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36章: 蛋疼……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36章 蛋疼……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几个月前,越州城偏西的一片居民胡同里忽然新搬来一户人家,年轻的小夫妻二人,看起来皆是品貌不凡,漂亮的女子肚腹微微隆起,像是怀有身孕,还有个冷若冰霜的像是侍卫模样的人,几人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身,为何偏偏选了这处虽然不是很穷,但条件也不是很好的小院落户呢?

这件事让周围的百姓津津乐道了很久,好在他们一直很低调,白天都甚少出门,虽然不种田,但也没见再有什么稀罕事,这不,平静了几个月的小院今天忽然又热闹了起来,想来是那家的媳妇今天要生了,一早就把这片唯一的产婆给叫去了。

凌风华站在门外一圈圈的走来走去,脸上的表情再也淡定不起来,听着里面一声声的痛叫,几次几乎都要破门而入了,却都被产婆带来帮手的女儿堵在了门口,她红着脸说,这女人生孩子痛了叫几声是正常的,不痛不叫的那才叫奇怪了,大哥哥不必担心。

冷言一直默默的靠在小院的树上,低垂着头,若是看得仔细,还能看到他捏的泛白的手指,被垂下的黑发遮住的脸上也是一片僵硬之色,小时候因为饥荒,父母在流亡的路上饿死,他是跟着养父母长大的,后来养父母还被惊凤楼杀了,从小“情”这个字似乎就离他很远,虽然不知道一个女人可以为了自己的孩子付出多少,但单单是痛的死去活来的将孩子生下来的这一瞬,那种骨肉相连的亲情就是无可比拟的。

小时候的事已经忘得差不多了,不过,他的母亲也应该很爱他吧。

两个人各怀心事,屋子里疼痛的呻·吟声忽然安静了,接着又是一声似乎是惊吓的大叫声,两人都猛地抬起了头,凌风华再也顾不得别的,抬脚踹开门就冲了进去。

结果进去后就连他自己也愣了愣,只见浑身颤抖的产婆手里竟然抱着一枚染血的——蛋?比鸵鸟蛋还要稍大一些,她满脸都是震惊和恐惧,嘴巴还保持着大叫的形状,手抖个不停,随时都有把蛋掉在地上的可能,她旁边的女儿吓得已经昏过去了。

就连床·上的夏景澜都张大了嘴巴,眼里的震惊渐渐转变为心如死灰的灰败,看似要晕过去了,怎么会这样?难道……当时与她那什么的,根本就不是人?

随着近来的冷言也傻了眼,这……他看了看蛋,又看了看床·上的夏景澜,似乎不相信这就是从她肚子里出来的。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陷入一片诡异的静默中,直到夏景澜的一声呻·吟才让一群大眼瞪小眼的人回过神,她断断续续的说道:“好……好痛!好像……还有一个……”

脸色惨白的产婆终于崩溃了,她大叫一声,手里的蛋顿时往地上落去,还好凌风华反应够快,一步跨过去给接住了,眼看着产婆拉起自己的女儿就要往外跑,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妖孽、怪胎……凌风华想也不想的就对冷言道:“将她打昏,你们都出去等着!”

对于他的命令,冷言绝对是毫无余地的执行,将老太太打昏之后就拖到了门外,顺便关上了门。

凌风华这才将手里的蛋放在了盛着温水的木盆里,走到床边看着夏景澜又痛又害怕的模样,忍不住轻笑一声:“丫头,怕什么,你忘了你的真身是什么了吗?先前我还在疑惑这一世你到底是凤凰还是普通人类,不过现在也总算弄清楚了,我想大概是冥王将你从熔岩谷救出来又送到其他时空去的吧。,而且还用术法掩去了你妖精族的特色和气息。”

夏景澜这才松了口气,想扯出一个笑来表示自己的心情,但一波接一波的疼痛让她的脸有些扭曲,她记着产婆刚才说的话,将浑身的力气都集中在了肚子上,用力的往下推去——

她曲起的腿上盖着一条薄毯,关键时刻凌风华也顾不得男女之别了,他心疼的给她擦了擦汗,握着她的手给她输送了些灵力,轻声安慰鼓励着她。

果然,有了他的灵力就没那么痛了,而且出奇的顺利,当然,这次出来的还是一枚蛋。

凌风华将蛋放进刚才的温水盆后又回到她身边,继续给她输送了一些法力,将她汗湿的头发理顺了,又是擦脸又是撤换床上染血的被褥的。

夏景澜稍微得了喘息,看着盆里的两枚蛋,心里是诸多的感慨,没想到在她最痛最困难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那个人竟然会是凌风华,尽管她多么希望能是那个人,但心里仍是非常感激凌风华的,也许全部的爱情给了那个人,但是明月和凌风华细致入微的照顾和体贴让她觉得温暖,全身心的信任和依赖,就像是两个贴心的哥哥一般,弥补了一直缺乏的亲情。

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和入神的样子,凌风华微微皱了眉,宠溺的捏了捏她的鼻尖,道:“别想太多了,他现在只是不知道,相信他看到孩子会喜欢的,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不是还要给他配解蛊毒药么?”

原来夏景澜刚醒来没多久时,明月砂又来过一次,将安一川的情况和她说了说,也不知从哪里造出来的药方给了夏景澜,说是蛊毒的制作药方,先前听郁梅开说过,三月如归的炼制过程极难,必须弄清楚安一川体内蛊毒炼制时使用的哪十八种毒药以及他们的顺序,弄错一个都会给他带来生命危险,有了这制作药方,她就可以根据顺序配解药了。

先前几个月她一直都在看这方面的书籍,解药基本上配的差不多了,可惜书上写的很多药材极难寻找,几乎是有钱也买不到,但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又怎么会放弃?所以决定等生下孩子后自己去采药,世界这么大,她就不相信找不到,再说,若真找不到,还可以用术法是不,而且安一川现在有莹魂珠护着,时间上也不是很急。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想到一个问题,哭丧着脸看了眼盆里的蛋,问:“凌凌,我记得凤凰破壳是要一百年的,那……那……我岂不要登上一百年才能看到他们?……都不知道这一世我能不能活那么久……”

凌风华也说不准,不过看着她皱成一团的笑脸又有些不忍心:“这……应该不会吧,不是凤凰要怀胎三年的么?而你只用了十个月,和人类一样,他们身体里有一半是人类的血液,应该用不了一百年那么久,等过些天我们去找个灵力充沛的地方,兴许很快就能出来了……”

好不容易将她安慰了一通,等她终于疲惫的睡了过去,凌风华才收拾好一切走了出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道抹不去的伤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