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40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七)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40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七)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是吧,这样就受不了了?!我只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夏景澜懒懒的说道,脸上带着十分欠扁的鄙夷和傲慢,就这水平还敢出来撒泼?!回去再练上几十年吧。

“哼!丑八怪,就算本小姐长相一般,那也是可以给人看的,不像你,丑的要带个面具才敢出门,丑的没脸见人了吧。”女子出口反驳道,显然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不会那么轻易被灭掉的。

“笑话,戴面具就一定是遮丑吗?”夏景澜轻蔑的笑了一下,转过身指着安一川道:“这是我老……呃,相、相公!我相公长得俊美不凡,能配得上他的女人能是个丑八怪吗?!我戴面具只是怕招来更多的人围观而已,像你长成这样,就连给我们家涮马桶的丫鬟都比你漂亮!”

夏景澜臭屁的夸完自己,还不忘恶毒的贬低别人。虽然她其实没有安一川长得好看,但哪个女人愿意承认自己还不如一个男人长得好看呢!该死的安一川也真是的!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专门用来打击人的吗?!想到这里,她已经是一脸的阴云密布了,毫不留情的剜了安一川的俊脸一眼,只盼自己的眼神能化作利剑,给他毁容了才好!

本来准备看戏的安一川,忽然被卷了进来就已经让他很莫名其妙了,他是她相公?这让他差点没形象的把一口茶水全喷出来,开什么玩笑!可是他还没生气呢,却反而是她满脸怒气的瞪了他一眼,他没做什么吧?

“什、什么?你……”听到她那样的侮辱,女子终于气的说不出话来了,却是眼眸一转,跑到了安一川身边,抓住她的衣袖:“公子,你……”

正疑惑着的安一川没注意,被女子抓了个正着,可是有严重洁癖的他怎么可能让陌生人碰自己呢,于是女子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一脸厌恶的甩开了几步远,然后又抬脚踹去——

只见女子如炮弹一样射·向门口,来不及躲闪的人群被砸倒了一片,而被踹飞的“人肉炮弹”在吐出一口殷红的鲜血之后,便倒在地上不再动了,旁边有人伸手去探了探她的鼻息,ohmygod!“死……死、死啦?!”

“啊——”

“救命啊——”

……

一溜烟儿的功夫,一屋子的人便全都跑没了,所谓爱情诚可贵,美男价更高,若问生命故,二者皆可抛。

夏景澜的嘴巴保持着O型,丫的,这家伙也忒狠了吧,一脚竟然给踹死了,联想到自己这两天抓着他不放的情形,她不禁后知后觉的抹了把汗,然后咽了口口水,悄悄地往旁边挪了几步,还是站在安全线以外吧。

安一川静静地看着她的动作,袖中的手募的握紧,然后面无表情的上楼去了,真是该死,看着她那小心翼翼的远离自己的动作,他居然会不高兴,本能的想要拉住她,仿佛她天生就该是属于他一样,可是他连她叫什么都还不知道啊!

惊凤楼的下属也都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上去了,他们的楼主终于变回正常的了,不过从这里可以看出,楼主对于那个说话“疯疯癫癫”的女子和对别人是不同的。

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夏景澜看着那些吃了一半的食物,也再没有食欲了,也转身回房间了,收拾一下,该走了吧。

——————————————————————————

宁和宫大门外,小香小翠和一干宁和宫的宫人皆人心惶惶。

话说,早晨她们和往常一样站在了门外等着伺候娘娘起床,可是等到往常娘娘起床的时间依然不见娘娘的房里有动静,虽然他们的娘娘是傻子,可迫于严厉的宫规,他们依然不敢擅自闯进去看看,正在急的不行的时候,皇上竟然来了,二话没说就进去了,直到现在都没出来,进去送茶的小香出来后居然说娘娘不在寝宫里。

不在寝宫里那去哪里了?天呐!为什么他们的娘娘就不能正常一点呢?希望皇上不要怪罪他们才好啊。

凌风华进来后把整个宁和宫找了一遍也没找到什么可疑的东西,此时,他的目光正被一个形状怪异的黑色东西吸引着,那个东西的形状有些像葫芦,可是上面的“梗”似乎是有些过长了,黑黑的不知道什么质地的布包裹着里面的东西,他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开这层包装。

一袭黑影从开着的窗口跃进,恭敬地跪在了他面前:“参见主子。”

“怎么样了?”凌风华的视线终于从“黑色物体”上移到另一个“黑色物体”——还穿着夜行衣的冷言身上。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