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斛珠 [目录] > 第33章: 没有月亮的夜晚 (七)

《一斛珠》

第33章 没有月亮的夜晚 (七)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嘴角微微一沉。

郗屹湘,是吗?

……

屹湘走神了。

Vincent跟崇碧头对头的讨论什么,她都没有听。那个灰色的身影明明很浅,她却觉得在脑海中越来越深。

莫名其妙的,觉得有点儿冷。

车子在街上穿行。刚下过雨的街道显得湿润而且格外洁净。一贯灰蒙蒙的色调,都有了温情脉脉的感觉。屹湘诧异于自己的感受。也许这就类似于……出笼小鸟。

崇碧和Vincent不约而同的望着沉默的屹湘,崇碧说:“湘湘,去我那儿休息一下吧。”

屹湘不假思索的摇头。

崇碧笑道:“总跟我这么见外。咱俩的住处,只有三个街区的距离,你我竟然能成年不见我一面。”她笑嘻嘻的,虽是抱怨的话,说起来决不让人尴尬。她替屹湘报了地址,“Vincent,我跟Vanessa一起下车。”她没跟屹湘商量,摆明了不给她搪塞的机会。

屹湘也没反对。

下车的时候Vincent嘱咐屹湘回去好好休息。然后强调让她明日一早务必准时到公司,有重要的事情。

Vincent的车子一走,崇碧把两个人的包都从右手递到左手,空出的手臂挽住屹湘。

抬头看着屹湘寄居的房子。这一区在纽约上东也算是高级住宅了。多是这种独栋的老房子。面前这所房子是常见的三层木结构,院子里细沙垫卵石铺路,两边碧草茵茵,好看的很。

“你找了个好地方。”崇碧说。

屹湘挠了下腮边,抬头看看,客厅的白纱正巧被拉开,陈太的身影出现,好像动作停了一下,随即拢了眼镜往玻璃上靠过去,似乎正撞了上去——屹湘见一向优雅沉稳的陈太这般失态,不由得笑起来,一笑浑身的肉疼,轻声说:“这下才真是糟了。”

“啊?”崇碧听屹湘这么说,按门铃的动作缓了一下。

屹湘伸手越过半人高的木门,将门闩拉开,说:“我住这儿呢,你客气什么。”

“我第一次来,别让你的房东觉得你的朋友没礼貌。”崇碧话还没说完,就见一位穿着黑色居家套装的老太太打开门从屋里出来,还没有怎么样,便失声叫道:“屹湘吗?你是怎么了?”跟着小步跑着下了楼梯。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了,穿着半高跟的皮鞋跑起来。

崇碧吃惊的看着这位老太太。

屹湘镇定的跟老太太介绍她。

陈太缓过神来急忙拉着屹湘往屋里走,告诉屹湘快些上去洗澡,“我来照顾叶小姐。”

屹湘进了浴室,陈太出去泡茶,崇碧坐在屹湘的房间里,打量着这间屋子里的陈设。

这是她第一次到屹湘住的地方来。

乱的很。最整齐要算是床边的那整墙的书。多数书籍都是烫金皮面的。屋子的一角靠窗的位置有张大写字台。旁边立着一个画架。架子上一幅没画完的画。

崇碧站在画架前看着,原来是从这窗口望出去的景色。初春的料峭,画面虽未完成,也有一点儿萧瑟感……崇碧记得潇潇说过,湘湘就爱画画;湘湘在家里的画室,还有很多她从小的涂鸦——只不过湘湘不在家,便落了锁,除了母亲偶尔去收拾下,旁人是不让进的。

屹湘说过,他是个“差劲”的哥哥。

屹湘说这话的时候,嘴角有抑制不住的笑——她跟潇潇比起来,属于并不擅长掩饰自己情绪的。这对兄妹的性格,称不上南辕北辙,至少也是大相径庭。

崇碧微笑。

浴室里水声隐隐约约的传出来。崇碧惦记着屹湘手上的伤。她走过去敲门问:“湘湘,你需不需要帮忙?”

里面没有回应。

忽然听到里面一声惊呼。崇碧愣神的工夫,浴室门一下子被拉开,全身湿淋淋的、草草的裹着浴袍的屹湘冲出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没有月亮的夜晚 (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