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69章:默认章节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69章默认章节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外殿除了一幅幅生动的墨画和最上首的桌案,再无其他,想必佛主说的到上山之巅走一遭应该指的不是这里,几人稍作停留便往内殿走去。

在进入小门时,夏景澜有些犹豫,她不知该不该让离和留也跟进去,到时候看到冰棺中的人,她如何解释?他们大概还不知道现在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了,许多复杂的事,她怕现在说了他们也理解不了。

安一川只一眼就知晓了她的心思,他一手抱着离,一手揽过夏景澜的腰身,用下巴点了点怀里东张西望一脸惊奇的离:“早晚都要说的,你看他们好奇的样子,会安分的留下来吗?而且,他们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小。”

离似乎听懂了他爹的话,皱眉不满道:“早就说过,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夏景澜无奈点点头,刚抬脚往里走,就听到已经被凌风华抱进去的留惊恐的大叫声:“爹爹——”

两大一小三个人同时变色,匆忙走了进去,留在凌风华怀里探出半个身子,弯身双臂抵在冰棺的边缘,平时总是带着笑意的小脸上一片惊恐和焦灼,似乎想要唤醒冰棺里一动不动的人,眼眸里已经聚集了一层雾气,死死的盯着里面的人。

但当他听到动静望向门口时,顿时疯了似的挣脱了凌风华的胳膊,跑过来一把抱住了安一川的腿,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嘴里还不断重复的叫着“爹爹”。

安一川心疼的蹲下身,将他也搂在怀里,不断的安慰道;“我在,我在,爹爹在呢,乖儿子,不哭了好不好……”

离也伸出小手拍了拍他弟弟的小身板,一面又疑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冰棺,不明白里面到底什么东西把他吓成这样,就算是个死人也不至于这么害怕吧。

凌风华走过来,歉意的对着不知所措的夏景澜摊了摊手:“抱歉,是我疏忽了,一时没考虑到两个小家伙的处境。”

夏景澜摇头表示没关系,既然带他们进来了,里面的人早晚会被他们看到,她现在最担心的是小小的他们接受不了如此玄异的事。

安一川怀里,留渐渐止了哭,搂着他爹的脖子一抽一抽的道:“我以为那里面的人是爹爹,我以为爹爹死了,呜呜……吓死我了。”

他长长的睫毛上还带着晶莹的泪水,分外惹人怜惜。

安一川曲起食指刮了一下他的小鼻子;“小傻瓜,没看到爹爹还没进来吗?怎么可能刚才还在你身边,一会就在那里面了?!”

留抽着鼻涕说:“可是里面的人长得和爹爹真的很像,就是一模一样嘛!”

离终于忍不住疑惑道:“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爹爹在里面在外面的?”

安一川说:“那口冰棺里有一个和我长得极相似的人,留刚刚可能把里面的那个当成我了,所以吓到了。”

离顿时撇嘴:“有多相似?吓成这样,真是脸都被你丢净了。”

夏景澜见留安静了下来,悄悄松了口气,此时又忍不住敲了敲离的小脑袋:“还嘴硬,刚刚看到留哭,你还不是一脸的紧张。”

离伸手拍开夏景澜,挺起小身板就往冰棺的方向走去,夏景澜怕他也会有和留一样的反应,也跟了过去。

冰棺的底座有些高度,离站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到里面,只能透过冰面看到里面一个模糊的人形。

这时,一直站在冰棺旁边的明月砂一扫先前的郁闷,贼兮兮的道:“小子,叫声叔叔我就抱你看看里面的是什么。”

哇哈哈,终于逮着机会欺负回来了,虽然欺负小孩子有些无耻,不过,能报仇雪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不过,没过几秒钟,他的无耻的笑容就在离看白痴似地目光下维持不下去了,随后,满脸挫败的看着离手脚利落的踩着棺底的花纹爬了上去/(ㄒoㄒ)/……

虽然已经知道了里面躺的不是那个男人,也知道他们长得极为相似,可是在看到那张简直一模一样的脸后,离还是僵了僵,差点从上面滑下来,夏景澜过去扶住了他,轻声道:“其实,这个也是你爹爹,他死后灵魂投胎转世活了下来,而他前世的身体放在这里保存了下来。”

离点点头:“就是他的灵魂从这个身体里出去后,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体呗。”

夏景澜笑了笑:“真聪明。”

离伸手小心翼翼的抚了抚冰棺里那人结着霜花的睫毛,像是抚着易碎的珍品,喃喃问道:“人真的有灵魂吗?”

“当然,”夏景澜扶着他小小的肩膀不让他滑下去,说:“每个人都有灵魂,人死之后灵魂会回到冥界重新进入轮回,投胎再来到世间,现在我们先让这里的风雪停下来,等到事情办完了,娘亲再好好给你解释好不好?”

