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异界无上道尊 [目录] > 第70章: 意外到手的药材

《异界无上道尊》

第70章 意外到手的药材

吹雪剑神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龙腾风利用呼延蛟惊走了霸王鳄之后,便开始寻思着怎么帮这老蛟一把,达成这让拓拔瑞瑞代替自己继承其主人传承的愿望,显然这老蛟也算是看出来了龙腾风根本就志不在其主人的传承上,与其让他把主人的传承糟蹋下去,倒不如就此逮住这大好的极阴之体,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在来啊”,这老蛟倒也是见机得快。

天蛟神君本身修的是一种比较奇特的功法——天阴神功,体质越寒者,修炼此法成就越大,特别是像拓拔瑞瑞这样的极阴之体,更是万年难得一遇,以此体修炼天阴神功,已经不能用事半功倍来形容了,简直就是蝙蝠坐火箭,速度飞上天了。

要了解极阴之体是怎么回事,还得说一下这修者的体质的区分问题。修炼者体质一般有金、木、水、火、土五种较常见的属性,此外还有风属性、空间属性、雷电属性等,不过后两种属性均都比较逆天,出现的机会不大。

如果说修炼者身体中木属性压过其余属性,以木属性居多,那么此人便是木属性身体,适合修炼木属性的功法,如果是水属性的身体,当然是更适合修炼水、冰系列的功法,五系各有千秋,不能说哪一种体质就最好。

而冰系体质则是由水属性体质变异而来,是比较难得的一种属性,极冰之体,更是万看难得一见,其体内完全的只是冰寒属性,其余属性如火、土、风等属性完全没有,这种极纯的体质往往只能修炼一种属性的功法,但却很容易的将此系功法练至大成。

龙腾风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他已经有一个比较完善的计划了。这六人这时还被龙腾风刚才的表现给惊呆的还没有恢复过来,都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特别是那叫拓拔云雪的,更是满眼小星星,就差流口水下来了,盯着龙腾风的俊脸花痴的道:“帅呆了,公主,我终于找到了,这就是我心目中的白马。。。呃。。青马王子啊!”那拓拔云雪看了一眼青火,以为是一匹马类魔兽,不由得把到口的白马变成了青马。

龙腾风与青火额头浮现出一条黑线,这都啥眼光啊,把獬豸看成青马,估计有史以来,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了。

拓拔瑞瑞如星辰般的双目中,也是异彩连连,盯着龙腾风看了一会,脸上一红,低下头去,不一会,又抬起头,再看一会,俏脸在这反复之中,越来越红,也不知其内心中到底在想着什么。

那一对兄弟和矮人战士更是眼中露出狂热的色彩,如此强者居然被他们碰到了,而且还出手救了他们一次,在他们以强者为尊的概念中,早已把他尊为高不可攀的神仙之流的存在了。刚才那几声下巴脱臼的声音,就是来源于他们了。

这时,龙腾风想起刚才他们说起过,似乎扫荡了这群魔兽所看守的一些天材天宝,龙腾风抱着万一的心理,问那矮人战士道:“这位勇士,请问你刚才说你们得了不少的宝贝,不知道有没有这几种药材啊?”龙腾风把炼制造化丹所缺少的药材详细的向他们描述了一遍,心想就算是没有,也希翼能在他们的身上找到一些线索。

那矮人听到龙腾风叫他勇士,激动的话都说不清楚了:“这位前辈,请叫我大熊就好,您刚才说的那些药材,我们确实。。。”

“这位公子,多谢你为我们带来了好运,你一来,那些魔兽就跑了,我不知是什么原因让它们不战而退,但我可以肯定,这一切一定是与你没有任何关系的,你刚才身上并没有任何的魔法或者是斗气的波动,你见大家都相信你,就想把功劳揽在自己的身上,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过我,你就是想要骗取我们宝物的一个骗子!”就在那矮人想要告知龙腾风线索的时候,忽然,一个充满了嫉妒的、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了。

不得不说这木梵子的眼光和判断倒是挺毒的,一下就看出了这一切其实并不是龙腾风自身造成的,但要说跟他没关系,这明显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明显就是其嫉妒之心在做怪,在拓拔瑞瑞不断的看向他的时候,这木梵子的眼色就不断的失色,显然是那公主的暗恋者,忍受不了心上人看向别的男人那异样的眼神,才跳了出来。

龙腾风正要在那大熊的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却被这“没饭吃”给搅黄了,心中那个气愤啊,怒极反笑的道:“请问这位。。呃。。没饭吃公子,那么您认为,一定是您惊走了这些魔兽的对吗?”

