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三生情缠,歩尘香 [目录] > 第98章: 他不是你的谁(四)(3000)

《三生情缠,歩尘香》

第98章 他不是你的谁(四)(3000)

花渡安然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暮色降临,林立的商铺相继关门,白日繁华的大街变得肃清,而烟花柳巷却是华灯初上,勾·栏妓·馆莺声燕语,热闹非凡。

沉香楼是越州城最大的青楼,服务周到,档次也高,所以来这里的都是一些有声望的人士,不是达官贵人就是商贾名流,或者在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夏景澜安坐在精致的梳妆台前,云姐亲自来给她上装,本来想给她梳个精致华丽的发髻,却被夏景澜拆开了,看着镜中云姐不解的眼神,夏景澜轻笑:“简单点就行,太繁琐反而会失了韵味。”

云姐虽然仍是不解,但还是按夏景澜的要求做了,只是随意的挽了个发髻,想要戴进发里的金簪又被夏景澜制止了:“云姐,这沉香楼现在可有蔷薇什么的?只要是红色的大朵的花就好。”

“蔷薇没有,牡丹可以吗?也是红色的,”云姐云里雾里的问道,楼主吩咐过,无论这姑娘有什么要求都要做到。

“行,快点拿过来。”夏景澜欣喜,没想到这都深秋了还真有开于春季的花。

云姐应了一声就出去了,夏景澜摘下面具,拿起眉笔,轻轻的描画起眉眼,微凉的笔尖轻轻掠过,在眼睑的地方微微上挑,本就迷人清澈的桃花眼此时带了些魅惑,细长的睫毛微微卷翘,真如一只蝴蝶停落,为漂亮的媚眼添了些许轻灵,轻轻一眨,分外撩人,波光潋滟,却又带着丝澄澈无暇。

夏景澜拿起红色的面纱覆上,只露出一双惑人的媚眼和眉间妩媚的朱砂。

云姐推门进来,只见一个妖媚的女子站在能照出全身的铜镜前,艳红色的抹胸,露出如玉的肩膀和纤柔的腰肢,艳红色的长裤下口用金丝带束紧,露出小巧的莲足,女子正低头往她晶莹圆润的脚趾上涂着丹寇。

“云姐,发什么愣啊,快过来。”夏景澜涂好脚趾甲后,看到云姐手里端着一盆牡丹花站在门口发呆。

“你……”看到她那双撩人的媚眼后,云姐更是说不出话来了,差一点将手里自己视为珍宝的美人醉牡丹给掉在地上,半响,才回过神:“你是……夏姑娘?”

夏景澜翻个白眼:“还能是谁?”不过那双美目翻起白眼完全没了平时的不雅,反而像是在抛媚眼。

“这花真漂亮。”见云姐还是有些愣愣的反应不过来,夏景澜只好走过去接过了她手里的花。

“这牡丹叫做美人醉,很难养活,所以千金难求。”云姐终于活了过来,面带骄傲的解释。

“这样?没有别的了?我需要一朵红花,别的也可以。”夏景澜为难的道。

“楼里只有这盆美人醉是红色的,”云姐也犯难的说道,迟疑了半响,最后忍着心疼咬牙道:“若……若实在需要……那就摘一朵吧。”

大厅里鼓乐丝竹声声悦耳,夏景澜站在二楼的走廊,掩在漆柱后,扫了一眼下面的大厅,舞台周围的雅座里都坐了人,其中就有安一川,一身白衣,半垂眼眸,闲闲的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一脸的淡漠衬得他与周围的吵杂和奢糜之气格格不入。

其他几个雅座里坐的人也都不凡的样子,但夏景澜不认得,不知道有没有安一川要等的人,还记得下午他在对面窗子里说:“今晚选我。”

什么选他?夏景澜到现在都不明白。

台上的女子一曲毕,台下立马发出一阵叫好声,幸好来这里的都是一些自认为是个人物的人,不然依他们那眼睛里流露出的猥亵的目光,还不得立马跑上去把那女子给吞入腹中啊。

夏景澜厌恶的皱了皱眉。

大厅里倏然暗了下来,四周廊柱上的灯都熄灭了,舞台上却被人摆上了几个燃烧着的火盆。

本来聒噪的大厅立马变得鸦雀无声,会武功的人暗中运气,握紧了自己的兵器,不会武功的几乎都带着家丁,同时戒备了起来。

“咚”,就在这紧张的气氛中,一声鼓声响了起来,众人不知什么名堂,依旧紧绷着神经。

“咚咚咚……”静逸片刻,几声鼓声再次响起,像是雨点伴着节奏落在干涸了很久的土地。

“咚咚咚……”紧接着,更密集的鼓声传出,不同于以往常见的声音沉闷的大鼓,这鼓的声音清脆欢快。

就在这欢快的鼓声中,一个一身红衣的少女踩着轻快的舞步踏上了燃着火盆的舞台,随着急促的鼓声和清脆的银铃声,舞动着如杨柳般柔软的腰肢。

众人紧绷的神经这才松弛下来,可是刚松下来又被舞台上的女子勾去了眼球,那是怎样一个妖媚的女子啊,火红的纱衣下是若隐若现的抹胸和长裤,露出一片柔软的腰肢和莹白的莲足,她随着急促的鼓声踩出妖娆妩媚的舞步,每一次扭动腰肢,都会带动腰间那用水晶和金铃串成的长长的流苏,金铃清脆悦耳,水晶流光溢彩灼人眼。

