护你吧,我是你的妻,不是别人,为你做什么我都会快乐无悔。

门外已经围了一圈人,各自握着自己的武器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开玩笑,如果这个人出了差错,他们所有人都得死,不,也许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忆——千年痴恋64”↓↓↓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