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44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二十二)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44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二十二)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静的几天,既然知道逃不掉,担心害怕也没用,所以,这几天夏景澜“蛰伏”在宁和宫里,又过起了猪一般的生活,吃饱了睡,睡够了吃。

小翠小香对此很无语,本来她们以为娘娘并不傻,至少懂得“逃跑”来吸引皇上的注意力,可是怎么现在又回到以前了呢?皇上已经好几天没来了,其他娘娘都想方设法的靠近皇上,可她们的娘娘却在这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整天除了吃就是睡的,本来就傻,万一这身材再走了样,皇上就更不会来了啊。

不过她们也很奇怪,这后宫宫规甚严,凡是触犯宫规的极少有人能逃过处罚,可是这次娘娘私自出宫被皇上抓回来后却没有了下文,难道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最近她们也听到其他宫的下人们也都在议论这事呢,众说纷纭,却也都是猜测。

看到娘娘这么淡定,她们也不敢乱嚼舌根。

其实,这两天夏景澜一直在思考一个灰常之深奥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如果凌风华查出了她是假公主,那她要不要告诉他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呢?

说不定看在她救过他一命的份上就饶她一命了呢,但这样他受过重伤的事就得公诸于人了,堂堂一国皇帝,曾狼狈到那种程度,总不是件光彩的事,所以他知道后反而是要杀人灭口呢?那她岂不死上加死?!

毕竟最是无情帝王家,历史上多少人为了做皇帝而手足相残啊,何况她这个外人。

唉!真是烦恼啊!夏景澜烦躁的踹开被子,就这样穿着里衣翻身坐在了窗台上,动作流畅自然,似乎做过千百遍的样子。

她会为了这事失眠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这事关生死的大事嘛。记得曾见过一句话,说:终究要亲自受伤,才会学着聪明。

以前她会对此嗤之以鼻,觉得从别人的失败中也可以学到很多,但是现在呢?看过那么多的宫斗片历史片,里面有几个后妃是能善终的?!可她该死的为了荣华富贵,偏偏还要来这劳什子的皇宫,真是“厕所里点灯——找(屎)死”来了。

宁和宫的某棵树上,有人穿着明黄衣服的人躲在暗影处,看着不远处坐在窗台上抓耳挠腮的女人,不解的蹙起了剑眉,听冷言的报告说她两天过的挺自在的,现在这副抓耳挠腮的苦恼样是为何?

该苦恼的是他吧,故人相见,他该怎么面对她呢?怎么解释之前对她的伤害?!即使只是针对她的身份,可那板子毕竟打在了她的身上。

向来运筹帷幄果断从容的他,第一次觉得有事情会这样让他难以抉择,这几天他都没敢见她,没把握的事他是不会做的。

夏天的太阳总是早早的就升起来了,渐渐地变成火炉,炙烤着大地,连吹来的风都带着令人不安的燥热。

小翠和小香端着洗漱的用具候在某个人的寝宫外已经快两个时辰了,被炙热的太阳烤的面红耳赤,却也不敢擅离职守。

等来等去,里面仍不见有动静,两个人蔫头耷脑的数着地上的蚂蚁,却见浩浩荡荡的一群人走过来,带头的是太后身边的太监总管李禧,身后跟着一众宫人,神气十足的样子。

“奴婢见过李总管。”小翠小香赶紧行礼。

“起来吧。离妃娘娘呢?”李禧一脸傲慢的哼道。

“回公公,娘娘还在休息,不知公公见离妃娘娘所为何事?”看这排场,定不是小事。

“咱家是奉旨来传太后娘娘的口谕的,要离妃娘娘听旨,你们还不赶紧叫离妃娘娘起身。”李总管硕指气使的说着,昂着头,鼻孔都快翻到天上去了。

一听是太后娘娘的口谕,小翠小香不敢怠慢,匆匆应道:“是。”便转身进了夏景澜的寝宫。

“娘娘,起床了,太后娘娘派人传旨来了,您得去听旨。”小翠走到那张华丽的大床前,硬着头皮叫道,对于主子,她们有着本能的惧怕,天啊,千万不要再让她说一遍了。

只不过床上的人似乎很不给面子,仍是一动不动。

“娘娘,娘娘,您该起床了。”小翠颤着的声音又加大了一分。

……

仍然没动静。

小翠真是欲哭无泪啊,“娘娘!”郁闷加心急让她一下子没控制好,大声喊了出来。

床·上终于传来一丝响动,然后一只纤纤玉手撩开了帐曼,露出一张睡得迷迷糊糊的小脸,秀眉紧紧地蹙着,平时灵动的美眸此刻盛满了惺忪和慵懒,白皙的皮肤因为刚睡醒还带着粉嫩,她只穿着肚兜,露出两条纤细如玉的藕臂和诱·人的香肩。

小翠和小香两人不禁有些呆愣,平时她们是只给娘娘梳头,穿衣服什么的都是娘娘自己做,也不喜欢她们在旁边,所以第一次见娘娘穿的这么少,她们这才发现,娘娘的皮肤这么好,像一块无暇的美玉,如果不是有些痴傻的话,倒是一位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呢。

“什么事?!”夏景澜声音里明显的带着被人打扰了之后的不悦。

……本章完结,下一章“ 被洒莫惊春睡重(二十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