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68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七)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68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七)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唔,知道啦!唧唧歪歪像个女人!”听了他的嘱咐,夏景澜仍旧没心没肺的回了这么一句,但眸子却黯淡下来。

她该怎么告诉他,这皇宫其实不适合她,纵使她很享受这里的奢华和锦衣玉食,但她却更爱那无拘无束的自由。他是第一个对她夏景澜这么好的人,所以在她心中,也本能的想对他好。

像个女人?凌风华不自禁的又黑了脸,这句话真真是刺激到他了,不过仔细一想,自从遇见这个女人,自己确实变得啰嗦了,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遍一遍的嘱咐着她,就是怕她又惹出什么事,招来暗算。

“你先回宁和宫吧,我会让冷言守着宫门,你最好别再出什么乱子了,我不方便经常去看你,省得再给你带去什么麻烦。”

凌风华一边恼着自己,一边心不在焉的跟她说了几句准备离开,但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忍不住想要揍人了。

低咒一声,也不等夏景澜说什么就转身匆匆走了。

看着他恼怒的匆匆离去的摸样,夏景澜有些反应不过来,他是在恼她说他像女人吗?可是怎么觉得他那样子倒像是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呢?

夜,如浓墨般淹没整个世界,白日的喧嚣升华沉淀,此刻只剩静逸。

忽然,“吱呀”一声,一片黑暗的宁和宫里不知哪扇门被拉开了,在宁静的夜里更显得突兀,显然,开门的人也意识到了,所以在关门的时候就小心翼翼多了。

夜间初秋的风已经变得凉爽,夏景澜不禁扯了扯刚才匆忙披在身上的外袍,然后蹑手蹑脚的继续往前走。

拐了两个弯之后,在一排普通的房门前停了下来,屋里的灯已经熄灭,显然屋里的人已经休息了。

她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不知要不要吵醒他。

思量一番,想到上次她被打了三十大板就疼晕了,而他被打了五十大板,按规矩又不准上药包扎,现在都不知道是死是活呢,于是,伸手敲了敲门。

意外的是,她刚敲了门,门里就传来一个毫无睡意且机警的声音,“谁?”

“我~~那个,你睡了吗?”弱弱的应了一声。

“娘娘可是有事?”里面的人显然听出了她的声音,迟疑了一会才开口。

“嗯~我是来……哎呀,我进来了。”夏景澜觉得再这样说下去恐怕其他房间的宫人都要醒了,所以就自作主张的推了门。

摸摸索索的走到桌子前,掏出打火机点了蜡烛,她一直不会用火折子,所以就随身带了打火机,这间极简陋的屋子里顿时明亮起来。

“不知……娘娘找奴才有什……什么事?”此时正挣扎着想下床的小叶子艰难的开了口。

还没等他下来就被夏景澜按了回去,看着他后背衣衫上未干的血迹,凝了眉,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别乱动!”

一声吼让小叶子不禁一愣,夏景澜到没觉得什么不妥,只怕惊醒了旁边屋里的人,便又压低了声音:“别乱动,我来看看你的伤。”

“奴才没事,不敢劳烦娘娘费心。”小叶子说着就想扯了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

夏景澜却沉了脸,半响,才认真的说道:“在我面前别自称奴才,别贬低自己,真正的尊敬一个人并非一句尊称和一个下跪的行为就能体现的,真正值得敬重的人也不会非得制定一大堆的规矩刻意的约束别人来尊敬自己。”

一席话,让小叶子再度愣在了那里,他不能想象,这个平时总是不靠谱的女人,此时竟能以这样认真的表情说出这样的话。

夏景澜却没闲着,趁着小叶子发愣的空当,又掀开了他身上的被子,正准备解开他的腰带查看伤情时,手却叫他按住了。

她本能的看向他的脸,此时的他只着了白色的中衣,墨发全部披散开来,铺满了整个枕头,他微微拧着眉,烛光下精致的五官更显得立体清晰,夏景澜一阵惋惜,这样一个大美男,却做了太监。

“娘娘,我的伤不碍事,您还是回去休息吧。”他又恢复了平时淡漠的声音。

“不碍事?上次我被打了三十大板都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月呢,你这五十大板能没事?”

说着,夏景澜又要去解他的腰带,动作迅速熟练,一如做过千百次的老色女一般。

“娘娘……不……不用了……”小叶子挣扎中……

“你衣服上都是血,伤的这么重,我给你包扎一下怎么了?”夏景澜一边说一边继续手上的动作。

“娘娘,真的不用,我自己上药就可以。”小叶子挣扎无果,也顾不得背上的伤了,干脆翻过身半躺在了床上。

而夏景澜却已经解开了他的腰带,薄薄的袍子已散在了床上,两人在推推攘攘中,夏景澜的手往下一缩,却在某人的小腹处碰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顿时僵在了那里。

某人迅速伸出胳膊想要挡开她的手,却还是晚了一步。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