同样火红的面纱覆面,带着丝丝的神秘,但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却勾起人无限的遐想,顾盼间碧波荡漾,又似无数粉色的桃花漫天飞舞,娇媚妖娆,风情万种,呼应着耳际的发里别住的一支娇艳华贵的牡丹。

眉间那抹欲·滴的朱砂,此刻在一片妖娆里亦是妩媚到极致,可那份极致里似乎又带着份花开到荼靡的凄绝和怅然。

两种不协调的情绪,此刻汇集在一起却让人感觉不到半分的矛盾,反而是更想要将那女子呵护在手心里,深深的怜惜着。

她合着鼓声扭动着柔若无骨的腰肢,腰间的水晶流苏晃花了人们的眼睛,仿若一条美女蛇,在台上游来游去,又似一株黑暗中的曼珠沙华,晃动着绽放到极致的热烈。

台下的人都痴痴的看着,连手里的动作都忘了,喝茶的杯子落在了地上都不知道,倒水的水洒了一桌子,吃东西的嘴巴都忘了合上。

他们该用什么词来形容那抹身影呢?比妩媚更妩媚,比玲珑更玲珑,比美丽更美丽,比让人沉醉更沉醉的词是什么?

还有那双似泣似笑的眸子,只能叹一声:眸色多妖娆!

舞动着的夏景澜淡淡的扫一眼台下,面纱下的红唇勾了勾,用在现代都觉得火辣的肚皮舞来对方这群老色·鬼,真是便宜他们了!

不过当她带笑的眼眸扫过安一川的位置时,忍不住脚下一个凛冽,怪不得这么多火盆她都觉得冷呢,原来是有个冷面大神把眼神化作冰刀子冻她啊。

他整个人好似一个大冰块,嗖嗖的往外冒着冷气,眼神深邃凌厉的看着她,没半分被她的舞吸引的样子,甚至她还能感受到他冰冷的外表似乎和以前冷下脸时有些不同,嗯,怎么说呢?他好像在……生气?

可是为什么生气呢?他让她去当舞·姬,她就尽职尽责的把舞跳好,他为什么还不高兴?

随着最后一声鼓声的余音消散,那抹舞动着的红色身影也戛然而止,如一朵绽放到极致后枯萎了的曼殊莎华般,委顿于地。

让人看了不免生出丝悲凉。

只是台下的人仍旧沉浸在不可自拔的沉醉中,好似没人注意到舞已经完毕,直到所有的灯再次被点亮,寂静的大厅才爆发出如雷动般的欢呼叫好声。

只是这一次里没有了猥亵的眼神,那般美丽妩媚到凄绝的女子,多想一下都是亵渎。

这时,云姐适时的走了上来,眼带笑意:“这位是我们沉香楼新来的舞·姬,名唤如尘,各位公子老爷们,你们觉得如尘姑娘跳的好不好?”

“好!”台下爆发出一致的呼声,而且纷纷至身上收罗出自己最名贵的东西,呈在了丫鬟端过来的托盘中。

云姐凑在夏景澜耳边说道:“他们这时在打赏你,你可以根据他们的打赏由他们中选出你想接待的人,当然,也可以拒绝所有人,这不强制。”

夏景澜了然的点点头,这和小说里写的青·楼里的规矩差不多,也明白了安一川下午时那句话的意思,他让她今晚接待他?

不由看了一眼那个大冰块的方向,大冰块虽然敛起了一身的寒气,但脸色依然很臭,他让人呈上来的是一个血玉镯子,鲜红的颜色,倒是和她的衣服搭配。

夏景澜又瞅了瞅其他人呈上来的东西,似乎都没他的值钱,按理说,舞·姬卖身青·楼就是为了糊口和挣钱,自然是选最值钱的,何况还有他先前的交代,都应该选他的才是,可是看那冰块的脸色,她不太敢确定如果选了他会不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但如果忤逆了他的意思,自己很有可能会升级至生不如死的境界。

权量了一番,夏景澜终于还是伸出两根手指,懊丧着脸,夹起了那只玉镯。

台下不免一阵唏嘘,但也没办法,谁让人家的打赏比自己的好,而且还长了一副好皮相。

夏景澜穿过奢华的走了回到了后院自己的小楼,刚上楼迈进门,还没来得及揉揉自己酸软的腰际,就被人掐住了下巴抵在了身后的门上。

————————————

抱歉,前两天有事,断更了,安然会尽量补回来的。在此,群么一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不是你的谁(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