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27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四)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27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四)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哭够了没有!”凌风华的耐心终于被用完了,女人到底是用什么做的,怎么会有这么多眼泪。

其实夏景澜也没有流太多眼泪啦,到了最后都是在干嚎,借以发泄一下心中的害怕。

听出了他话里的不耐,也知道自己不能再过分了,毕竟自己不招人家待见,能借给她个怀抱已经相当不错了,于是,在某皇帝的怀里找了块干净的地方戳了把鼻涕,抬起一张狗腿的脸——

“嘿嘿……”

低头看着自己衣服上黏嗒嗒的一大片,凌风华的黑脸立马变得更黑了,此刻,他都不知该用什么方法折磨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才能发泄他的愤怒,那会怎么会对她存有一丝不忍之心呢?!真是病了。

无比厌恶的甩开她,不再多看一眼,转身朝内殿走去,那架势颇有些像是甩开一条破抹布一般。

夏景澜一个重心不稳倒在地上,看着他绝然的背影,她实在是搞不明白,他怎么又生了这么大的气呢?

凌风华重新换上干净的亵衣,被那个死女人一闹,他睡意全无,索性就去书房看会书吧,反正离上朝时间不远了。

走出内殿,就见那个女人正坐在椅子上发呆,把他闹得连觉都睡不好,她还有胆量坐着?!

“出去!”

“嗯?”正在发呆的夏景澜被他冰冷的声音吓了一跳,也没注意他说了什么,一脸茫然的看向面无表情的他。

“出去!门口候着。”看着她那副蠢样子,凌风华的声音更加冰冷了。

本来还在琢磨着要不要想他认错的夏景澜,在听到他的话后立马打消了念头,这个死皇帝要不要再阴晴不定一些啊!

算了,也知道人家是皇帝,忤逆不得,脑袋捏在人家手里呢。

SO,再一次没骨气的妥协,幽怨的耸拉着脑袋站到了门外。

那些书里写的凡是皇帝不都是多多少少会有些怪癖的吗?所以,凌风华的不正常也是可以理解的。

见他又坐在了书桌旁看书,她的眼神也由不满变成了同情,当皇帝可真是辛苦啊,所以压力大,渐渐地变得心理不正常也是很有可能的,更应该得到理解才是。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远处的钟鼓楼被敲响了五次。

凌风华揉了揉发胀的双眼,该上朝了,遂起身去了内殿,等着侍女进来伺候他洗漱更衣。

可是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有动静,正要发火的他忽然记起昨晚的事,他好像只留下了那个女人伺候。

走到门外想叫那个女人进来帮他更衣,却见她居然坐在台阶上倚着宫殿前的柱子睡着了。

凌风华的俊脸立马结了一层冰,“居然还敢睡觉!起来!”

愠怒的声音夹杂着脸上的冰渣子化成了利剑,嗖嗖的飚向夏景澜。

让本来还沉浸在睡梦中的夏景澜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睁开眼,就看见面前一张仍在掉冰渣子的脸。

“进来给朕更衣!”凌风华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几个字,转身回了内殿,眼前这个女人睡眼惺忪又茫然的脸,让他超级不爽到了极点。(ˇ?ˇ)

夏景澜被吼的一愣,终于记起了自己的处境,然后一脸不情愿的瘸着酸痛的双腿跟他走了进去,给他穿衣服?难道这个男人连衣服都不会穿吗?还是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该死的,是什么人造出的这么复杂的衣服!夏景澜已经在心里把设计这件龙袍的人骂了n次了,但手上也一直没闲着,手忙脚乱的帮皇帝老大理着衣服,可是无论她怎么理,那衣服还是乱七八糟的毫无头绪,急的她脸上都隐隐透出了一层薄汗。o(╯□╰)o……

看着斜斜的挂在肩上的衣服,凌风华都不知道该摆上什么表情了,就算是金枝玉叶的公主,也好歹得会穿衣服吧,可是看她搞了半天还是没有一点门道的样子,凌风华不禁又怀疑起她的身份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