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77章: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四)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77章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四)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的话让夏景澜一怔,“谢谢”?什么意思?哈……莫不是被她气疯了吧?

虽疑惑,但一想到自己的正事还没有办,便又开口叫住了他:“哎,某人,你不会就这样走了吧?”

她瞬间垮下了脸。

“你……”他回过身,想问她有什么事,刚说出个“你”字,便想起自己今天被她恶整的原因,遂又抬腿走回她的房间。

他不想拒绝她,但心里还是有着担忧,抬头看了看刚暗下来的夜空,只希望楼主来的不会太早。

“嗯?这么听话?这可不像你哎!”某人纯属得了便宜还卖乖。

“少废话。”他又恢复了以往的简洁和恶劣。

“哼!神气什么?等有天老娘也学会了武功,看我怎么收拾你吧。”她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嘟哝着。

饶是耳聪目明的他也没听清,随口追问道:“你说什么?”

“我……我说着屋子里太闷了,不如我们去水榭吧,反正那里几个角上都有烛火,看得清的。”她赶紧换了笑脸瞎掰道。

他没再说什么,和她一起朝水榭走去,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这女人刚才八成是在骂他吧?

也是,连皇上都敢骂,骂他又有何不敢?

想着她那嚣张跋扈的样,他忍不住沉声一笑。

楼主说的对,他变了,有了人类该有的感情,变得会生气会欢喜,至少变得爱笑了,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就像现在,心里涨得满满的,一种无法言喻的奇妙感觉。

夏景澜已经坐在了桌边,听见他的笑声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笑什么?像打了鸡血似的!”

“没什么,”他掩饰的轻咳一声:“不是说玩牌吗?赶紧开始吧。”

打了鸡血?他不懂何意,但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话,与她一起,她说的最多的就是骂人的话,这样粗话连篇的女儿是谁家养成的?他曾问过她,但她说她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莫非是仙姑?开玩笑哦!

先不说他这个杀手不相信鬼神,即使真的有仙人,又岂会有她这样没品的仙人?

听他这么说,夏景澜也来了兴致,立马着手教他认牌。

话说这杀手堂堂主的身份可真不是盖的,不出一炷香的功夫,他便能熟练的记下了每一张牌以及几种简单的纸牌玩法。

夏景澜自是不服,便叫来了小翠,三人开始斗地主。

开始几把,小翠和莫迟夜对这规则都还不能熟练掌握,毋庸置疑的都是夏景澜赢,但慢慢的,莫迟夜便压下了夏景澜,几乎每次都是第一个出完手里的牌。

夏景澜抓狂了,怒瞪着他:“你说,以前你是不是玩过这东西?”没道理啊。

“娘娘,奴才是今天第一次接触这东西。”莫迟夜无奈的向她解释道。

“那为什么每次都是你赢?”

“因为你太笨了呗。”当然,他是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的,因为现在的夏景澜就好比一根爆竹,而这句话就是火引,点爆了她,倒霉的又是自己,所以他只是摊了摊手,表示自己的无辜,什么都没再说。

“再来再来,我就不信这个邪!”夏景澜暴躁的抓起牌洗了起来。

小翠自是不敢说什么,莫迟夜却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二更天了,楼主应该快来了吧?

遂开口道:“娘娘,时辰不早了,您该休息了。”

“早得很呐……”她也看了看天色,又顿了顿,平静了神色:“你有事做?”

话刚问出口她就后悔了,他要做什么会提前告诉她?该不会是去刺杀凌风华吧?想到这里,她亦觉得烦躁起来,没了继续玩的兴致。

胡乱的挥了挥手:“小翠你先下去休息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娘娘,奴婢还要伺候您就寝呢。”小翠站起来恭敬地说道。

“我说不用了。”她微微提高了声音,不耐烦的道。

“是,奴婢告退。”小翠被骂的那叫一个莫名其妙。

“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好好地吗?”见她如此,小翠下去之后,莫迟夜忍不住开口。

“没有,没……没什么,你是不是……是不是……”她神色复杂,吞吞吐吐的也不知当问不当问。

莫迟夜却眯眸一笑,替她说出了接下来的话:“是不是去刺杀皇上?”

夏景澜一惊,也不再掩藏,看着他认真的问道:“是不是?”

“不是,是另有事情,”他好心的向她解释了一句,又淡淡的道:“天色不早了,你早些休息。”

见他的样子也不像撒谎,她也不好再问什么,点了点头,站起身准备回去。

可是这一站起身,原本被坐在对面的莫迟夜挡住的视线也开阔了,一袭白影赫然立在他身后的不远处,一张面容绝色倾城,如墨的发丝只在发尾处用一根丝带拢住,更衬得他慵懒高贵。

他一袭宽广的白衣,静静的立在那里,如突然降临的谪仙,出尘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安一川。

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

见到他,夏景澜心里生出丝莫名的喜悦,但更多的还是疑惑和惊恐,莫不是他和莫迟夜……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脚跟却绊在了石凳上,一屁·股又坐回了凳子上。

见她直直的盯着他的身后,莫迟夜蓦地站起来转身,果然,是楼主来了。

蹙了眉,他快步走过去,既然楼主对她不掩饰,他也不再隐瞒,单膝跪地:“属下参见楼主。”

“起来吧。”依旧淡漠的声音,安一川眼睛却是看向了夏景澜的方向。

见他走了过来,夏景澜垂眸低低的轻笑了一声,她早该想到吧,像莫迟夜这样卓绝的下属,也只有这个传奇般的男人能驾驭的了。

“想不到你们已经坦白到这种地步了。”他淡淡瞟了一眼站在身后的莫迟夜,玩味的说道。

“属下该死,请楼主降罪。”后者立即跪下请罪道。

“何罪之有?你也不过是想得到她的信任,好伺机完成任务罢了。”

看得出莫迟夜对她是认真的,并非只是为了完成任务,不知为何,他们在一起的亲密让他觉得刺眼,所以当下挑拨离间起来,不过他才不会承认自己这是在挑拨离间,只是这女人知道了这事,为了保密,他是在找理由让莫迟夜杀了她,就是这样,没错。

听了他的话,夏景澜当即脸色一白,看向了跪在地上一直低着头的莫迟夜,她以前也这样想过,却被心里那股渴望温情的欲·望压下了,故意忽略他进宫的目的,她宁愿相信他是真心拿她当朋友的。

可现在这个问题又被人赤果果的挑了出来,她再怎么自欺欺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