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40章: 穿越记忆的铜铃声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40章 穿越记忆的铜铃声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惊凤楼里的一切明明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可夏景澜觉得,就是有哪里不一样了,走了一路她才发现,原来竟然是她没看到一张稍微让她熟悉点的脸,下到守卫各处机关的守卫,上到……呃,貌似这一路上除了守卫她还没看到比较有地位的人——除了眼前这位。

不知道她熟悉的那些人还在不在,如果郁梅开他们都不在了,那这么久都是谁守护在他身边?能让他信任的人不多,而且,他更讨厌陌生人侵入他的地盘,若照顾他的人不是他熟悉的,他会不高兴的。

可是她又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自始至终伤他最深的人都是她,是她在他心口生生剜了一刀,然后一走了之,若没有她,他又怎会不知世事的一躺就是四年?

“姑娘,请在这稍等,容在下进去通报郁堂主。”看出了她的走神,青衣人说话的声音格外的响亮。

夏景澜被吓的一跳,后知后觉的有些尴尬,客气的点了点头。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了他的主院外了,白色的小楼掩映在苍翠的树木深处,在这炎炎夏日微微带了一丝凉意,如今她与他,只有一墙之隔了,她的心又不可抑制的跳了起来,双手绞紧了药箱上的带子,忽然不知从哪里随风而来一阵铜铃声,叮咛叮咛……

明明清脆的声音,却仿佛来自恒古之外,带尽了岁月的沧桑,听的她的心里又是一阵绞痛,有时候她一直在想,到底是有情好还是无情好?就像莫迟夜,是她唤起了他冰封的心,却又不能给他任何回应,以前她总是鸵鸟的想,莫莫也许是以前没有和女孩子接触过,所以才会对她比较特别,可是时隔四年,再次听到这阵铜铃声,她还能自欺欺人吗?

若只是毁了一个顶级杀手,她一点也不后悔,毕竟刀口饮血的生活不能长久,且危险之极,可是要怎么救赎那颗渐渐温暖又遍布了伤痕的心呢?

同以前一样,她还是听不到他的脚步声,只是那清脆的铜铃声已经来到了她身后不远处停了下来,她几乎都能听到他陡然紊乱了的呼吸声——

良久,一个熟悉之极的声音传来:“你……是谁?”尽管他已经拼命在抑制了,可惜还是能听出那声音里微微的颤抖。

夏景澜略一低头,眼里的泪水整颗落下,眨了两下直到再没有湿意,她才转身,面上已经是完美的微笑:“我是来给你们楼主瞧病的。”

万年不变的黑色劲装,欣长的身形,墨色长发随意的披散下来,与肩上的黑衣融为一色,俊美的脸上似在拼命压抑着什么情绪,只是那双眼睛——真的不该属于一个杀手,看似冷漠,可是深处却是别人难以窥见的煎熬,若不是他的情绪太过激动,她也不会知道。

莫莫……

在那张脸转过来的那一刻,莫迟夜微微颤抖的身体骤然平静了,他只是淡淡点了点头,低垂的眉眼里掩住了深深的自嘲和失望,是啊,那个女人消失四年了,当年伤口正中后心,说不定已经……已经……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可是该死的是,他仍是忘不了她,他宁愿她只是离开了,现在依然活在这世上他们找不见的角落,所以,当他远远的看见那抹相似的背影时,他以为她又回来了,她微颤的双肩和她几不可察的一声哽咽,他以为她知道他在她身后,他以为她在哭——

可惜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以为。

为了掩饰自己那一刻的狼狈,他点了点头就往主院里走了进去,不过幸好他还是有一份理智的,没走几步又停下了,面上已是一片死寂的面无表情,看着夏景澜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疑惑,冷冷的质问道:“你说什么?给楼主瞧病?你是怎么知道的?!”

夏景澜依旧保持着得体的微笑,按照事先想好的说:“是受人之托,难道……不是?”

莫迟夜已彻底冷静下来,声音更加沉冷了几分:“谁?”

“她说她姓夏。”原谅她不能现在表露身份吧莫莫,她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她的两个宝贝开口说这件事,自己的母亲突然要嫁给一个陌生人,他们小小的心里一定难以接受,可是一边又是她的爱人,天知道她该如何选择?

十八粒药丸按次序服用后安一川就该醒了,就算只有十八天,她也还是选择了继续鸵鸟,希望着能发生点什么,或者有个好的时机,让她可以在两个宝宝面前稍微提上一提,至于他们的反应,那就不是她能控制的了。

听到了“夏”那个字,莫迟夜的身体明显僵了一僵,冰冷的声音也变得不自然:“夏?……她在哪里?你什么时候见过她?”

他略显激动,几步又垮回了夏景澜身边。

夏景澜被他的模样吓的后退了一步,这时,又看见另一个熟悉的身影自林荫小道上款款而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回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