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68章:默认章节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68章默认章节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直到外面的结界布置了一层又一层,夏景澜才放心的将两个小家伙带在身边,当时佛主直接将他们赶到了灵山脚下,她都没来得及提想将离和留留在灵山的事,不过现在想想实在汗颜,将灵山圣境当成托儿所,这实在是……

魔界果然如明月砂和凌风华说的那样,暴雪肆虐,弥天大雪打在最外层的结界上发出“啪啪”的响声,远处狂风带起的啸声仿佛有绝世魔兽在愤怒的嘶吼,摄人心魄。

一落地便陷进到齐腰深的雪里,又不得不动用术法维持在脚下,虽然不冷,但是让人打心底生出一股寒意,幸好几人一进魔界就来到了圣山之巅,省去了不少麻烦。

站在山顶抬头望,天地的界限都模糊了,视线所过之处皆是惨然的白色,这本来是最纯洁的颜色,可是此时看来却像是医院里冷漠死亡的颜色,毫无生机,这是一个荒凉的看不到任何人迹的世界。

夏景澜悲悯自责的望着,这里的人都是她的子民,不知道这么多年他们是如何辛苦的熬过来的!

安一川也默默的看着,紧抿的薄唇,面无表情,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半响,他才吐出两个字:“走吧。”声音艰涩。

明月砂叹息一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几人一同往被风雪掩埋的凤栖殿行去。

途经故事里的那片寒池时,几人不约而同的顿住了脚步,虽然隔着结界,还是能让人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又下降了一大节,仅仅几丈方圆的小池,清凌凌的水波,里面无任何生物,池底的卵石都看的清清楚楚,奇异的是,虽然它的边缘堆满了厚厚的积雪,可是池面并未结冰,氤氲着一层薄薄的雾气,透着丝丝森寒,凡是落进小池上空一丈范围内的雪花,皆是无声无息的融化了,仿佛这并不是寒池,而是一处温泉。

明月砂将手伸向小池上方,仅仅一瞬间就冻得通红,他迅速收回手,望向安一川啧啧叹道:“生命之源地果然神奇,你就是从这鬼地方爬出来的?简直冻死个人,不过,这里确实灵气四溢,恐怕比之灵山的莲花池都要强盛一些,不愧能孕育出你这种变态来。”

安一川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阴测测的道:“你羡慕?”

明月砂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羡慕!嫉妒!”

安一川说:“那就跳进去走一遭,出来也能变成我这样。”

明月砂说:“凡间有句话是,你这长得忒丑,还是回娘胎重造吧,我真心觉得这句话特别适合你,不如,我助你一脚之力,亲自将你踢回寒池重造?”

他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很欠扁,千年前他被涟池打压的抬不起头来,现在他失去了法力,他还不得使了老命的打击回来啊,错过这样的机会就该天打雷劈。

涟池走后的一千年,再没人和他斗嘴,陪他胡闹或是饮酒畅谈,再加上千年前那些事,使得他的性格越来越忧郁阴沉,好在现在他们又都回来了,他又可以肆无忌惮的大笑了,对于流影,若是以前他还有一些不甘的话,那么现在他算是彻底死心了,那样的两个人,那样一份感情,谁有本事拆散?

就让三个人的关系回到最初的最初吧,就当,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不料涟池听了他的话后却没甚反应,只是温和的问怀里的儿子:“等爹爹法力恢复了,给你抓只宠物养着解闷如何?待到那天烦了,还可以当坐骑代步,一举多用。”说话的时候故意有意无意的往明月砂那边瞟。

好死不死的,被他抱在怀里的正是一脸冰寒的离,他正为一路上都被忽视而不开心,大人们什么都不告诉他,让他很郁闷,虽然他不会像留那么会给人面子,但是此刻也不能选择看自己爹爹被别人打击,而且他比留还多了个优点,那就是遗传了某人的毒舌。

只听他不耐烦的瞥了他爹一眼:“说多少次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还养什么宠物!不过,要是有个坐骑也不错,不知道那物什的速度快不快,比之越州邻居家的小毛驴如何?”

夏景澜和趴在凌风华怀里的留辛苦的憋笑,明月砂的脸都绿了。

安一川仍旧一脸蛋定,他再次瞥了一眼明月砂,似是打量,然后说:“唔,大概还算可以吧,能飞,还能穿越空间,儿子觉得如何?”

离也打量了一眼明月砂,嫌弃道:“这也叫可以?太瘦,不够强壮!”

明月砂吐血,以45度角忧伤的仰望天空,一个涟禽兽已经让他的生活相当凄惨了,现在大禽兽又弄出一只小的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夏景澜笑着敲了敲儿子的额头:“小子,别没大没小,那可是你明月叔叔!”

然而,离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然后严肃的说:“娘亲,我们在谈论坐骑,你怎么可以将明月叔叔说成坐骑呢?!”

夏景澜也吐血无语了,她发誓,她可从来没将儿子往这方面教导过,肯定是遗传的那只,不关她的是啊!

明月砂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拖着忧郁而悲伤的背影,默默的往凤栖殿的方向走去,他觉得自己以后有必要和他们一家子保持些距离,不然这日子真过不下去了。

有了上次的经验和前世的记忆,安一川拂开殿门处的雪,找到那块圆形的凸起后,修长的手指缓缓转动,随着不断掉落的雪块和巨大的“隆隆”声,殿门再次被打开。

还是上次他们来时看到的老样子,那次他出去后殿门就自动关闭了,所以里面什么都没变,再次看到一幅幅生动的壁画,又是两种心境,曾经他以为那都是别人的故事,与自己无关,却不知,哪一个,都是他。

夏景澜也是内心五味杂陈,往事一幕幕浮现,真有一种沧海桑田的无奈与苍凉。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