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43章: 任性的爱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43章 任性的爱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景澜失魂落魄的回到家,彼时天已经黑尽,家家都关门闭户的准备休息了。

推开门就看见两个漂亮的小男孩站在离门口不远的树下,一个静静的靠在树干上,一个则焦躁的在原地走来走去,相同的是,两个人都会不时的望向门口的方向。

“吱呀——”的开门声惊得两人同时迅速的抬起了头,一个肉嘟嘟地小脸上顿时摆上了温暖的笑容,飞快的朝她跑了过来,一个则阴冷着脸,不过那松了一口气的模样还是让夏景澜觉得想哭。

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在等她回家,她回来的稍微晚了些,他们就会担心,这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是不能任性的只为自己而活,因为还有很多人在牵挂你,你永远都想不到失去你他们心里会有什么感受,你甚至不能任性的爱,任性的恨。

可是今天,她却想任性一回,不,不止今天,以后她也会任性下去的,她无意识的伤害了莫莫,又让明月千年痛苦不得解脱,这些都是为了什么?当她看到安一川紧紧的握在手中的银戒时,一切都豁然开朗了,前世,他们爱到生死相随,轮回转世而来,却怎么就没有了当初的勇气和执着了?

若是真心相爱,那便会是最深的信任和包容,又岂会因为两个无辜的孩子而破坏?!

枉她活了两世,竟然连这个都不懂。

留飞快的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她的腿,担忧的看着脸色难看的她问:“娘亲,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和离都好担心你啊,你没事吧?”

夏景澜蹲下身,在儿子软软的小脸上亲了一口道:“没事,娘亲只是迷路了,……宝贝们还没吃饭吧,娘亲错了,这就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见她真的没事,留欢快的点了点头,而某个站在树下装大人的小屁孩这下又不满了,果然是个名副其实的笨女人,就这么几条街都能迷路,真是丢脸!他冷冷的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然后抬头挺胸的往屋里走去了。

夏景澜撇撇嘴,目送离走进房间以后,怏怏的看着留道:“离又生我的气了……”

留善解人意的抚平了某人的包子脸道:“娘亲不要担心啦,离是不会真的生你的气的。”

夏景澜想想也是,便不再计较,看着留也回了房间以后,她缓缓站起身,脸上微笑嗔怨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冷冷的瞥了一眼暗夜里漆黑的墙头,转身走进了厨房。

没有月光照耀的深夜漆黑一片,惊凤楼主院外的一处空地上隐约站了几个黑影,其中有一个是跪着的。

沉稳冰冷的声音问道:“你确实看清楚了,那两个孩子已经四五岁的模样?”

跪在地上的黑影可能是带了面巾蒙着脸,声音听起来微有些沉闷,不过语气却很坚定:“属下敢以性命担保,那两个孩子至少有四岁大的模样,而且他们叫那个女子娘亲,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黑暗中,所有的人都皱起了眉,另一个稍微缓和一些的男声淡淡道:“你先下去吧,往那边多派几个人盯着,一有动静,立即汇报,而且要保证她的绝对安全,不得出任何差池!”

说到最后一句,他的语气也渐渐凌厉,地上的人恭敬的应了一声,便一个闪身消失在了原地。

只剩下四个人影,面对面站着,良久,一个清越的女声带着厌恶的问道:“你确定她当时只有三个月大么?也或许是那……孩子发育的太快?!”

说到孩子两个字的时候,她的声音陡然变得艰涩,带着抑制不住的酸楚和疼痛,还有不甘。

刚才说话的温和男声道:“我亲自给她把的脉,虽然我没本事医好楼主,但这种事还不至于弄错。”

话音一落,几个人顿时再次陷入沉默,而有一个人自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过一句话,他轻轻抚着手腕上的铜铃发出轻微悦耳的响声,冷峭的眉目间一片沉思。

时间转眼已过了十多天,上次夏景澜去惊凤楼时已经把所有解药都交给了郁梅开,让他每天按次序给他煎服了,眼看着十八天将至,安一川也快醒了吧,可是她还是没有想好该怎么和两个宝贝开口说这件事,不是不想去见他,可是见了他她就更没心思思考这些事了,她需要绝对的冷静,甚至每一个措辞都要慎重慎重再慎重。

两个孩子早熟,本来也敏感,若一个处理不当,很可能会给他们留下心理阴影,这可是关系到他们一生的事情啊,安一川和儿子,在她心里是同样重要的,任性归任性,却是不能太自私。

她心里正烦躁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偏偏这时又迎来一位故人。

简约大气的马车缓缓停在了她的药铺门口,她刚开铺子没多久,平时基本上没什么有钱人会到她这小铺子来瞧病,她正暗自纳闷着会是哪位大神突然降临了,就见前面赶车的车夫身侧还坐了一个人。

俊秀的模样,略带了些女子的阴柔,皮肤白皙的有些失了男子的刚毅,夏景澜顿时体会到了传说中的虎躯一震,瞪大了眼睛,这这这……不是小河吗???

在她震惊的目光中,小河轻巧的跳下马车,待车夫安置好了踏凳,他轻轻掀起一侧的车帘,一个一身碧色衣衫的俊美男子从里面钻了出来。

修长的身材,温润细致的容颜,蹁跹的碧衣,无论哪一种都足以引起路人纷纷侧头打量,他的到来似乎给这炎热的夏季平添了一抹清爽舒适,也让夏景澜烦乱的心多了抹宁静。

他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进她不算宽裕的店铺,像以前在冥界一样,见了她,未说话,就已先微微笑了起来,不同的是,现在的他脱了当初仅剩不多的轻浮,像是一块上好的羊脂玉,时间的沧海桑田已经他打磨的温润透亮。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客官不可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