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71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71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私自出宫?”是不是上次在宫外见到她的那次?

“嗯,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待在这种地方,所以想逃出去,没想到只半天就被抓回来了。”她怏怏的应道,似在诉苦。

“哦?你不是从小就生活在皇宫吗?难道商国的皇宫和百澜国的不一样?”他狐疑的问道,怪不得那天晚上见她背着包袱。

“告诉你个秘密,”夏景澜倾了倾身子,确定这里只有他们俩之后,神秘兮兮的道:“我不是商国公主,我是冒充的。”

“唔,这样啊。”小叶子明显对这事不上心,只淡淡应了一声,是不是公主跟他没什么关系吧?

“你那什么反应!”夏景澜不满的嚷了一声,忽又计上心来的道:“这位大侠,你看——现在我知道你的秘密,你也知道了我的秘密,而且都是关乎身家性命的大秘密,不如……不如我们就各自为对方保密,你觉得怎么样?”

她觉得这个交换不错,有些洋洋得意。

小叶子却有些讥讽的开口:“我凭什么要替你保密?”

“你不替我保密我也把你的秘密告诉别人。”她得瑟的威胁道。

“我可以杀了你,那样你的秘密也就没什么价值了。”依旧讥讽的语气。

“你……”吃了鳌又不能反驳,就是她现在的情况。

“更何况,你的这个秘密对于我来说也无甚价值,而且还是你硬说给我听的。”她的脸都被他气白了,他却依旧不打算放过她。

他的话倒是惊醒了她,嗯,她真是活该,即使今天真的死在这里也怨不得别人,明知道人心莫测,人情似纸薄,可偏偏要装什么烂好人,来给一个陌生人送药,即使他无辜又怎样,难道她就不无辜?从前受欺负的时候谁问过她痛不痛?谁给她送过药?

她蓦地想笑,可这一笑却笑得眼睛发酸。

听到她的笑声,小叶子诧异的回头,她不是在生气吗?怎么又突然地笑了?看清她泛红的眼眶之后,他顿时收了声。

也许自己该做些什么,或者劝她别哭了,但他不知该如何说,他是杀手,只会杀人,从来没哄过人,所以只能任她掉眼泪。

他懊恼的想着,自己真不该这样恐吓她,但是只是稍微恐吓了一下她就哭,女人果然很麻烦!

所幸的是她并没有把眼泪掉下来,而是漠漠的说了一句“抬一下身子”。

他依言撑起身子,她的手便绕到他的胸前将纱布缠住又绕到他背后,她离他很近,以至于他都能感觉到她的呼吸一下一下的喷洒在他一侧的肩膀上,痒痒的,还带着些女子独有的香气。

这让他顿时僵在那里,推开她自己绑不了纱布,不推开又觉得不妥。

他也蓦地笑了几声,其实是在自嘲,他都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犹豫不决,哪里还有一点杀手的果断和无情?该杀了她,他在心里默默的催眠自己。

“包扎好了,”夏景澜简洁的说了一声,收拾了东西,她又走至床边凝着他,甚至还伸手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可以动手了。”

“你不怕死吗?”她的主动让他有些怔忪,不禁狐疑的道。

“像我这样的人……”她微微一笑,像是自嘲,低低的道:“或许活在这世上本就是多余的,不遭人待见。”

她的语气轻飘,眼睛直直的盯着床沿,又像是透过床沿看着别的东西,又或者什么都没看,只是虚无。

这还是那个见到谁都叫相公,像是没大脑一样的女人吗?此时他更不懂她了,但也隐约知道她似乎有什么不堪的经历,让她一面悲伤着,又一面努力寻找着能让自己快乐的事。

呵,真是矛盾的一个人。

“你不问我潜进皇宫是何目的?”他忍不住问了这个一开始就很想问的问题。

“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至于是对是错……”她重重呼出一口气:“什么是对的,什么又是错的呢?”

她说完转身走到桌边捻灭了蜡烛,屋子里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她就需要这样的黑暗,像浓黑的布幕一样将她层层围住,圈出一个别人看不见的空间,有了安全感,心也会跟着冷静下来。因为她发现,刚才说那句话的人似乎不是自己,她夏景澜怎么会说出那种“穷酸味”十足的话?!

“我叫莫迟夜,告诉你是因为我信你,希望你不会做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事,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的,相信我!”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既然疯了,那就彻底的疯一回吧。

我第一次相信一个人,千万别让我失望。他在心里默默地补充道。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