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92章: 他的女孩(二)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92章 他的女孩(二)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啊——”夏某某仰天长长的哀嚎了一嗓子。

恰好冷宫外有个宫婢路过,被这凄厉的叫声吓破了胆,再加上天虽然没黑透,却也是暗了下来,更是吓得连手里的宫灯都掉在了地上,也再顾不得什么宫规了,转身就惊恐的大叫着跑了。

自此,皇宫里就一直流传着冷宫住着女鬼的流言。

而此时独自受伤着的夏景澜只是不知道她这一嗓子带来的后果,世界上最悲惨的事时什么?那就是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别人吃干抹净了。

如果说还有比这更悲惨的事,那就是连那个把自己吃干抹净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夏景澜无力的躺回到床上,努力的回忆着昏迷前的那一幕,一个白色身影进来了,然后一剑杀了皇后带来的那是个人,她当时那个激动啊,只顾着盯着那把可以将自己救出水火的剑看了,完全忽略了持剑的人。~~o(>_<)o~~

她越想越生气!竟敢趁她昏迷的时候占她便宜,穿白衣服的是吧?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否则……如果是个美男,那就赖着他负责吧,或者再把便宜占回来……囧……如果是个丑八怪,那就别怪她让这皇宫多一个太监!(╰_╯)#

夏景澜躺回床上,郁闷的想要杀人,不过现在做什么都无济于事了,她看了看天色,弯月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天上,体内的毒又要发作了吧,最后一次。

也是她活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夜。

忽然,她好像听到远处有人喊着“着火啦”?

虽然知道好奇害死猫,也知道她现在这个境况也都是当初的好奇心害的,但她还是忍不住撑着酸痛的身子下了床,想看看烧的是哪座宫殿,如果是凤先殿,她也就死而瞑目了。

屋子里很黑,没有灯,她摸索着朝窗边走去,刚走了几步却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她一个不稳,趴倒在了地上。

可是这地却是软软的,还带着浓烈的血腥味,吓得她一哆嗦,赶紧狼狈的爬起来后退了几步,借着微微的月光,可以看到地上的“东西”是个人的形状。

是了,她怎么给忘了,这屋里应该还躺着十具无头尸体呢,那白衣人总不至于杀了人之后还负责把尸体带走吧。

她居然伴着十具尸体在这里睡了这么久,以前在电视上见过这样血腥恐怖的画面,但那毕竟是假的,和现实是有差距的,她不敢想象这血流成河的画面有多恐怖,转身踉跄着朝门口跑去。

外面呼喊救火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早已没了好奇心,只想赶紧逃离这里。

她快要疯掉了,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这么变态!

拉开门,刚跑出去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她以为又是原来看守她的黑衣人,当下边胡乱的挥舞着手臂后退边惊恐的叫喊着:“别过来……别过来……不要杀我。”

她已经频临崩溃的边缘了。

那人也当真没有追过来,夏景澜后退着直到身子撞到了身后的墙,她无力的顺着墙缓缓的滑下,额头抵在了双膝上。

即使这里没人看守又怎样,她能逃出这里,也逃不过今晚的死期。

她有些绝望的想着,忽然感觉到一只手覆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今天刚被人糊里糊涂的吃了豆腐,现在又要死了,她心里的委屈和悲愤顿时化为了怒气,伸手使劲拍开了那只手,愤怒的抬起头——

“……呃,你……你怎么在这里?”看着安一川那张清秀绝美的脸,夏景澜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了?”他甚是关切的问了一句。

夏景澜却很不给面子的皱了皱眉,习惯了他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一时难以接受他关切的眼神。

见她不说话,安一川直接拉过她的手,探向了她的脉搏,半响,才说道:“你知道自己中的什么毒吗?”

“不是腐骨蚀心丸吗?……你也懂医术?”夏景澜惊讶道。

“久病成医。”安一川又恢复了淡然的摸样,从怀里取出一个白色瓷瓶:“吃下去。”

“这是什么?”又是一颗黑色的药丸,夏景澜戒备的问道。

“解药,快点,等到最后一次毒发了就来不及了。”安一川的眼神凌厉的扫向她。

不知是被他的话吓到了,还是被他的眼神吓到了,反正夏景澜拿起那颗药丸就吞了下去,结果卡在嗓子里——下不去了。

“咳……咳咳咳……”她顿时憋红了脸,不住的咳嗽着。

一旁的安一川看了好一会,才伸出他尊贵的纤纤玉手,在夏景澜身上戳了几处穴道。

可某个白眼狼舒服之后却是对着救自己的人翻了个白眼:“早点出手不行吗?非得让我这么难受!”

“唔,那会我以为你不需要我的帮助呢。”安大恩人云淡风轻的说道。

……

“可以走呢吗?”见她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了,安一川好心情的问道。

“走?”突然的话题转化,让夏景澜有一瞬的茫然:“嗯嗯,走吧。”

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她欢快的站起身,这时才发现西方被大火映红了半边天。

“那是哪里着火了?”她的好奇心又蠢蠢欲动了。

“宁和宫。”

“什么?”夏景澜忍不住鬼叫一声:“怎么会是那里?”

“嗯,我放的火。”安一川淡淡的瞟了一眼那个方向,又淡淡的说道。

那语气好事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

“你、你、你……为什么?!”夏景澜悲愤的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袖,她的东西还在里面好伐,她还指望那些钱财跑路呢,还有她那把本时空仅此一把的吉他。

而安一川仿佛没什么事一般,拯救出自己的袖子,缓步走到了墙下的一片阴影处,拿了个黑色的东西又走了回来,悠悠的开口:“你是在担心这个吗?”

夏景澜张大了嘴巴,随即欣喜的接过吉他,在脸颊上蹭了蹭,摆出一副狗腿的笑容:“是~~嘿嘿……”

“对了,你为什么要放火烧了宁和宫啊?”她实在不解。

“你不是一直想出宫吗?要走就断的干干净净,不然还是会被找回来的。”安一川好心的解释道。

“你该不会……把冒充我的那个人给烧死在里面了吧?”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难道不应该?!”安一川挑眉,声音里是毋庸置疑的沉冷。

“……呃……应该。”和皇后一伙的,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人吧,“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凌风华要杀你就不会让人易容顶替你了,很显然这是后宫女人做的,而这偌大的皇宫里想藏个人又不被发现,最好的地方不就是这无人问津的冷宫可靠些吗?”安一川隐忍着给她分析道,一副看着白痴的摸样。

“@#¥&×&&……”夏景澜撇嘴,学着他的语气嘟哝了两声,拉起他的胳膊:“好啦好啦,走吧。”

安一川彻底的无语了,想不管她吧又做不到,这时,他真想学着她平时的样子,不雅的朝天翻个白眼。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的女孩(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