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60章: 一往而深(四)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60章 一往而深(四)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夏景澜欲哭无泪啊,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才好,怎么说话就不经过大脑思考呢?!

其实她当时撒谎时也只是想戏弄一下凌风华,说出来之后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他现在是皇上,欺骗皇上就是欺君啊!

所以这两天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没想到这会儿露了马脚。

正在她闷声想着该怎么向凌风华解释的时候,一只胳膊从她脖子下穿过,搂住了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避开她的伤口,放在了她的细腰上。

然后一用力,她几乎整个身子就这样趴在了凌风华的身上。

夏景澜本能的想挣扎,他这是在做什么?她现在可是伤员!

凌风华的手臂却像钢圈一样牢固,“笨蛋!赶紧睡吧。”

头上方,他温热的气息传来。

??

这是什么情况?刚才不是还要治她的罪的吗?那现在这是不是“最后的温存”?

“呜呜……凌风华,你不要杀我好不好,呜呜……人家好可怜的,从小没爹没娘,是个孤儿,呜呜……吃百家饭长大的,要饭是……呜呜……经常地事……还经常挨打挨骂……呜呜……你就饶我这一次吧,呜呜……”

夏景澜其实说的也不尽是假话,在想到自己不堪的童年时,不禁真的落下泪来。

这没头没脑的一阵哭诉,让凌风华不禁一愣,他有说过要杀她吗?可是看她哭得这么伤心,有些不知所措。

泪水浸湿了他薄薄的衣衫,那片皮肤便像是要灼烧起来一般,又想到下午时她那悲伤地摸样,想必她真的是有着什么悲伤地过去吧。

伸手抚了抚夏景澜柔顺的黑发,脸色有丝微红,“莫要再哭了,我没说要杀你,只是想要吓吓你而已,别哭了……”

他本就不善于说这样的话,如今软声说出这些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可夏景澜似乎很不给面子,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次发泄口,哭得更加肆无忌惮。

这可苦了凌风华,一向淡定的眉间如今已是一片慌乱之·色,可再急他也不知该说什么哄劝她,只一直重复着:“别哭了……”一边用手拭去她脸颊的泪水。

最后没办法,他一把将夏景澜的身体挪上了一些,然后偏头吻住了那张不断呜咽的小嘴。

被这么一吻,夏景澜立马僵住了,瞪大的眼里满是震惊,他居然吻了她?!

惊得她连挣扎都忘记了。

可凌风华是个正常男人,看着眼前那张楚楚的小脸,不由觉得喉间一紧,伸舌撬开了她的贝齿,加深了这一记吻。

他觉得她眉间的那抹殷红的朱砂,此刻妩媚至极。

怔愣过后,夏景澜清醒过来,用力的别开了头。

他对她好她知道,可是她不会留下来的,她要的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她清楚的知道,凌风华是帝王,他给不了她。

所以还是不要有太多的纠扯罢,免得离开时给对方都会造成伤害。

“呃……凌……凌风华,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吧,明天还要起早上朝呢。”夏景澜把头埋在凌风华的胸前,声音闷闷地说道。

她刚才曾试着要挣开他的怀抱,但挣不开,那就这样吧,免费的人肉垫,挺舒服的。

凌风华没说什么,只紧了紧抱着她的手臂。

心情抑郁是在所难免的,他是皇帝,见惯了别人的阿谀奉承,像这样被拒绝能不郁闷吗?!

可他知道她与别人不同,用强的也不是不可以,但他选择让她慢慢的接受自己。

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见她受一丝委屈。明明这个女人总是戏弄他,很恶劣!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一往而深(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