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37章: 一道抹不去的伤痕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37章 一道抹不去的伤痕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言依旧尽职尽责的守在门口,对此,凌风华和夏景澜皆表示无奈,他们曾多次跟冷言说过了,这里再没有皇帝,也没有主子,但他依旧固执的坚守者多年的习惯,将自己当成了他们的侍卫,偶尔还客串一回保姆什么的。

真是……

见凌风华走了出来,冷言张了张嘴,却是没有说出什么,不过那一脸的担忧已经足够让凌风华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拍了拍他的肩道:“放心吧,她很好,已经睡了。”

冷言微显尴尬的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产婆和女子道:“那这两个人怎么处置?要不要……”他用右手比了个用刀砍的动作。

凌风华蹙眉,摇了摇头道:“不必,”然后蹲到两人身边,分别在她们头上轻轻按了一小会儿,刚收回手那两个人就醒了过来。

看起来都有些迷茫,似乎是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躺在地上,产婆看到面前凌风华俊美无铸的脸,顿时笑道:“恭喜公子喜得贵子,公子夫人好福气啊,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将来已经多福多寿,福星高照……”

凌风华站起身,微笑着道了声有劳了,拿出银两将他们打发了出去,扭头就对上了冷言疑惑的目光,不过显然冷言还在坚守者作为一个合格侍卫的原则,没有要多问一句的意思。

“还记不记得小六在做皇帝之前你夜探惊凤楼别院的时候跟我说过什么吗?”凌风华有些疲惫的坐在了树下的石凳上,摆摆手示意跟过来的冷言也坐。

冷言依旧有些迷茫:“主子是指哪一天?……遇见夏姑娘的那晚?”

见凌风华点了点头,冷言又低头苦想,那晚他好像就说了那么一件事吧。

“你说,你总觉得那所别院很诡异,似乎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包裹着,那种神秘的力量看不见也摸不着,但你一接近别院就会感觉到它的存在……想起来了吗?”

冷言愣了愣,明显更疑惑了:“记得。”可是为什么主子会突然问起这个?而且,他到现在都还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的感觉出了错。

凌风华也不是故意调他的胃口,只是怕一说出来他会不相信,他斟酌了一下用词,道:“其实你的感觉没错,那种力量确实存在,我们将那称之为结界,结界有很多种,每一种的用途自然也不相同,……想必那时惊凤楼设置的结界不是阻止人进入的,而是感知有什么人秘密进入打探的,我想你每一次一进去他们就已经知道了。”

冷言一直冰冷的俊脸出现了一丝裂痕,他不可思议的张了张嘴,世界上竟还有这种东西?不过毕竟这么多年见过了大风大浪,很快他就接受了。

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凌风华轻笑一声:“是不是想问我,刚才为什么产婆的表现和说出的话跟先前截然相反?”

被点破心事,冷言面有愧色,道:“属下逾矩了。”

凌风华顿觉无奈,想到平时夏景澜面对冷言时抓狂的样子,此时是真真正正的了解了她的心情,他叹了一声,便将自己的身份和有关六界的事简要的和冷言说了一说。

死猪不怕开水烫,说的就是目前的冷言童鞋,天雷一道接着一道的劈下来,劈到最后他就麻木了,再震惊再奇异的事还不就那样了?!

最后,他声音抖啊抖的说:“所以说,您……其实是一条龙?而夏姑娘是凤凰,所以生出来的才是蛋,还有经常来的那个叫做明月砂的男子,其实就是掌管所有人生死的阎王爷?”

阎王爷?呃……这样说也对吧,人界都是这样说的,凌风华点了点头,默默的等待着冷言能尽快的消化了这些东西,说实话,在他没恢复记忆之前,如果有人跟他这些,他铁定是不信的。

良久,冷言的表情看起来平静了一些,想了想又问:“按照您说的,妖精族和冥界人的寿命都很长,可是将来若是夏姑娘和惊凤楼主在一起的话,那岂不是……惊凤楼主变老死了,而夏姑娘依然会很年轻?”

凌风华对他露出个孺子可教也的表情,又说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安一川在前世和我们也是相熟的,而且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修为,我们都不及他啊。”

忆起往事,他目光变得遥远迷离,眉眼间全是一种历尽千年岁月的沧桑和看透了尘世浮华的清澈,年纪轻轻,却更像一个老人。

冷言被他的表情弄得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又听到他娓娓的讲了夏景澜和安一川前世的一些事,虽然后面的几句带过,显然给他讲的人不怎么愿意提及,然而只是这么几句话,就可以窥见当时有多么惨烈,那是一个让所有有关的人都痛彻心扉又心如死灰的结局。

好在,现在所有人又都回来了,浮碧找到了浮凌,浮凌得到了自由,流影和涟池依然相爱,而且他们今后还有很多的时间,会有机会幸福的。

只有明月砂,在整个故事里,他注定只能是个陪衬,甚至都没有机会说出那满腔的情意,一个人演着自己的哑剧,看的人明白,感受的人也明白,可惜,他却永远不能将那个字说出口,整个故事盛大却又悲凉,无论别人的结局是欢乐是悲伤还是待续,他的结局注定是场悲剧。

冷言本就不是个多情的人,不过这样一个人却让他升起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演一出独角戏呢?明月砂的情意至少别人还能明白,而他连表露的勇气都没有,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那个总爱找他麻烦的小女人,可恨又无奈,现在,他只心疼她,心疼她受的苦,心疼她死都不放手的执着。

他们完全是在用整个生命去爱,这样的两个人,谁忍心去打扰?谁又能打扰的了?

在他这一生短短的岁月里,能遇见这么一群人,他其实很感激,每个人都那么用力的守护者自己想要守住的东西,为其倾尽所有也在所不惜,哪怕最后换来的……不尽如人意。

面上是最完美的微笑,心里却满是岁月的风霜和仍在淌血的伤痕——

问世间,情为何物?

……本章完结,下一章“ 儿子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