“没饭吃?”那三位战士与两位美女先是一愣,继而都是会意的笑了起来,不过想到大家都是拍档,又不好意思笑得太明显,于是憋在那里,脸一下憋得通红通红的,那叫一个辛苦啊。后来那拓拔云雪实在是忍不住了,放声笑了出来,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直笑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啊,牧师袍下包裹着的身材,也随即若隐若现,看得龙腾风一阵心干口燥的,直咽口水。

那木梵子哪是龙腾风斗嘴的对手啊,听到自己的名字龙腾风的口中变成了“没饭吃”,他本就是一个心胸狭窄之人,精灵族那高贵、优雅的气质与他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这时听到龙腾风嘲笑,勃然大怒,然而龙腾风的问题,他却回答不上来,他能保下命来已经是不错的了,哪有那个能耐惊退霸王鳄啊,所以是有怒发不出,脸色一阵青来一阵白,最后憋出一句:“虽然不是我,但也一定不是你,你有什么资格做到这一点,我看你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实力的小废材而已。”

这木梵子是算死了龙腾风没有多大的实力,身上既没魔法波动又没斗气波动的,不正好是一个废材是什么?

哪知道龙腾风本不想与他计较的,他一句废材彻底的把龙腾风给激怒了。龙腾风本不想惹事,但这木梵子屡次触及他的底线,他决定要给这“没饭吃”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这也造成了木梵子这一辈子的悲哀。

“哦,那依没饭吃公子的意思,一定是三位勇敢的战士给惊退的了?”龙腾风向那三位战士看去,做足了好戏开场的前奏。

三人赶紧摇头,那兄弟二人更是直接否认道:“我们梁氏兄弟绝无此等本事!”

“那一定就是这位美丽的拓拔公主了?”拓拔瑞瑞见他看向自己,赶紧红着脸低下头。

“那么一定是这位可爱的牧师小姐了?”那拓拔云雪花痴般的看着龙腾风直笑,也是摇头否认。

“那这样看来,没饭吃公子刚才一定是谦虚了,既然所有的人都否认了,您也认定不是我,想来一定还是您神勇之气、王八之威一发,那魔兽就吓跑了!”

众人都对他知根知底的,知道他哪有那个本事啊,听出了龙腾风的讽刺之意,顿时都是一阵大笑。

木梵子这时终于算是看出来了,这龙腾风根本就是在赤*裸*裸的羞辱他啊!

龙腾风当然要赤*裸*裸的羞辱他,龙腾风本来从那大熊的脸上看出了一些端倪,自己需要的东西似乎有戏,也就懒得和他计较了,正想进一步引诱那大熊说出来,哪知却被此人无礼打断,不但不感激他的救命之恩,反而污蔑他为一个骗子,真是婶婶可以忍,叔叔不可以忍啊,所以龙腾风立时开始了最为直接的反击,你当众扫我的脸,我就当众打你的脸,打得你的头永世都无法在这些人面前起来。

那木梵子见到众人,尤其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拓拔瑞瑞也跟着笑话自己,脸上阴沉得似乎要滴出水、双目要喷出火来。

“凭什么?为什么我辛辛苦苦、不惜纡尊降贵的,放着精灵贵族的身份不要,跑去当拓拔公主的侍卫长,她何时对我如此欢颜笑脸过啊?为什么这不知来头的小废材一个,她却对其大有好感?看来,此人必要死,不杀他,不足以雪我今日之耻,不杀他,难以扭转拓拔公主对我的心思!”这一刻,这木梵子已经在心里判了龙腾风的死刑,一个极毒的对策在其心中形成。

“哦,废材公子看来是死活要把这功劳算到自己的头上啰,那你打算如何证明自己的实力呢?我倒是有个建议,只要你这废材敢接受我的挑战,并且打赢了我,我就承认你具有惊走那霸王鳄的实力,怎么,你不是自诩为高人吗,独力惊走一群五级巅峰的魔兽,多大的威风啊,难道还不敢接受我一个五级中阶的弓箭手的挑战?”木梵子到最后连公子两个字的称呼都省了,直呼龙腾风为废材,并且打定主意要致龙腾风于死地,所以趁着要龙腾风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向他挑战,然后在挑战的过程中,让他死于突然的意外!

