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97章: 他不是你的谁(二)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97章 他不是你的谁(二)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兴许是被她的清冷所感染,夏景澜亦淡然道:“没什么,路过这里,听到声音了就进来看了看。”

女子没再搭话,静静的走下了木质楼梯,旁若无人般,重新站在了那把刚成型的长剑旁,伸出纤细的手指,握住剑柄,放入了熊熊的炼器炉里。

周围静极了,炼器炉里偶尔发出“噼啪”的声响也听得一清二楚。

夏景澜细细的打量着那个静的如同一座永恒的雕像般的女子,一身青紫色的衣衫,束腰窄袖,长长的裙摆上用银线勾勒着看不出是什么花的花朵,墨染般的长发披散在身后,两侧的却是高高束起,在头顶挽了髻,用紫色的绸花固定住,巴掌大的小脸清冷秀丽,蹙起眉认真的看着炉中煅烧着的长剑。

整个人看起来精致玲珑,风姿卓约。

夏景澜不明白,这样一个小巧的妙龄女子不是应该养在深闺里整天面对着针织女红么?那双纤细的手怎拿得起那沉重的铁锤?

“这些兵器都是你铸造的?”她环顾四周各式各样的兵器,声音里犹带着不可思议。

“是。”女子头也没抬,用钳子夹起炉里烧红的剑身,放在面前的铁架子上,一手执起一旁的小锤,轻轻的敲击剑身,时不时的会拿起来看看形状,然后放回原处继续敲打。

夏景澜走至一个兵器架旁,被一把不足巴掌长的匕首吸引了目光,银色的刀鞘和刀柄,镂刻着繁复的花纹,古朴精美,拿在手里重量却极轻,她轻轻的拔了出来,银色的光亮刺得她眯起了眼,这刀身竟是极薄,刀刃处闪着寒光,夏景澜拔下一根头发往刀刃上吹去,头发在触上刀刃的那一刻,无声无息的断了开来,分落向两侧。

好锋利的匕首。

她把匕首放回了原处,又接连试了几把刀剑,依然是发丝触碰即断,毫无阻碍。

“你每天都在这里铸剑吗?”夏景澜看向她的眼里多了几分钦慕,好精到的技术。

这次,女子抬头瞥了他一眼,清冷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你不是惊凤楼的人?”

“呃……我也不知道算不算。”她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回答。

女子将手里的长剑再次放进了炼器炉里煅烧,对于他的答案,皱起了眉头。

“我被楼主所救,刚到这里没几天,不过,估计今天下午我又要走了。”夏景澜苦涩一笑:“我叫夏景澜,你呢?”

“惊凤楼铸剑师秦清浅。”女子淡淡答道。

“清浅?真是好听的名字。”夏景澜走近她,看着她的眼睛真诚的说道:“铸造的兵器也是一流的好。”

“谢谢。”秦清浅的语气依旧淡然,没什么情绪。

“这里就只有你一个人?”夏景澜打量着四周:“你加入惊凤楼多久了?”

“惊凤楼的铸剑师只有我一个,我来这里已经四年了。”

“这么久?都说江湖险恶,我看你娇小柔弱,为何要加入惊凤楼?”夏景澜忍不住疑惑,问道。

秦清浅垂下了眼眸,看不清情绪,半响才平静的说道:“也是被楼主所救,无家可归,便留在了这里。”

“唔,原来一样啊,我也无家可归。”夏景澜轻叹一声,转眸看向外面荒凉的景色,心头涌上一股难以言喻的悲凉。

“你不是下午就要离开了吗?”秦清浅难得好奇,追问了一句,两个人境遇相似,便悄悄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夏景澜收回心思,淡淡一笑:“离开,是因为我要被送到妓·院做舞姬。”

秦清浅蓦地凝眉,有些不敢置信,随后又恢复平静,了然道:“有任务在身?”

“是,你怎知道?”

“呵……楼主身边不会收留对他无用的人。”秦清浅淡淡的笑了,却是自嘲的笑,只有那样冷情睿智的人才有能力统一整个武林吧。

夏景澜一凛,当初就觉得安一川的性格和萧忆情很像,随着越来越深入的接触,果然是很像的,甚至连说的话做的事都这么相似。

她自嘲一笑,回想着书里的人物,那她会是他身边的谁?应该是堕入青楼的紫陌吧?

也许不是,至少紫陌还是四大护法之一呢,而安一川已经有四个堂的堂主了——霜华堂堂主颜无痕,霜华堂是楼中与外界打交道的代表;凝风堂专司收集外界消息,堂主碧月;无色堂专司毒药的炼制,堂主郁梅开;剩下的就是专四暗杀的留月堂了,堂主莫迟夜,留月堂也会接外接的生意,只是谁也不知道留月堂是惊凤楼的一部分罢了。

她什么本事也没有,顶多利用完这一次就被弃了吧。

夏景澜啊夏景澜,万万不可再轻易的对谁付出感情啊,不然你就真的卑微到尘土里了。

“你怎么了?”看着她似哭似笑的样子,秦清浅淡声问道。

“没什么,我见你这里这么冷清,你不寂寞吗?”夏景澜勉强的笑了笑,扯开了话题。

“寂寞?惊凤楼里有几个人不寂寞?”秦清浅不知不觉间与她聊了起来:“就算是楼主,也不例外吧。”

夏景澜一怔,她怎么没看出来安一川寂寞啊,反而是每天享受自在的很。

“对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要去楼主的主院该怎么走?我出来的时候匆忙,一时迷了路才来到这里的。”夏景澜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沿着这条小路一直往前走,经过小湖后往右转就到了。”秦清浅指了指门前的小路说道。

“嗯,谢谢,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准备准备了,”夏景澜看着望不见尽头的小路轻叹一声,又回头笑道:“若……我还有机会回来,再来这找你可好?”过惯了吵闹,她忽然很喜欢这里的静怡。

“好,”清冷的女子也露出一抹笑,如湖面轻轻荡开的涟漪。

一个看似无心的承诺,让两人的心里有了各自的期待,惺惺相惜也许就源于此刻吧,正因此,也有了后来那淡淡的遗憾。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不是你的谁(四)(3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