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72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一)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72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一)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莫迟夜?”没料到他会这么说,所以她听了之后显得有些茫然,只本能的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等她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一下子激动地扑到了床边,拽着他的衣袖确认道:“你……你不杀我了?”

他看着她因为兴奋而再次璀璨晶亮的眼睛,在她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嗯,前提条件是你不出卖我。”

“哎呀!放心啦!我的人品可是超级棒的!”她昂起头,拍着xiōng部保证道。

“若我是来刺杀皇上的呢?”他似笑非笑的凝着她,突然很想知道凌风华对她来说究竟有多重要。

黑暗中,她自是看不见他嘴角的笑,“皇上是那么容易就被杀的吗?他身边的侍卫可都是高手。”

她随口应着,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心却沉了下来,天知道为了这个皇位会死多少人,若真是这样呢?她该怎样取舍?那可是第一个真心对她夏景澜这个人好的人啊。

他本就生于黑暗之中,所以,隔着夜,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沉思,果然是难以抉择了,可是这抉择的对象是她与凌风华,还是他与凌风华?

直到远处的钟鼓敲响了三下。

“时间不早了,你身上有伤,应该多休息,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给你换药。”夏景澜多少是有些想要逃避的吧。

“嗯”他只淡淡的应了一声。

伴随着“吱嘎”的门声,屋子里又恢复了安静。

“出来吧”静默了片刻,他忽然道。

然后黑暗中便多出一个黑影,抱拳行了个礼:“属下参见留月堂主。”

“不必多礼。”

来人凝了他片刻,才淡淡的开口:“其实你没必要让自己受伤。”

他似乎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保持着趴在床上的姿势,竟然闭目养起神。

来人又似乎很了解他,于是自觉地转移了话题:“受的伤严重吗?我帮你看看。”

说着又捻亮了桌上的蜡烛。

照清了来人的摸样,她依旧穿着白天时的华丽宫装,窈窕婀娜,一张脸美若三月桃花,风情妩媚。

“不必了,已经包扎过了。”他并没有多看她一眼,冷硬的阻止了她。

她伸出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心里也跟着难过起来,他可以让一个刚认识的女人帮他包扎,他会对那个女人说很多话,会对着那个女人笑,而她,连看他一眼都不可以。

这么多年,她只能站在他身后仰慕着他,他的冷漠使得他平时连句话都不会多说,今天是她见过的他说话最多的一天,而且,他还笑了,她从没见过他笑,那笑容如莲花般在他冷漠的脸上徐徐绽开。

她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那笑容,当时只是呆呆的看着,差点从房梁上掉下来。

一个人真的可以做这么大的改变?可她离开他也不过半年而已,还是他只对那个女人特别,对她一如既往的冷漠?

“你不怕她出去后把你的事告诉皇上吗?”她深吸一口气,说出了心里的担忧。

他原本淡漠的神色在听了她的话后瞬间变得森冷:“如果她敢,我会第一个杀了她!”

她神色一凛,这才像是原来的他,无情,冷厉。

可是,亡羊补牢的事,以前他从不会允许发生。

“我的伤无碍,德妃娘娘若是无事就请回吧。”他冷漠的下了逐客令,而且他称她为“德妃娘娘”。

她身体不自觉的轻颤了一下,咬着牙道:“属下告退。”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夺门而出,她真怕眼泪下一刻就会掉下来,她不想让他看见,因为楼主曾说过,惊凤楼的人有了感情,那就离死期不远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只是一瞬,便终生着魔(十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