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斛珠 [目录] > 第536章: 没有黄昏的阁楼 (十八)

《一斛珠》

第536章 没有黄昏的阁楼 (十八)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问他,你愿不愿意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成功的。我一定要成功。

他明白她为什么对于成功有那么强烈的欲望。于是开玩笑说,好,我知道,你不想让人说,你是董亚宁的太太,而是有一天,想让人介绍我:这是邱湘湘的先生……

她不语。勾住他的颈子,深深的吻他。

倚在教堂的灰石墙上,冷而坚硬的墙壁硌着他的背脊,并不舒服;她亲的那么狠、他的唇被她咬的发疼……她骨子里总有一股隐隐的野性,时不时的钻出来,就像在暗夜里舞动的精灵,让他着迷、让他害怕、让他深深的沉溺其中又想要牢牢的用力的封住,更让他不能放心。

她看着他的眼睛,说我很抱歉。

她跟他说抱歉,他觉得不是滋味。

多年以前,那个她还不像女孩子的女孩子的时代开始,他以为“抱歉”这种词,她永远不会对他说。那份了解和体谅,是她给他的信任,独独属于他。

他看了她半晌,这回沉默的是他。

只是继续牵着手,在夕阳下的小径上走着。都沉默。回到旅馆里,布莱尔太太说,晚餐已经给你们送到房间里去了,祝你们有一个愉快的夜晚。

走在木楼梯上,他突然停下,说我抱你进房间去吧。

她笑着问你干嘛?像被吓到的样子。

他说不是蜜月中嘛,像个度蜜月的样子好不好?

她说你越玩儿越真了快别发神经了,喂这样怪肉麻的……

他拉住她不松手,到底抱着她进了房间——真正的一间蜜月房:烛光晚餐、四处可见的花瓣……倒在床上,花瓣和她的头发丝儿一起黏在他脸上,暖的暖、凉的凉。一暖一凉之间,心跳都似乎是不规律的了。

她说这真让我有一种错觉呢。语气温柔的不得了。

他忽然间涕泗具下。

她开玩笑说你不用这么感动吧,我刚刚说的是错觉。

他气结。接着喷嚏上阵,真狼狈。恼的不得了,在这种时候,犯了过敏症……

他生病了,她老老实实的陪了他三天。三天里最多的就是陪他坐在阁楼的窗台上看风景。他吃药睡着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画图……待她下去给他煮东西吃了,他翻看着她的画稿。不太像是随便画的;她画功从来都是最好的,聪慧又努力,做什么都不会落在人后,迟早是要成功的……他出神的看着外面草地上一簇又一簇的白色小花,叫不出名字来,只是觉得清雅。

“这些小花看上去很像獐牙菜吧?”她端着白粥坐在他身边。米香扑鼻。

是很像。有一年暑假他们旅行,去神农架。到处都能看到开花的獐牙菜。

她说獐牙菜的小花美丽,就像绿色底子小白花的印花布。停了一会儿又说,正好在设计一组童装,这种花色给小女孩儿穿多么可爱……话题又回到工作上。

他不出声。

她坐到他身边,小心的吹凉了粥喂给他吃。

其实她不惯照顾人,他也不惯这么被人照顾。这好像是个别扭的游戏,要慢慢的才能习惯。

他吃完了,看着她。

阁楼里光线开始暗淡,她的面容也有些模糊。

她的电话在响,拖了好久她都没有接。好半晌,反而是他拿起来,递给她说接听吧。

她当着他的面接了电话,不知道对方是谁,只见她慢慢的走到外面去,电话是一个接一个,时间越来越久,后来听到她的笑声,轻松而又愉悦。

天色完全暗下来,他已经看不到外面的小花的时候,她进来,轻轻的从背后抱住他,说我得马上会伦敦。

她柔软的手臂像水草一般,扣在他的腰间。

他说好,我们一起走。

他答应的痛快,她却有些不忍了,说你再休息一天吧。

他说不,我也得回去了。

公司里家里好几头三催四催,他只是一拖再拖,说烦了就干脆关手机。

他笑着说:“你知道我这种妈宝,离了父母的眼面儿,立时三刻的就会被追踪下落——我离开已经太久了。”他并没有跟她讲的是,这样来了伦敦看她,也有些缘由;只是不忍心让她跟着心急,也只想看看她的模样。

她似是明白他的处境。也明白他不想她有负担。并不多问。

收拾东西的时候他说不知道那座灯塔还在不在。就看到她身形停滞一下,回头对他笑了笑,说在的吧,那是引航的灯塔。之后又说有机会我们一起回去看一看……

他笑着说你这么忙,这个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了。也不是抱怨的语气,因为不是抱怨,反而觉得生疏了。

她看着他。过一会儿,终于转身过去,继续收拾东西。

离开的时候跟布莱尔太太告别。老太太请他们明年再来。

他笑着说好,我们明年再来。

在伦敦火车站出站口两人就去了不同方向,她去哪里,他没有问;他只是告诉她,他会去芳菲那里勾留半日。

她走的急匆匆的。说会去机场送他。

“等我哦……”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头也不回的跑掉了。

他到了芳菲的住处,芳菲简直不欢迎他,说他有异性没人性、妹子是早抛在脑后了。那一天他也懒得开口。芳菲看出他情绪不佳,只问了句:七年之痒……能熬过去嘛?

芳菲不提,他几乎没有意识到,他们……七年了。已经七年了。

他说这有什么,我们会有无数个七年的。

芳菲笑笑,再不发一语。

他走的时候她并没有来得及赶到机场送她。换了往常他该暴跳如雷,却忍住没有生气。电话里他们照常说说笑笑,正常的不得了。

他应该是习惯了,她说话很难算数,尤其是在他这里。

……本章完结,下一章“ 没有露珠的早晨 (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