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斛珠 [目录] > 第535章: 没有黄昏的阁楼 (八)

《一斛珠》

第535章 没有黄昏的阁楼 (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董亚宁!”屹湘心猛的突突跳起来,她关门的力气加大,董亚宁的力道也相应加大,两个人的手,借着门板,形成了胶着对峙。她问:“你这是要干嘛?”

语气激烈而凌厉,发丝随着身体的摆动摇晃着,沾到下巴上。那颗蓝痣,若隐若现……

董亚宁下意识地伸过空着的那只手来。

屹湘猛的松手,门“嘭”的一下被董亚宁的大力兑到墙上去。

这一声巨响,也让董亚宁明白刚刚是自己失态了。

可失态的应该不只他一个。

他审视着她。

“董亚宁,你不是来道歉的。”屹湘看着他。

董亚宁笑了下,摇头说:“我是很认真的来道歉的。”

“你不是。”她还不了解他。不是,绝对不是。这一瞬,她后悔了,昨晚,是不该冲动的。忍了那一时,就没有现在的波涛汹涌。心里还是一阵慌乱。极力让自己先冷静下来。

“别曲解我的意思。”董亚宁说,“但没错儿,我也是特想知道,像你这样的party女皇,怎么至于对那点儿噪音都容忍不了?还是,你只对别人制造的噪音容忍不了?”

屹湘转了下头,凌乱的发丝被她从脸上拨下来。

董亚宁眯了下眼。

“董亚宁,你讲话不要太过分。”屹湘说。

“有吗?”

“我没那么空闲,在这儿饶舌;也没那么无聊,专爱投诉人——尤其对象还是你。”

董亚宁眉头一动。

“我知道你恨我。”屹湘说,“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总见到你。但是这地儿就这么大。”她看着他。

世界很大,也很小。

她能想到,即便是几乎将自己埋进了沙尘里,远在纽约、甚至数十年不遇的地震海啸中,仍能跟这个人不期而相遇?

她想不到。他应该也想不到。

他不想看到她,难道她就想看到他?

还有没有比对着一个他更让她不愿意的事情?

“董亚宁,正如同你不能离开这个地方,我也有我不得不回来的理由。是什么理由,你不会不知道。我再狠再坏,我也有爸爸妈妈哥哥疼的。”

董亚宁看着屹湘冷静下来。她的声音甚至不带一丝颤。可见说的全是实话。

只是他黑黑的眸子里星光闪烁。

即便是转瞬即逝,屹湘仍捉了个正着。

心底的疼不是一点一滴的,但是她得控制住。

不然那堤防裂了一丝缝隙,所有的疼痛便是排山倒海而来。

“董亚宁,七年前你跟我说了什么,我还记得。”她说着,门合拢了一点,阴影掩了他一半身子,“除了那句话,其他的,该忘的,我全都忘了。你放心我遵守我的诺言,也请你不用怀疑我的用意。”

董亚宁还是没有说话。

“当然你尽管讨厌我,要怎么做那是你的自由……我是无所谓的。反正大家对我,皆有定论。可再怎么样,我也得活下去。还得活的好好儿的。是不是?”她慢慢的拖了一点音,嗓音有点儿沙哑,可能是说了太多的话,她很久没有一气说这么多话了。

董亚宁嘴角一牵,说:“看得出来。”

“我本来不该也不想说这些。但董亚宁,我和你还得一起笑着至少出现在潇潇的订婚宴、婚礼上。”

“这个你放心。”董亚宁几乎不假思索,“潇潇是我的朋友。何况你是你,他是他。”

屹湘猜得出董亚宁没出口的话是什么。

董亚宁也许有机会就会毁了她,但他不会伤害潇潇。

“那么……不好意思,我还得去工作。再见。”她果断的合上了门。

电子锁咝咝响了两下。

她背靠在厚实的门上,听不到外面的一丝动静。

他走了,还是没走?

她不知道。

只知道自己这会儿一动也动不了。

手心里全是汗。

“邱湘湘,从今往后,你与我,恩断义绝。”他说的。

“再相见,就是陌生人。”她说的。

她牙关咬到麻。

那字字句句,换了今日,她也再说不出口。

但是还好,大概是永远,也不用再那般说出决绝的话来了;因为永远也不会再有那样一对眼睛,对着她,再也不会有……

门上轻叩,笃笃作响。

一下一下敲在她前额上似的。

她转身开门。

“董亚宁你……”

但这不是董亚宁。

她呆了一下,看着面前这个人。认出来,是董亚宁身边的人。见过几次的。

门外的李晋被屹湘脸色煞白的样子几乎是吓了一跳,还好反应够快,将手里的一盆兰花捧上来,说:“郗小姐,我替董先生来的。昨晚我们的客人失礼了,打扰到您。小小礼物,不成敬意,是董先生特别交代的,请您务必收下。”

屹湘哑然。

白瓣红心的蝴蝶兰,花朵儿在翠叶衬托下美丽娇艳。花枝颤巍巍的,好像要对着她扑过来似的……她眼前好像蝴蝶在飞舞。

“郗小姐?”李晋见屹湘只顾盯了花看,又叫了她一声。花往她面前又稍稍送了一下。

屹湘抬手按了一下额头,对着李晋勉强一笑,说:“谢谢。”

“我帮您拿进去?”李晋微笑。

“不……”屹湘刚说了一个字,看着李晋,点头说:“不用,我自己来。”她接过花。

李晋这才跟她告辞。

回到自家的包房里,见老板正在屋内,背对着外面,好像在巡视着什么。套房里早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丝毫不见昨晚酒浪翻污的凌乱模样,只是空气里过多的清新剂反而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他轻咳一下。

董亚宁头都没回的问:“收下了?”

“是。”李晋回答。

“说什么了?”他又问。

“谢谢。”李晋看着老板的背影,认真的说。

董亚宁伸了个懒腰,坐到了沙发上。

“烟叶子到了没?”

“在路上了。”

董亚宁闭上了眼睛。

好。很好。

********

冯程程透过玻璃窗看到自己的老板在翻检桌上的布料,敲门送进咖啡去。这已经是早上屹湘要的第二杯咖啡了。

“客人还没有?”屹湘将布料放下,问程程。约定时间已经过了。

——————————————————————————————————

各位亲:

今日更毕。谢谢阅读。

PS.时候不早,谢谢大家陪伴。晚安,好梦。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没有黄昏的阁楼 (十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