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37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四)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37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四)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景澜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搞什么啊,怎么到头来又是自己吓自己啊,该死的!但一想到自己目前的处境,立马换上了一张狗腿的笑脸,当然,她忘记了自己还带着面具,使她献媚的笑脸大打折扣。

“嗨!美男,好久不见啊。”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她一边屁颠屁颠的朝不远处骑在马上的俊美如仙的男子跑去,一边用嗲死人的声音和这个与她有“一吻之缘”的男人打招呼。

安一川一张冷冰冰的脸依旧面无表情,只是在她走近的时候翻身下马,沉声问道:“果真是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我,我怎么在这里?”夏景澜下意识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脑子确是快速的旋转着思索该怎么回答,忽然,她原本带笑的小脸垮了下来,哀怨的抓住安一川的袖子嗔道:“你呀,真是坏死了啦,跟人家有过肌肤之亲后就一走了之了,人家想你,所以就来找你啦,呜呜……你不会不要我了吧,呜呜……”

什什么?肌肌肤之亲??!!!惊凤楼的属下惊得下巴掉了一地,本来他们就奇怪为什么时间这么紧迫楼主还要停下来,要知道他们的楼主是以冷酷无情著称的啊,即使路旁有人要死了,即使救人一命只是举手之劳,他也绝对会视而不见的,他们只是以为楼主认识这个女人,可万万没想到,楼主和这个女人居然是这种关系,楼主不是一向都不近女色的吗??

但是,他们都是血海尸山下爬出来的,面无表情就是他们永远的表情,所以,即使真的很震惊,脸上也都是没有一丝表情。

听她这么说,安一川也只是冷冷的撇了她一眼,准备转身就走。

“小川~”难道刚才自己表演的不够真切?一见他要走,夏景澜立马又拉住他的衣袖有些惊慌的叫了一声,“小川,你要走?你,你真的不要我了?”

那惶恐哀怨的模样,活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小小川??他们伟大强悍的楼主,在她那里居然成了小川?惊凤楼一众下属常年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痕。

沉静如安一川都忍不住僵硬了一下,这个称呼……

缓缓地转过身,看着面前带着面具的女子,那张面具下是一张美丽的脸,如画的眉毛,充满灵气的大眼,小巧的鼻子,如凝的红唇,尤其是眉心偏左方那枚朱砂妩媚不可方物,他不禁蹙起了好看的眉毛,他什么时候这么关注女人了?只需一眼便深深地记下了。

一个男人这样深深地凝望着一个女人,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会引人暧昧的遐想。于是,他这样专注的神情落在另一双眼睛里,瞬间灼痛了她的双眼,她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从没见他正眼看过哪个女人,更别说有过肌·肤·之亲,幸好她带着垂了轻纱的草编帽,否则一定会被别人窥见此时她脸上的那抹受伤。

沉默了半响,气氛有些沉闷,夏景澜正想问问安一川为什么要这样看着自己,安一川就开始发话了,却是对着旁边一个带着纱帽的女子说的:“碧月,你带她去找间客栈,然后来追我们。”

说完他就翻身上马,带着一群人扬长而去。

夏景澜也不能再说什么了,不过也不错,至少有了住的地方,不用再在这大街上溜达了,于是乎,屁颠屁颠的跟在了碧月的身后。

闭月?我还羞花呢。当然,夏景澜也只能在心中这样想想,这位闭月女侠的气场这么冷,说不定惹怒了她一剑把她杀了也是有可能的。

这场闹剧就这样散场了,谁也没有注意到在听到夏景澜的说话声音时,惊凤楼的一众下属里有一个全身都包裹在黑衣中的人疑惑的皱起了剑眉,这个声音好熟悉,似乎在哪里听过,带着冷意的丹凤眼一直紧紧地盯着她。

直到随着安一川离开。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