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45章: 不需要爹爹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45章 不需要爹爹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随后跟来的夏景澜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井台边的孩子冷着一张脸一边洗菜,一边不时的挪位置,某个此时毫无形象可言的皇帝陛下一边调戏着小奶娃,一边蹲着跟在小奶娃的身侧一起挪地方,于是,两人就形成了一副围着菜盆转圈圈的诡异场景。

夏景澜抹汗,果然人是不可貌相的。

这时挽着袖子的留也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到眼前的场景也不禁抽了抽嘴角,见着夏景澜,忙蹭了过来:“娘亲,他们……在做什么?”

“他们……集体便·秘……”

留:…………

娘亲,要是让离听到你讲他坏话,他又要给你摆脸色了。

两个人一大一小默默的看了半响,那边仍没有停下的打算,夏景澜都纳闷了,离今天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耐心?要平时早就翻脸走人了,她拉着留走近了些,隐约听到皇帝那厮小声的说着:“……要按说你爹爹也是个人物,可惜就是心太黑了,十足十的坏蛋!…………”

夏景澜的身体顿时一僵,那一瞬间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受,有酸涩,有痛楚,还有愧疚,两个孩子看似一直不在意自己有没有爹爹的事,其实心里还是有很多困惑的吧,可是他们却从不在她面前提起,想来是怕让她伤心。

就连一向讨厌让人碰触的离,为了听凌亦深讲一讲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关于自己爹爹的事,宁愿忍受着他时不时的调·戏。

她快速的眨掉了眼睛里涌出的湿意,拉着留慢慢的走了过去,蹲在了那两个人的对面,离看到她微微显得不自然,他小手指了指面前洗好了的菜,冷声道:“喏,女人,洗好了,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你了。”

他说完就要走,夏景澜却意外的一把抓住了他,不顾他冰冷且别扭的脸色,又将她拽的蹲了下来,怜爱的摸了摸他软软的头发,又拉过另一个儿子,用很少会出现在她脸上的慈爱的表情道:“离,留,你们都很想知道你们爹爹的事吗?”

到底是小孩子,离脸上顿时有种被窥破了心事的窘迫,不自然的别开了脸,留笑的一脸的天真无邪,嫩嫩的嗓音卖萌道:“娘亲,爹爹是什么?我们有娘亲,有凌叔叔就好了啊。”

夏景澜低头一笑,有泪落下,往事一幕幕重现,翻江倒海,可是她还有两个可爱的儿子,他们才三岁多,却已经懂得为她着想,真庆幸当时没有为了留在安一川身边而不要他们。

一路走来会遇见多少人,又有多少人会真正的关心你?她很感激每一个在她身边陪伴她关心过她的每一个人,已经记忆模糊了的凤族父母,明月砂,墨渊,浮凌浮碧,莫迟夜,郁梅开,当然,涟池更是不用说了,如今,她又多了两个儿子,他们与她血脉相容,需要她,也爱着她。

她低着头,为了不让自己哽咽出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留顿时慌了手脚,蹲在她面前软软的小手为她擦泪,声音已经带了哭腔:“娘亲,我们不想知道,我们不提爹爹了好不好,娘亲不要哭了……”

离冰冷的脸早已变了色,他皱着眉,满脸愧疚,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将小手覆在了夏景澜的肩上:“娘亲,留说的对,我们不需要爹爹,抛弃妻子,那种男人也不配,我们三个人一样可以很好,等我和留再长大一些就可以挣钱养家保护你了。”

他的声音嫩嫩的,却带着说不出的坚定,像是用生命做出的最坚定的承诺。

可惜却没能安慰了夏景澜,反而哭得更伤心了,怪不得离总爱跟着凌风华,还一有时间就会学习认字习武,原来是为了这个,原来在他心里她其实最重要。

最终,凌亦深也被他们一家三口弄得眼睛涩涩的,伸手拍了拍夏景澜的肩:“好了好了,有两个这么懂事的儿子,你这是高兴的哭呢还是伤心的哭?你看,留也快哭了哦。”

夏景澜也不想在自己儿子面前这么流露出伤心的表情,可是有时候真的控制不住,她掏出手巾狠狠的擦了擦脸,红肿着眼睛对周围的人露出一个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的笑脸:“我没事,来,宝贝们,娘亲正好有件事要和你们说。”

她拉起离和留就往屋子里走去,凌亦深在身后慢吞吞的站起身,拍了拍衣衫上莫须有的灰尘,懒洋洋的正要跟上去,却见刚才哭的稀里哗啦的那只回过身,瞬间转变了脸色,表情邪恶的道:“我有事要对儿子们说,你也是……我儿子?”

最后的三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咬出来的,格外清晰,某个风度翩翩的男人脸色瞬间黑如锅底,狠狠的瞪着那个明显得意之极的背影远去,本来看她那么伤心,还想好心的将两个孩子的父亲是谁告诉她呢,好吧,现在可不要怪他狠心了,虽然也瞒不了几天了,不过看着他们临死挣扎一番也不错。

有益身心健康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把你嫁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