不得不说,这木梵子果然也是一个人物,杀伐果断,连龙腾风都有些佩服他这一手了。

不过这一切也都是按照龙腾风想要的剧情发展,龙腾风还在寻思着怎么给他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呢,这厮就跳出来了,真是瞌睡遇到枕头、光脚遇到鞋子啊。

龙腾风眼睛邪邪的看向他,仿若看着一只死蛤蟆,找死找成这样的,还真是史上罕见啊,想到这里,他有脸上浮现出一个莫名的笑容,直把那拓拔云雪迷得星光乱冒。

“嗯。这个嘛,其实我这人是比较和谐的,这整天的打生打死,多不好啊,大家那么熟了,有伤和气嘛。”龙腾风本着利益最大化的原则,哪会那么轻易的满足那“没饭吃”找虐的愿望啊。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赖蛤蟆,明明是不敢应战,还找一些堂而皇之的可耻理由。你不敢应战也行,向我跪下,磕三个响头,并且从我跨下爬过,大叫三声“我是废材,我是骗子”,我就放你一马,如何?”这木梵子哪愿意放过龙腾风啊,继续把他往死里逼,只要是个人,都无法忍受这种耻辱,那时还不是任由自己捏圆搓扁?

见这“没饭吃”的计策是一套一套的,龙腾风更是有些佩服了,不过是佩服自己,因为他越这样,那么离自己设定的圈套,就更近了。

“唉,这个没饭吃公子如此看得起我,如果我不和公子友好的切磋一下,那么公子一定会郁闷终身的,这会让我这善良的心感到内疚的,不过我这个人比较的懒,如果随便哪个阿猫阿狗的都跑来找我挑战,我都要应战的话,那我岂不是累死?所以嘛,如果没饭吃公子拿出一些诚意出来,比如那啥。。宝物啥之类的,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赐你挑战的资格了。”龙腾风一口一个没饭吃的刺激他,最后更是无耻的直接暗示那木梵子,想挑战也行,得有个添头什么的呀,否则双方不是白忙乎吗。

木梵子也是被他给气的疯了头了,听出了龙腾风的弦外之音,不过他对自己有着极大的自信,于是毫不犹豫的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不就是几颗药材吗?只要你赢了我,你刚才打听的那几种药材,我全部都可以给你双份,它们现在就放在我的空间戒指里面,就怕你没有本事拿走!”这木梵子做为精灵族的贵族子弟,些许的天材地宝,还是有的,而且还只是炼制造化丹的药材而已,以精灵族的积累,简直太小儿科了。

“嗯”。龙腾风一听,眼睛寒光一闪,不过却马上收敛起来。“看来,这是一只肥羊啊,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淡定,要淡定,利益最大化,别忘了利益至上啊!”

“那啥,我说没饭吃啊,我说你也太那啥了,你以为凭一些没用的花花草草的,就把本公子打发了呀,这样吧,本公子近段时间正好缺一些炼器的材料,如果你能拿得出,我说不定心情一好,就答应你的挑战了。”不知何时,这双方交锋的节奏,已经完全的被龙腾风给掌握了,那木梵子没有任何反抗机会的,乖乖的落入龙腾风设定的圈套中,而且还要心甘情愿的被龙腾风狠狠的敲诈一番。

那拓拔公主也不说话,眼看着龙腾风谈笑风生的,不知不觉的就把木梵子戏弄于股掌之中,看向他的眼神更亮了。

“哈哈哈哈,好一只不知天地厚的赖蛤蟆”那木梵子这时已经被龙腾风气得处于疯狂的边缘,怒极反笑的道:“只要你能赢得了我,我这空间戒指中的所有药材,及炼器材料,你可以全部拿走,不过,要是你赢不了我,我要你付出生命的代价!”

“啊哈,这话爽,不过我这人对于白痴的话一向没啥信任度,据说精灵是信任自然女神的,如果你对着自然女神发一个誓,你输了的话,除了不能反悔之外,还不能借助本族的力量来报复我,那么我便赐予你挑战我的资格。”龙腾风倒也不傻,知道以目前自己的实力,也不大敢真的就把这精灵给灭了,能有空间戒指这宝贝的精灵,其背后必定有着不小的势力,为了不给自己带来无穷的后患,他不得不想好万全之策,以这木梵子被自己激怒的程度来看,不怕他不答应,只要不运用精灵族的力量,一个小小的木梵子,龙腾风还不放在眼中。

“好,我就对着自然女神发誓:我木梵子,自然女神的虔诚的子民。。。。”,不一会,这木梵子就已经把誓言给发好了。

龙腾风一看万事俱备,那木梵子就只欠一抽了,于是大剌剌的往那一站,又用起之前对付刘阴风的那招,对着木梵子说道:“我站在这里让你三招,三招之内,你要是能伤得到我一根毫毛,就算你赢。三招之后,你只要能接我一招不败,也算你赢,如何?”

