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33章: 曼珠沙华的香气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33章 曼珠沙华的香气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直到了晚上,还是不见白衣人有什么动作,站在他身后的郁梅开忍不住涩着嗓子劝道:“楼主,夜深了,若是不想吃东西,就早些休息吧,这样熬着对身体不好。”

他的话说完好半响,坐着的人依旧保持着那个动作,连动都没动,郁梅开无奈,已经七天了,楼主不顾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硬是快马加鞭的赶回了越州城,调动各地所有的人去寻找夏景澜,若不是楼主的身体越来越弱,现在甚至连骑马都成了问题,郁梅开觉得他一定不会是坐在这里干等消息。

虽然他一动不动,但是他知道他有多焦急,带动的体内蛊毒也越来越频繁的发作了,白色的衣衫几乎天天换,然而每天还是血迹斑斑的,他已经束手无策,若再拿不到解蛊的药方,楼主怕是真的要……

郁梅开默然长叹一声,其实楼主睡不睡也没关系了,反正即使他躺在床上也是不肯闭眼的,前些天他还能在他的食物里加一些安神的药,让他睡不着也得睡,这几天不知是不是发现了,无论如何他也不再吃东西了,就像今天,竟然莫名其妙的让人煮了两碗简单的面,他心里喜悦,以为楼主终于肯吃东西了,没想到他只是看着对面那个空空的位置发了一下午的呆。

他真的是越来越不懂楼主了,虽然以前也不见得真的就懂。

一时间,房间里有恢复了先前的静默,面对一个对于外界除了等待信鸟几乎就毫无感知了的楼主,郁梅开到也不觉得怎么样,只是心里的愧疚折磨的他也快不成人形了,偏偏此时又不能离开楼主,他需要时时守在他身边,在他受不住昏迷时给他刺穴疗伤,或是配药,不知道这样的楼主还能撑几天……

倏然,一阵轻微的翅膀煽动的声音响起,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先前发呆的人已经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过去,窗户被粗鲁的打开,一只小巧的鸟儿飞了进来,被他一把抓住了——

唯独每天晚上接到各地送来消息的时间,安一川才会有一些些生气,急不可待的打开手里的纸条,一眼扫过,深深的闭了一眼睛,纸条无力垂落,紧接着,一只只鸟儿陆续飞来,他打开纸条的手越来越颤抖的厉害,抱得希望越大,打开之后的失望越大。

直到最后一张,他颤抖着手顿了顿,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缓缓的打开,依旧是“暂无消息”四个字,这几天他不知看了多少遍这四个字了,前所未有的讨厌起文字来,尤其是这几个字,虽然先前已经做好了准备,现在依然有些接受不了。

“暂无消息,暂无消息……”你到底在哪里,景澜,你知道我在找你吗?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我,但一定不是你说的那个理由,你还是爱我的,不然你那么怕疼,又怎么有勇气去挡那致命的一剑?你还……好不好?你说的要送给我的生辰礼物呢?

胸间沉重的就像压了一口千斤重的大石,毫无预兆的一口鲜血喷出,眼前又是一阵黑暗,摇晃了两下却是没有倒下,他要坐在这里等她回来和他一起过生辰……

郁梅开本想过去扶住他,然而却有人先他一步扶住了安一川,那人一身白衣,衣襟和袖口处用鲜艳的红线绣着几朵从没见过的花,艳丽妖娆,像是一只只伸出的无助乞求的手掌,一张脸美得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只是带了丝憔悴苍白之色,墨玉般的眼眸看着楼主时带了些无奈何温暖。

“你是谁?”郁梅开不动神色的捏紧了袖里的银针,虽然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杀气,但是一个大活人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你面前,谁都会有些难以接受吧,难道又是和墨渊一样的人?

楼主……到底是什么人呢?

明月砂抬眼看了看郁梅开,对他微微点了点头道:“我是他朋友。”

恢复过来的安一川却是一把甩开了他的手,看着他面色不善的道:“她在哪里?是不是你把她带走了?”

他声音里毫不掩饰的杀气让明月砂一愣,然后苦涩一笑,没有回答他的话,却是另一只手抬到他面前,晃了晃手里的一束和他衣襟上绣着的一样的花,淡淡道:“也许你会需要这个。”

安一川身体微微一僵,那是景澜说过的代表了绝望的爱和死亡的曼珠沙华吗?果然,明明开的那么热烈,却总让人从心底里感到悲伤凄凉。

不过他没有伸手接过来,而是一瞬不瞬的看着明月砂道:“我现在只想知道她在哪里。”

明月砂也不恼,依旧伸着手道:“你就不想知道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吗?这里面有她的,也有你的过去……”

安一川将信将疑,迟疑着还是接过了那束花,轻盈娇艳的花儿,握在手里却有种历尽了千万年岁月的厚重感,那种沧桑悲凉的感觉很难用语言说得清,隐隐的,还有一丝若有似无的香气弥散开来,很淡,说不清是什么味道,却有种摄人心魄的魔力——

他猛然一震,难道景澜说的是真的?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花香有魔力,能唤起人前世的记忆,而明月砂这个时候把花给他,还有他刚才说的话,难道……她们前世……就已经相识了么?

“楼主!”郁梅开赶紧上前扶住了安一川摇摇欲坠的身体,前一瞬还站在那里的奇怪男子,眨眼间就消失了,就像他出现时一样,无声无息。

安一川像是没听到他的呼唤一样,只怔怔的盯着手里的花,清幽的香气不断的散发出来,他的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的——

弱小的男孩一声不吭的被打的画面,冰冷的大殿里刻苦习武的画面,兄弟姐妹由开始的欺负他到后来惧怕他臣服他的画面,东海之上与白衣男子大战三百回合的痛快画面,万里花田里小女孩怯怯的抱着他的脖子无助哭泣的画面,为了哄慰小女孩开心他做出各种搞怪表情的画面,漫天的烟火下,他和心爱的女子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亲吻的画面,雪山之巅他们并肩笑看瑰丽日出的画面,静逸的夜晚她枕在他的臂弯里安稳睡去的画面,最后的最后,是他将自己的血印在她眉间,承诺了来世的画面,那个总是清冷着一张脸的女子抱着他冰冷的身体悲伤的痛哭失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 昏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