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70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九)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70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九)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耍我?!”看到小叶子唇边淡淡的笑意,夏景澜才意识到自己被戏弄了,“混蛋!就算你是美男我今天也不会放过你!”

说着,她恶狠狠地栖身上前,两只手一起揪住了他的耳朵,还不停的转来转去。

她的力道不大,就算是她出全力,对小叶子来说也不会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此刻他却疼得倒抽了口凉气。

觉擦到对方突然不挣扎了,夏景澜才松了他的耳朵,看到他绷紧的脸色和额上细密的冷汗,夏景澜有些慌神:“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她胡乱的给他擦了擦汗,问完才赫然想起他背上的伤,他此时是靠在床头仰躺着的,定是刚才打闹时他身下的被褥摩擦到伤口了吧。

她又赶紧去翻他的身子,让他趴伏在床·上,“是碰触到背上的伤了罢?我看看。”

小叶子也没再逞强,乖乖的翻了身。

此时他背上的衣衫已被鲜血浸湿大片,连身下的被褥都是濡湿的。

夏景澜只觉得头皮发麻,她从来都怕见什么血腥的画面,即使在电视中见到也会习惯的闭一下眼睛,那触目惊心的血腥只让她觉得自己的那个部位也在疼。

她颤抖着手拉下他的里衣,那腰背上的皮开肉绽便赤果果的摆在她眼前,闭了闭眼,告诫自己要镇定,只怕等下给他处理伤口时手会抖个不停。

小叶子本趴在床上,此时觉察到她没了动作,便回过头来看她,刚好看到她闭眼深呼吸的动作,“怎么了?恶心的想吐?”

“吐你个头!”夏景澜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然后起身出去了。

“粗俗!”原来不是嫌弃自己,他微紧的心又宽下来,竟生出丝愉悦,张嘴和她杠上了。

“粗俗?”刚走至门口的夏景澜猛地转过身来,不屑的哼了一声:“老娘我真正粗俗的时候你还没见过呢。”

说完拿了铜盆转身出去了,只剩小叶子趴在床·上感叹:果然粗俗的还在后面!

“你忍着点,咬住这帕子,现在是半夜,万一叫出了声会把别人惊醒的。”打了温水回来的夏景澜,把一方丝帕在小叶子面前晃了晃,示意他张嘴。

“不用。”冷硬的两个字,这简直是在侮辱他,他堂堂惊凤楼留月堂堂主,专司暗杀,这些年什么伤没受过?这样的小伤上点药他就会疼得叫出来?

看着他那蹙眉不屑的神情,夏景澜小脸一垮,随手扔了丝帕,一边捞起盆里沾了水的布巾,一边恨恨说道:“你说的啊,到时候你要敢出一点声音,我就……我就……把你的秘密公诸于众。”

“我好像没有说过不会杀你吧?”这女人居然敢那这个来威胁他?

“你……”你了一个字后,想到他似乎真的没说过会放过她,当下也不敢再说什么,只怕惹怒了他死的会更快。

唉!你说她怎么就这么倒霉呢?早知道就不来给他送药了,结果眼看就要把命也送在这里了。

她越想越憋屈,给他轻轻擦拭伤口的手也不由加重了些,好心没好报,哼!反正就要死了,总得讨回来点吧。

感觉到她的小动作,小叶子不由得回头瞟了她一眼,看到她憋屈又愤恨的摸样,当下弯了嘴角,这女人也太好骗了吧,嗯,胆子也小的可以!

不过他也知道她无心伤他,即使心里真的很不满,给他处理伤口的手还是小心翼翼的,她那点小力道,他还是能承受的,所以也就没出声,任她为所欲为了。

心里却无声的笑了笑,这女人真有趣。

“你那会说你前几天受伤时也用这个药,你为什么会受伤?我听说凌风华对你不错啊。”

瓶塞刚一打开,清香的药香便溢了出来,他一闻便知,是千金难求的天香凝玉露,果然是好药,同时对她又多了一分不解,这么好的药拿来给一个奴才?还是她根本不知这药的名贵?

“哦,因为私自出宫,差点被太后皇后那群疯女人打死。”她认真的处理着伤口,随口淡淡的应了一句,似乎无关紧要。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