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49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二)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49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二)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什、什么?”老院正错愕的抬起头问道,连君臣之理都忘了,其他御医听到皇上这么说也都一脸震惊的望向了皇帝。

“皇上您是说离妃娘娘失忆了?”压下那份震惊,御医院正在凌风华再次杀人之前恢复过来:“离妃娘娘只是伤到背部皮肉,不可能失忆啊。”

“你的意思是说朕在和你们开玩笑?”凌风华的声音再度危险起来。

“微臣不、不敢。”老院正吓的连忙趴在地上请罪。

“你是皇上?”夏景澜凝着凌风华问道,老头子趴在地上抖抖索索的摸样,她实在看不下去了,闹出人命就不好了。

凌风华转身坐在了床前,眼神少了些凛冽,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默默地把她的手从薄被中拿了出来,露出了她白皙的手腕,又回头朝御医喝道:“还不快过来诊治一下!”

“是是是……”老院正忙从地上爬起来,有些慌乱的蹲跪在床前,拿出丝帕放在了夏景澜的手腕上,抖索着手放在了丝帕上。

奇怪,明明离妃娘娘除了虚弱一些就没有其他症状了啊,为什么会失忆呢?老院正习惯性的捋了捋他那花白的山羊胡,一脸的困惑,“到底怎么样了!”

头顶上那个如来自地狱般冷厉的声音再次响起,吓的他一哆嗦,收回了手,推开距离重新跪下道:“皇上,从离妃娘娘的身体看,并无任何症状,或许是当时惊吓过度,导致失忆也是有可能的。”

“什么?或许?看来你这御医院正当的是徒有虚名啊。”凌风华怒极反笑的道,这群老家伙,每到关键时刻就会给他整些“可能、大概”之类的词推卸责任。

“皇……”

“好饿啊。”夏景澜打断了老院正的话,再不转移话题他可就要遭殃啦。

“饿?”凌风华蹙眉撇了一眼夏景澜,遂站起身烦躁的挥了挥手:“行了行了,都滚下去吧!”

众御医皆松了一口气,急忙跪安然后一溜烟的跑没了,出了大殿之后第一个动作便是抹了把汗,终于又能见到太阳了,面面相觑之间,竟都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b汗……

“耶?”夏景澜趴在床上,不悦的瞪着凌风华握着勺子送至她唇边的清粥:“你不是皇帝吗?怎么能小气到只让我吃这个?!”

“难道皇宫正值经济危机?”

“你昏迷刚醒,先吃些清淡的比较好。”虽然不解“经济危机”是什么,凌风华难得好脾气的哄劝道。

“不!”夏景澜想也不想的一口回绝:“我要吃海参豆花、剁椒鱼头、鼎湖上素、糖醋鲤鱼、四喜鸭子、鸡丝银耳、凤尾鱼翅……”

随着她越说越多,凌风华的脸也越变越黑:“你确定你吃得完吗?”这个该死的女人虽然失忆了,可是胡闹的本性一点也没变。

“嗯!”夏景澜挑衅的应了一声,便将头转向了床里,给了他一个后脑,和她斗?凌风华除了那次利用权力打了她,还从来没有赢过呢!

凌风华气的手一抖,凤眸愤愤的盯着她的后脑勺,真想把这碗粥直接扣她头上。

但看在她现在是伤员的份上,也只有先忍了。注意,是“先”忍了。

起身又吩咐了外面的宫女,便去书房批阅奏折去了。

没多久。

“皇上,不好了!”本来守在书房门外的小河神色焦急的进来禀报。

凌风华最讨厌在他批阅奏折时有人打搅,遂不悦的蹙起好看的眉,沉声道:“什么事!”

“内殿伺候离妃娘娘的婢女说娘娘从床上跌下来了。”

小河话刚落,便见眼前白色身影一晃,桌案前已没了那个人……

夏景澜撇了撇唇,伸出她的纤纤玉手指着床前桌子上那无比丰盛的食物,对着踢门而入的凌风华道:“喂我。”微微嘟起的红唇,语气里也颇有些撒娇的味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