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67章:默认章节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67章默认章节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安一川神思如飞,眨眼间就将这之间的种种快速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后得出的结论让他顿时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问:“你……你是说……我?”

紧接着,明月砂和凌风华也露出震惊的神色,怔怔望着安一川,额头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夏景澜不自觉的捏紧了手指,魔界自从涟池身死后就灾难连连,冰封千年,若按佛主所说,生命之源地会滋养出神物,为这一界万物提供生机,守护它的安宁,那么,魔界的神物该不会就是——夏涟池?

夏景澜也被这一结果惊到了,离和留也注意到了大人们的变化,轻轻摇着她的衣袖问:“娘亲,你们怎么了?”

可是她现在哪里说得出话来,颤抖着手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以示安抚,离和留仿佛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不再多问。

佛主缓缓点了点头,仿佛早料到众人会是这般异样的神色,他将手指向面前如镜面的池塘里三朵绽放的莲花,道:“仔细看这花,可有何异样?”

几人虽然疑惑,还是将目光望向三朵莲花,只见三朵花的花瓣虽然五颜六色的绽开,很是美丽,可是在花瓣的边缘处却微微有了一圈枯败的痕迹,非常细微,不仔细看根本留意不到,然而更让人惊心不已的是,其中有一朵花的花心已枯死,毫无生气。

夏景澜本来觉得没什么,花开总有衰败的一天,可是转念又想到,佛主不会无缘无故让他们赏花,他说每一句话都是有因由的,结合前面的话题,不禁冷汗就下来了。

“难道,这丈许小塘就是佛界的生命之源地,三朵莲是它滋养出守护佛界的神物?”虽然是个问句,但安一川完全用的陈述句的语气,显然心里已经知晓答案。

佛主依旧从容,缓声道:“不错,生命之源地可能存在于各界的任何地方,所以,滋养出来的神物也可以是万种形态,佛界的从千年已经开始了缓慢的衰败,想必其他四界的想必也早已出现异相。”

几人各自陷入沉默,安一川皱紧了秀致的眉,心中愧疚难当,因他一念之间便让六界陷入危难,可是他并不后悔,要让他眼睁睁看着影儿去死,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明月砂忽然疑惑问道:“按照佛主所说,一旦神物毁灭,不仅会让那一界灰飞烟灭,其他五界也会受到牵连,慢慢毁灭,可是,如果魔界的神物指的是涟池的话,他千年前已经身死,为何魔界固然灾难连连而一息尚存呢?”

许是想到当年涟池身死时的情形,佛主低眉慈悲一叹:“万法皆生,皆系缘份,当年,王后一念之下将黑暗之王的法身存于圣山之巅,况一息神魂被冥王引渡轮回,才得以渡了魔界一劫,如今,想要解救魔界于危难也不难,只需去那圣山之巅走一趟,便可知晓答案。”

安一川双手合十:“多谢佛主指点。”

佛主从新结起禅定印,道了声:“去吧。”便闭目不在言辞。

夏景澜却忽然问道:“敢问佛主,如果涟池是魔界神物的话,那么碧神宫就是魔界的生命之源地吗?”如果生命之源地如此神奇的话,她怎么感觉不像,碧神宫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佛主再次睁开眼,并无任何差异她突然的提问,问曰:“可知魔界的来历?”

安一川点点头:“古籍记载,在万物还没有划分六界之前,天地间曾出现过一位惊才艳艳的人物,一身法力高深莫测,上天入地无人能挡,但他生性残暴,发狂时能让万里伏尸,人们将那称为魔性,后来是他用结界隔离出一片空间,被称为魔界,”顿了顿,他又说:“不过据记载,他的下场也十分凄惨,魔界人受不了他的残暴,纷纷请求其他独立出去的几界出手相助,最终将他镇·压在了六界相交的一处不毛之地,活活困死。”

不知为何,他在说这段往事的时候,心里似乎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可当他仔细琢磨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消失了。

佛主用说故事一般毫无波澜的语气道曰:“北方有雪山,名为北荒,高耸云端,山巅常年积雪,虽寒却灵气甚胜,尤以山巅的寒池为最,整日霞光缭绕,如此千万年后,一男童自寒潭破水而出,他小小年纪便能呼风唤雨,修炼千年后更是法力无边,深不可测,且惊采绝艳,将这四海八荒内的妖魔皆收拾的服服帖帖,只可惜生性残暴,在开辟出魔界不久,便被六界之主合力镇·压在了六界相交之地的乱石山中,这一困就是一万年。”

这本来也是个不痛不痒的故事,与在场几人都无关系,但不知为什么,几人表情一致的显得都很紧张,期待着还有他们不知道的隐情,至少,结局不要这么悲惨。

佛主果然继续缓声道:“困住他的是一根刻满了镇魔经文的锁链,他被封了法力,缚在了一块通往地脉深处的岩石上,那一方虽是不毛之地,然生存着一种寒鸦,每到饥饿之时便会飞来啄食其肉,他双手被缚法力被封,毫无反抗之力,不过由于他是天地灵气而化,天生天养,所以,被啄食的肉不久又会重新长出,长此反复。”

众人听到这里已经齐齐皱起了眉,夏景澜忍不住道:“杀人不过头点地,即使他生前犯过天大的错,一死也就一了百了了,何必如此残忍的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佛主慈悲的念了句佛号,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继续道:“众生平等,回头是岸,理应如王后所说,或许,有一只神鸟也是如此想的,所以在它飞过那片不毛之地时,将那些寒鸦纷纷赶了去,算是免过他一次皮肉之痛,可是当它没飞多远,寒鸦再次飞了回来,继续啄食,它不得不返回来继续驱赶,那只神鸟似是有了神识,知道它走后寒鸦会继续飞回,于是,它决定留了下来,停在它身后的石柱上,这一守护就是万年岁月,一人一鸟,相依为命,直到万年后神鸟生命走到尽头,一世的善行,让她坠入轮回中的天道,而被封印的魔界先祖由于经年累月的收集灵气,早已恢复神力,却不知为何一直到最后才选择破开封印,在各界忧虑的以为他会回来大肆报复时,他却出奇的选择了结束自己的生命,有人说,他是为了追随神鸟,入了轮回。”

气氛有些压抑,谁也没有开口说话,这是一个让人神伤欣慰又遗憾的故事。

佛主见他们都不说话,叹了一声,道:“因果轮回,天地自有其道,既已结缘,轮回来世或许真的结了一段尘缘,善缘善了,恶有恶报。”

他说这话时是对着安一川和夏景澜说的,两人懵懂对视一眼,却又倒吸一口凉气,刚想问佛主那段故事里的魔王和神鸟是不是自己,便见佛主笑而点头,手一挥,他们再站稳时,已经是圣境灵山的脚下了,众人愣在那里久久回不了神。

如果涟池就是魔界的神物,那他必定是由生命之源地孕育而生,然而他却是有父有母,所以,这之间必定发生了什么,故事里的魔界之祖由北荒山上的寒池孕育而生,这说明什么?北荒山,也就是现在的魔界圣山,就是魔界所谓的生命之源地,而涟池,是转世而来的魔界之祖,所以他注定会遇到重生为百鸟之王的凤凰——流影。

这本是一段孽缘,然而经过两人历经三世的执着,终于能如愿以偿。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