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84章: 坐看云起时(一)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84章 坐看云起时(一)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看着桌上还算丰盛的早点,夏景澜突然没了胃口,呆呆的坐在桌边,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半响,才想起身后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竹香,你的家乡在哪里?”她没回头,语气轻飘的来了这么一句。

竹香被问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乖乖的答道:“回娘娘,奴婢的家乡在青州。”

“哦,那你为何要进宫做宫女啊?”听不出任何情绪,完全像是两个熟悉的人在闲聊。

“回娘娘,奴婢家里穷,养不起姐妹四个……”竹香的声音微顿,带了丝艰涩和哽咽:“奴婢的娘亲没办法,才把奴婢送进宫的。”

“原来同是可怜人啊。”夏景澜转过身,定定的而看着竹香,眼光明亮如水:“我也是被自己的父亲所逼迫,送来这里和亲。”

竹香本在悲伤,此时却一惊:“娘娘金枝玉叶,奴婢怎可相比。”

“金枝玉叶怎么了?”夏景澜尽量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诚恳些:“同样是人,有思想有喜怒哀乐。”

“娘娘……”竹香蓦地抬起头,眸里闪烁着不可思议。

“快过来坐下吧,遇见一个体己人不容易。”夏景澜温声说道,还主动拉上了柱香的手,把她拉到了旁边的座位上。

“娘娘,不可以……”

“没事,坐吧,”夏景澜按下她,笑眯眯的装成个大尾巴狼:“你也知道,我被关了这么久,身边也没个可以说话的人。”

“是。”竹香坐在凳子上,垂着头红了眼眶,她进宫半年,开始在浣衣局当差,整日做苦力不说,由于是新来的,经常被其他宫女欺负打骂,即使现在调进了御膳房,也没有一个要好的朋友,而今却被一位娘娘善待,让单纯的她着实感动。

“小丫头,哭什么,让别人瞧见了还以为我欺负你呢。”夏景澜嗔道,心里不由一酸,虽然只是想利用她知道外面的情况,可看她这样,一定没少吃苦受欺负吧。

“娘娘,奴婢……”

“行了,”夏大尾巴狼打断她的惶恐,这么半天可不能白费了,“我知道,唉……我们都是苦命的人啊。”

“娘娘,皇上那么宠您,您怎么说自己苦命呢?虽然您现在暂时被关起来了,但奴婢相信等您出去了,皇上一定会再对您好的。”竹香认真的安慰起了夏景澜。

夏景澜却自嘲的哼了哼:“你觉得我还会有机会出去吗?疼宠我会带兵攻打我的家乡吗?”

竹香怔了怔,小心翼翼的开口:“娘娘,您知道?”

“是……”夏景澜叹了口气,装深沉。

“只是听别人议论起,具体的不太清楚,你可以告诉我吗?”

“娘娘,奴婢只是御膳房的宫女,具体的也不清楚。”竹香神色微闪,很显然没说实话。

“我只是关心皇上而已,也更想知道家乡的战况,说不定我就再也没有家乡了,唉……算了,也不为难你了。”夏景澜神色哀戚幽怨的说道。

“娘娘,皇上吩咐过,不得私自议论此事,否则宫规处置。”竹香一脸的为难。

夏景澜却是一喜,有了松动的迹象,继续当大尾巴狼装可怜:“你看我想在被禁在这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跟谁议论去啊,不然也不会留下你了,也不知道我今生还有没有机会走出这里呢……”

“娘娘,您、您别这么说,”竹香急切的劝道:“您这么善良,一定会有好报的,皇上不是也没接受大臣们的建议,杀了您……”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竹香惊恐的捂住了嘴巴,但已来不及了。

“什么……”夏大尾巴狼故作惊恐的睁大了眼睛。心里却冷笑,呵……果然。

竹香平静下来,思量了一会,忽然一咬牙,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哦,不!是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模样谨慎问道:“娘娘,奴婢告诉您,您可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啊,不然奴婢就惨了。”

“嗯嗯,放心吧,我发誓!”大尾巴狼已经迫不及待了。

竹香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小心谨慎的道:“奴婢听别人偷偷地议论,说皇上其实早就做好了攻打商国的准备,令人在商国大量收购粮食,造成商国粮食紧张,甚至有的地方都出现了饥荒,经济萧条,迫使商国不得不在兵荒马乱的情况下发兵攻打我们百澜,然后又收了荒·淫·好·色的阮将军的兵权,任命善战的原德逸将军为统帅,西征抵御外敌。”

闻言,夏景澜不禁暗自叫好,真是好计谋,即为灭商国找了理由,又不会耗费太多实力,忍不住追问道:“那现在怎样了?”

“奴婢听说原将军刚到边境,就打了胜仗,一举拿下商国五座城池。”竹香说着也忍不住自豪。

夏景澜默了默,虽然跟她没啥关系,但好歹也是个挂名公主啊,所以大尾巴狼象征性的默哀了三分钟。

就在竹香想要安慰她时,却被她抢了先:“你刚才说皇上不准议论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大臣们要杀我?”

那几个宫女那样明目张胆的说,大概是背后有人不怕宫规处置吧,要么就是受人指使。

“奴婢也不知,总之皇上下令任何人不准议论此事,”竹香神色变得怪怪的,小心翼翼的继续说:“至于……大臣要杀您是因为战事一开始,宫中便纷纷传闻,说娘娘您是商国的奸细,被派来迷惑皇上,盗取国家机密的,所以许多大臣一致上书,奏请皇上杀了您,振军心,……祭军旗。”

竹香小心翼翼的瞟了夏景澜一眼,见她神色如常,又赶紧补充道:“不过娘娘放心,这都被皇上压下了,现在战事已开始,想必这事也会不了了之。”

“嗯,我没……”

“娘娘,您用完早膳了吗?奴婢进去收拾桌子。”夏景澜还没说完,外面便传来小香焦灼的询问。

夏景澜赶紧匆匆扒了两口饭,又把一个羊脂玉镯戴在了竹香手上,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和别人说,你家境不好,留着贴补一下吧。”

竹香慌忙想退下,却被夏景澜止住了,待一切整理好后,才唤了小翠小香进来。

两人带来丫鬟进来,边收拾东西边暗自观察着夏景澜和竹香的神色,见没甚异常,也松了口气。

竹香走后,夏景澜也出了花厅。

扯出一丝冷笑,攻打她的国家,还要杀她镇军心,祭军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唯独她被蒙在鼓里不知今夕何夕,还在疑惑着别人笑什么?

这就是皇家的疼宠。

……本章完结,下一章“ 坐看云起时(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