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55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八)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55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八)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个月后就是太后寿辰,皇兄可想好了今年送什么给太后?”凌亦深从回忆中回了神,淡淡的问道。

凌风华邪邪一笑:“一份大礼。”

“哦?”听了他的回答,凌亦深来了兴趣,“一份大礼?”

“你说,如果以武力征服商国,谁领兵挂帅为好?”凌风华忽然问起一个不相干的问题。

“呃……皇兄的意思是要动阮家?”也亏得凌亦深心思敏捷,跟凌风华一起久了,习惯了他跳跃式的思维,只稍作思考便明白了他的意思。

“嗯,是时候了。”凌风华表情慎重的说道。

“恭喜皇兄”凌亦深露齿一笑。

“呵,言之过早。”凌风华也笑了笑,不过,对于铲除阮家他还是自信满满的,毕竟准备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摆脱太后的控制,所以太后背后的阮家是必须要除掉的。

百澜国,是姓凌,不姓阮!

“喂喂……谁是六王爷啊?”夏景澜百无聊赖的趴在床上,偏头问一旁的阿碧。

“回娘娘,六、六王爷就是……就是皇上的六弟。”阿碧结结巴巴的回答,天啊,这个问题她该怎么解释呢?六王爷还能是谁?!皇上的弟弟呗,而且王爷的名讳也是她们这样的婢女能随便叫的。

夏景澜翻了个白眼,这不等于没说吗?!

她扯了个笑脸,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一点:“我是说,他叫什么啊?我见过他吗?”

除了刚入宫那天晚宴上,她近距离见过的只有一位王爷,就是上次伤好后去考察地形时在亭子遇见的那位穿墨绿色长衫的儒雅美男,能和皇帝坐在一起喝酒,还自称臣弟,应该是王爷吧。

想到他那秀色可餐的摸样,夏景澜又忍不住要流口水了。

“回娘娘,王爷的名讳奴婢不敢叫,至于……至于您见没见过,奴婢就不知道了。”阿碧为难的说道。

“不敢叫?为什么不敢叫?”难道和曹操一样,说曹操曹操到?而且还是个杀人狂魔?夏景澜带着疑惑尽情的发挥着她的想象力。

“因为王爷身份尊贵,奴婢身份低微,怕辱了王爷的名讳。”

“屁!”夏景澜张口来了句粗话,“名字难道不是用来叫的,而是用来吃的?谁不是人生父母养的,高贵的人高贵在哪里?难道长了五个鼻子六只眼睛不成?!这宫里的什么活不是宫人做的?如果叫一下名字都会辱了去,那皇帝老子天天被这些身份低微的人伺候着,那他是不是也变得卑贱了?!”

夏景澜有些失控地说着,身份低微?这让她想到在那个空间上小学时,那些小朋友指着她大叫:野种!贱种!

以后上了初中高中,虽然不再当面说她,但那些同学看她的眼神还是带着同情或异样的。

这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小丑,手足无措的站在台上,下面坐满了观众,或嘲笑,或同情,或冷漠,或怜悯……

双手颤抖地抓紧了身下的被褥,她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将脸深深的埋进枕头里。

她的话让一旁的阿碧张大了嘴巴,居然敢这样说皇帝?!而且说话还这么粗……鲁,这是一个公主能说出的话吗?

刚走到门口的凌亦深也是一脸震惊,她到底是不是个正常人呢?若是,谁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若不是,为何又说的句句在理?

他微微偏头,看向旁边的凌风华,只见他面容紧绷,双眸紧紧的凝着那只颤抖的手,却没有丝毫怒气,反而是隐隐含着些心疼?

心疼?他心疼她?没想到在皇兄的脸上还可以看到这种表情。

往日皇兄护着他,脸上的表情也总是淡淡的,他一度以为是皇兄生·性冷漠隐忍,不喜把表情摆在脸上,可他今天却在他脸上看到了这样柔软的情绪。

而且是对一个女人。

难道皇兄是真的在乎这个女人?如果是,他也会高兴,毕竟她一直都希望皇兄能过的快乐一点。

……本章完结,下一章“ 云破月来花弄影(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