离听话的点点头,果然没有再开口,安一川拉着留也走了过来,刚才夏景澜的话留也听到了,乖乖的站在他爹旁边安静了下来。

这时,凌风华说:“我一直有一点想不明白,按佛主所说,是因为涟池的身体留了下来,才让魔界勉强支撑了这一千年,可是真正由生命之源地孕育出来的应该是魔界先祖才对,涟池的身体只不过是他投胎转世之后的,起作用的应该是他的灵魂才对啊,我有点糊涂了。”

安一川也皱眉:“不错,按照你所说,在我重生之后,就算我人不在这里,魔界应该重新繁荣才对,”他低眉想了想:“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不然我现在也应该恢复了法力了。”

几人觉得他说的有道理,都苦苦思索,到底是哪个地方出了问题。

夏景澜突然“啊”了一声,她又想起涟池临死时的画面,痛的皱了皱眉,说道:“我想起来了,当时我记得卓天逼迫你将自己的灵力都封印进了身体深处,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你才没能恢复法力,所以你就算转世了也不会完整,只有恢复了法力,你才能像前世一样继续继承作为魔界守护者得能力,保得魔界长存。”

明月砂也点头:“很有可能,当时我来的晚,只能扑捉到你的一丝魂魄,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灵力波动。”

这话说完,几个人又沉默了,瞪着冰棺中的人,这问题一件接着一件,究竟如何才能解除涟池身体里的封印,将他的法力释放出来,再弄到现在的安一川身上呢?

明月砂想了想,建议道;“要不,干脆把他的灵魂送回这具躯体得了,然后我们再给他点灵力,让他自己解除封印。”

夏景澜一想,觉得可行,凌风华也是心中一动,问:“你有把握能将他的灵魂完整的移过来么?别到时候又出点什么事,现在,我看他们可经不起任何打击了。”

夏景澜赶紧点头,希冀又慎重的望着明月砂。

本来明月砂有十足的把握,对于这方面的事没人比他在行,可是被凌风华一说,他又觉得有些不是很确定了,很是苦恼。

唯独安一川一直没有说话,他漂亮的眼眸一直紧紧盯着冰棺里的人,仿佛根本没听到几人的讨论,此刻不知是何原因,他竟走了过去,一手探进棺中人冰冷坚硬的胸口。

几人都奇异的看着他,不知他要做什么,然而,就在这时,让人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只见随着安一川白皙的手指在涟池的胸口轻轻摸索,涟池的整个身体开始发出微微的白光,然后白光越来越强盛,直到刺得几人眼睛都无法睁开。

夏景澜一手一个的及时捂住了离和留的眼睛,直到感觉光线渐淡才放手,然而白光过后,几人惊骇的发现冰棺中涟池的身体竟然不见了。

又顿时齐齐往安一川的方向看去,只见他原本按在涟池胸前的那只手里托着一团白色的光团,此时那物什的光芒已经变得柔和,像一块散发着祥和光芒的白玉,美丽圣洁!

明月砂不可思议的道:“这……该不会就是被你封印的灵力吧?”

安一川神情肃穆,眼眸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光团,他摇了摇头,然后有些茫然的道:“我得去一趟寒池。”说着不等几人回应便飞快的往门外跑去。

夏景澜惊慌的叫道;“明月砂,快跟上他,没有结界他会冻死的。”

不等她话落,明月砂已经追了出去,夏景澜和凌风华也赶紧布置了几层结界,带着离和留往寒池赶去。

眼前的情形让她晕了一晕,安一川竟然跳进了寒池里,一直沉到了池底,盘腿坐着,光团在他身前盈盈漂浮,圣洁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池底,她立马问明月砂这是怎么回事,明月砂也是一脸茫然,说他追出来的时候涟池已经跳进了寒池。

他脸上犹自带着不可置信,他那是什么速度?为了追上安一川,他已经动用了术法,可是依然没能赶上他一个凡人,难道那光团真的能让他恢复法力?

几人默然不语,死死的盯着水底那抹飘渺的身影,这里是魔界的生命之源地,而安一川此时重新回到里面,这说明什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直到昏沉一色的天地变为泼墨的浓黑,圣山之巅一片沉寂,只有风雪之声呼啸怒吼,夏景澜依旧屏息站在池边,一动不动,如一座永恒的雕像般观望着池底,他依然没有动静,只是那朵光团扩大了不知多少倍,像一团滴进水里的墨汁,竟慢慢融化了,直到铺满整个池底,也就是说,现在整池的水都在散发着微弱的白光。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