那木梵子一听,目光一凝,终于是对龙腾风有所正视,他到还没有自大到认为龙腾风是一个傻子,心想:“此人不像是傻子,看来是有所凭借,不过任你再有凭借,凭我五级中阶的实力,加外手中这把精灵族至宝“神木灵弓”,还不是一箭就灭了你,更何况还是站着不动?你是自己找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心中打动主意,木梵子怕龙腾风反悔,当即一步走出,对着龙腾风就开始瞄准。

这时,那拓拔瑞瑞与那几人终于有些慌了,见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所能控制的范围,正想劝阻,谁知龙腾风对他们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别插手!”

龙腾风对这几人的威信尚在,见此一说,也就不好再干预,只是两位美女的眼光望向他时,隐隐有些担忧,她们都是知道这“神木灵弓”的威力的,那可是精灵族不多的至宝之一,虽然不是精灵一族最厉害的宝贝,但对于擅长于弓箭之道的精灵来说,其重要程度,似乎更在其它的族内至宝之上。

龙腾风也是神色凝重,他早已把阴阳眼运起,并且看到过这木梵子的出手,当然知道这弓的不凡,可是富贵险中求,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为了那“没饭吃”手中的药材及炼器材料,他也只有博一把了,说不定就此一次,就能凑齐“龙腾大地庄园”布阵所用之物了,对于精灵一族的富裕,是个人都知道的。

那木梵子早就等龙腾风出来送死了,见他步出,没等他站定,就是一箭射来!

龙腾风也没见那木梵子搭箭,只是随便的拉长弓,就只见在其手指端,自然的形成一只魔法之箭,瞬间便到了他的面门。

“好快!”龙腾风只来得及在念头中闪出这两个字,就运起隐身术及穿墙术,顿时消失在众人面前。

他满以为这样一来,此箭必然会失去准头而散,谁知此箭居然通灵,虽然他已经隐身起来并钻到地下,但仍追着他不放,从地面直贯而入。

看来此箭只有正面破除,靠躲闪是无法避过的,龙腾风终于明白这木梵子的信心从而何来了,凭借自己的实力,确实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正面破除此箭的。

“我烤他爷爷,阴魂不散?”龙腾风大骇,惊出了一身冷汗,念头一闪,千均一发之中,闪进了菩提灵珠之中。没想到,来这异界后,还是第一次这么狼狈的被别人逼进这珠子之中保命。

通过与外面的青火的神念沟通,龙腾风知道此箭在失去了目标后,终于消散在天地间,他才放心的,无比装逼的,又在原地出现。

“不可能!”那木梵子呻吟一声,本来以为万无一失的一招,居然连别人一根毫毛都没摸到,就被破了,而且连对手如何出手的都不知道。

木梵子心中极度不服,急忙又是一招使出,这一次他耍了一次阴,一次射出三箭,这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三箭同时而出,倒也可以算做一箭,没有违背誓言。

当然,结果还是一样的令他跳墙,在连续两次三连射无果之后,看着玉树临风的在那装逼的龙腾风,他脸色如死人一样苍白,他终于接受了,自己无法奈何得了龙腾风这个事实。

当然了,他还寄希望于龙腾风无法在一招之内奈何得了他,谁知这念头刚起,一只踹在他脸上的大脚就把他的美梦给踹醒了,到了这时,他才知道自己与龙腾风之间的差距,不过悔之已晚矣。

看着美美的把自己戒指中的药材和炼器材料全部扔到他的空间戒指中的龙腾风,这一刻,木梵子连死的心都没有了,为什么?因为他的心早已经疼死了!

六千字大章送上,请各位大大在阅读的时候,到红袖封推的位置,或者是你们阅读的位置,点一下鼠标,进入本书封面,收藏一下本书,红袖书友收藏书的数量是极多的,多我一本,不会占用各位大大多少的空间,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为了让我更好的发挥,让大家看个爽,请大家多动一下鼠标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两种丹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