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36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三)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36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三)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九龙殿,屏退了所有宫人。

“皇上,离妃娘娘出宫了。”冷言站在龙案前恭敬地回禀,想到那个女人笨拙的爬墙的样子和她的自言自语,忍不住弯了嘴角,他实在看不出她除了身份可疑之外,还有哪一点像是奸细。

凌风华锐利的目光扫过,自然也看到了那抹笑,不禁蹙起眉毛,疑惑的问道:“什么事能让你笑起来?看来这件事一定非常有趣。”

冷言生xing冷漠,很少有什么能让他感兴趣,更别提值得他微笑的事了。

冷言本就没打算隐瞒,听凌风华一问,也就将他看到的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最后还总结除了自己的看法:“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并没有发现她有什么可疑的举动,只是她既没有行动也不像其他妃子那样争宠,实在是有些不正常。”

凌风华听后也是赞同的点头,凝眉思索了一会儿,仍是毫无头绪,忽然他凝声说:“你继续去监视,一定要仔仔细细,不容疏忽!”

“是!”冷言领命而去。

整个大殿忽然静下来,仿若无人。

凌风华的思绪却久久不能平静,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呢?或者她已经发现了自己被监视而故意做出这种假象?想到这里,他的心蓦然一沉,如果是这样,那这个女人就实在太厉害了,可是为什么他又感觉不到她有任何内力的存在?要知道,练武之人无论是走路还是五官的听觉和视力,都要异于常人灵敏。

虽然现在还不算太晚,大概也就是九点钟的样子吧,但是对古代日落而息的人们来说,大多都已进入梦乡了,街上只有寥寥几个行人,也都是匆匆而过。

一抹戴着银色面具的红色身影脚步凌乱的走在街上,神色慌张,夏景澜突然有些怕了,白天她都没出来过,更别说是晚上了,身边都是漆黑一片,不知置身于何处,甚至她连方向都分辨不出,不禁懊恼的想死,她怎么忘了自己是个路痴了呢!

就这样不知在街上晃了多久,直到街上再没有一个行人,夏景澜蹲下身揉了揉疼痛的双脚,忽然,身后传来一阵“嘚嘚嘚嘚”的声音,她听出了,那是马蹄声,而且还不止一匹马的声音。

这下她彻底慌了,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到以前看过的鬼故事,某个古老的小镇,在古代时常年战乱死过很多人,后来多少年之后人们在三更半夜经常能听到打仗战乱时士兵们的呐喊声以及刀剑相碰的声音……

而现在,该不会是让她遇见这样的事了吧,这种军队叫什么?阴兵!

“啊——”夏景澜再也不管不顾,尖叫着拼命往前跑。

只是人怎么能跑得过马呢?身后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夏景澜也知道这样跑不是办法,可越是想找回点理智,恐惧烦乱的心越是静不下来,只是机械的重复着奔跑的动作,甚至连前面突起的石头都没看见,就这样直直的摔了个狗吃那啥。

“啊呀——”真的好痛啊,可是还是被深深地恐惧盖过了,因为马蹄声已经近在咫尺了……

还不等她爬起来,身后的马蹄声就来到了身旁,吓得她赶紧闭起了眼睛,僵硬的保持着一手撑着地面一手捂住眼睛的姿势,只是,那些马好像并没有停下的意思,直接从她身边绕过,继续朝前奔去。

绕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们看不见她吗?好奇心迫使她睁开眼想看个究竟,只见领头的是一个穿着一身白衣的人,宽衣广袖,骑着白色的骏马,衣袂蹁跹,长长的墨发融入漆黑的夜色,一副飘逸如仙的摸样,完全不像人间之人。

夏景澜不禁看的痴了,连自己要从地上爬起来都忘了,傻愣愣的伏在地上。

忽然,白衣人一抖马缰,白色的骏马翘起两条前腿嘶鸣一声,转过身横在了街道中央,他带领的队伍也纷纷喝停了自己的马。

这突然地静止让夏景澜回过神来,也终于看清了那个美如谪仙的人是谁。

玉雕般完美的俊脸,明明清秀异常的眉眼,却自有一股男儿该有的刚毅,尖细的下巴,小巧英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微微抿着,一身白衣裹着他纤瘦欣长的身形,他就这样骑坐在马上,一手握缰,侧身看着仍旧趴在地上的她。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