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斛珠 [目录] > 第540章: 春风沉醉的晚上 (十)

《一斛珠》

第540章 春风沉醉的晚上 (十)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刚刚转了身预备往回走,就听着董亚宁很大声的问他:“你门上密码多少?快告诉我……我在你家门外,密码!”大声,且呼吸很重。好像刚刚跑步过来的似的。

叶崇磬笑着说:“干嘛,半夜找酒喝啊?”他倒是很悠闲。也慢慢的。

“你TM快说,毛球在家里叫的不成动静了!”董亚宁急了。

叶崇磬不笑了,他立刻告诉了亚宁密码,听筒里随着嘀嘀嘀的响声,董亚宁急促的呼吸声也断了。他看一眼,电话挂断了。心里忽的一紧,又一紧。他住了院,总嘱咐方大姐好好照顾毛球……今天这是出了什么事?

他电话拨回去,董亚宁不接。

站在园子里等了一会儿,电话忽然响了,董亚宁只简单的说了句:“我送它去医院。不跟你废话了——等会儿说!”电话再次断开了。

叶崇磬耳边一空白,人变得格外清醒了起来……

董亚宁将已经挺重了的毛球抱在怀里,上车的时候才想起来自己的旺财还蹲在那儿等他呢——他翻墙进叶崇磬院子的时候,就对旺财喊了一句“坐下”,那家伙就一直在那儿坐着呢——他招了招手,笨狗旺财看到他的指令才颠颠的跑过来,跳上了后排座。他看一眼被放在自己膝上的毛球嘴角的血,车子就开的飞起来了似的。

他拨了电话给熟悉的医生。详细的说明了状况。在说的过程里,毛球还在不停的叫唤,叫的他心烦意乱,只好一只手把着方向盘,腾出一只手来安抚小家伙,心底的火儿噌噌的往上蹿,以至于他抱着毛球领着旺财闯进诊所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被他的样子惊了一下。

董亚宁把毛球交给护士,看着他抱着毛球放在看诊台上,护士先铺了一层淡蓝色医用棉纸,毛球一被放上去,忽然间张开嘴巴,一口血沫吐出来,棉纸上便是一团粘稠的东西,董亚宁皱了眉。

“我也不知道它都吃了什么,进门的时候就看着它卡在笼子边上,嘴咬的笼子都破了……家里地上都是它咬碎的鞋子……它爸的鞋,能够到的可能都给它撕了……东一片西一片的,我也不知道它吃了没有……这我得问问它爸,他们家钟点工我倒是知道,每天定时定量的喂……”董亚宁回答着医生的问题,见护士已经取了样本去化验,医生给毛球检查着,毛球已经不那么凄厉的哀叫了。他走到外面来,打通叶崇磬的电话,问:“喂,老叶,你快打电话问问,毛球这两天都吃的什么……对,就是这儿……”他转转身,看着医生把毛球抱到里面的手术台上,忙跟了进去。

医生解释说:“看样子应该是外伤。我得给它清理伤口缝合——你们也太不仔细了。这么小的狗,一定要看好。”

董亚宁没吭声。

这医生也认识了很久,旺财也是他给救回来的。这么久以来没跟他说过重话。今天看起来是真的生气了。

他也生气,可他这会儿更担心,只好说:“倒是……不用担心他翻了垃圾桶。他们家干净的跟古墓似的。”那钟点工人极勤勉,这他是知道的,“也怪我。旺财的遛狗师傅今天请假,我给忘了。这个周都是他帮着遛毛球的,可能今天自个儿在家呆着不习惯,疯魔了……”毛球这会儿被医生固定在手术台上,乖乖的被剃了一块毛去,露出伤口来。渗着血的伤口看上去很深,翻出来,露了肉。

“这小子,下了多大的狠劲儿去啃那笼子啊。”医生忍不住说。他给毛球清理伤口,毛球又叫起来。护士进来给医生看化验结果,医生说:“还好……也没吃什么乱七八糟的。这小子习惯还不错。”

董亚宁摇了下头。叶崇磬打过电话来告诉他,他直接转给了医生,再转到他手上的时候,听到叶崇磬说他马上过来,他就说:“你就别来了,我负责给你看好毛球。”叶崇磬却学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毛球被打了麻醉针剂,这会儿已经完全由着医生护士来了。

董亚宁看了一会儿,有些不忍心。这才想起他的旺财来,出来看看,那家伙正趴在地上,见到他,才抬起硕大的头来。董亚宁走过去,坐在长椅上,揉了揉旺财的头,说:“你倒是好久没给我闯祸了……还记得你跳桌子上吃了两碗咸菜嘛?狂喝水,喝了一碗又要一碗。”

他拂了一下身上。

今天穿的隆重,这会儿就显得格外狼狈。

他靠在座椅上,不时的看看忙碌的手术室……

叶崇磬就干脆连衣服都没换,穿着病号服和拖鞋就直接来了诊所,推开门进来,值班的前台护士是认得他的,只是从来没见过叶先生这副打扮,尽管这副打扮也还是帅气逼人的,见到他来就忙着指引他去手术室那边……诊所也不大,叶崇磬拐了个弯就看到了手术室和在外面等候的董亚宁。

董亚宁抬了抬手,示意他过去坐下等着。

他没去坐,而是隔着玻璃墙看着里面……

董亚宁左手拍抚着旺财,叶崇磬一言不发,瞧着脸沉的什么似的。他看了看叶崇磬的身姿,想着他刚刚进来的时候,还真是行动迅捷。叶崇磬转了下头,皱皱眉,问:“进去多久了?”

“能多久?我发现它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小时多一点儿——打最后一个电话的时候就在缝合了。”亚宁说。口气很冲。

叶崇磬不计较他这态度,看看表,才二十多分钟,可他觉得时间似乎过去了很久似的……他坐下来。

董亚宁摸了下身上,问他:“你有烟嘛?”

叶崇磬斜他一眼,“这是诊所。”

董亚宁一耸肩,挠了下眉头,说:“我出去抽。”

叶崇磬再看他,问:“你今儿在哪儿吃过枪药吧?”

董亚宁脸色就变了变。

——————————————————————————————

各位各位:

抱歉晚更。谢谢阅读。晚安!

PS.昨天立冬了。冬天来了,大家都要暖暖的过冬哦。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 悄悄别离的笙箫 (十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