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一斛珠 [目录] > 第542章: 悄悄别离的笙箫 (十三)

《一斛珠》

第542章 悄悄别离的笙箫 (十三)

尼卡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董亚宁沉默着。

他抱着手臂。只一条浴巾围在腰间,身上肌肉纠结的,看上去是性感极了。

“剪刀呢?”他问。

陈月皓怔了一下,说:“我去给你拿。”

她快速的离开。脸上是不自觉的烧了起来,忍不住以手作扇,扇了两下。鼻尖还是冒出了细密的汗。她进了卧室,在梳妆桌的抽屉间慌乱的扒拉着,终于找到了剪刀,正要转身,发现他已经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身后。

“给。”她说。平着将剪刀递给他。

他只盯着她身上。那眼神让她热,也让她紧张。

慢悠悠的,他从她手中抽走了剪刀。

她手心一空,还停在那里,木偶一样站着。

董亚宁后退了半步,从上至下的看着她身上的这件裙子,好像要格外花费些时间,好好儿的将这件裙子看明白似的。

陈月皓的颈上、肩头都渗出了汗,她轻摸一下锁骨处。

“别动。”他说。

裙子随着她动作的变化,微微抖动着。软绸的宽腰带上细碎的水晶闪闪发光。

他空着的那只手,沿着她的肩、胸、腰际线一路游走,渐渐向下……分明是如羽毛般的轻缓,却让她的呼吸一分一寸的紧了起来,大气不出半分。他的呼吸声气息可闻。身上带着刚刚出浴的清水味道,清晰却又浓烈,让她心里发慌。

他看了她一眼。

慢慢的、慢慢的,竖起的剪刀,尖锋向下,贴着她的皮肤,从上面,轻轻一下,剪了一道口子。

陈月皓张了嘴,困惑的看着他。

董亚宁手一松,剪刀被他丢下,落在地板上。一声巨响。他低头,手指捏在那道口子上,狠狠的,一用力,丝绸在他手间,“嗤啦”一声脆响,裂开了……陈月皓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呼。董亚宁充耳不闻,仿佛还不够,再一用力,裂口到了底……他手一撒,两片裙子撒向了两边。

陈月皓里面只穿了一件衬裙,礼服被他扯烂,她呆若木鸡。还没有意识到怎么回事,就被董亚宁一下子掀在了床上,她听着他粗重的喘息,晕了一样,脑中那件碎掉的美丽裙子,就像催*的药似的,让她的身体瞬间燃起了火。

董亚宁一步跨上了床。

陈月皓低喘。

他还没算完,她的衬裙在他手下也成了碎片。裂帛之声,声声入耳,带给她的,竟然是无尽的战栗和刺激……他的手终于掐在她的腰上,她仰头笑了一下。

“也别这么急嘛……那裙子……”她勾着他的颈子,贴上了他的身。他腰间系住的浴巾,在她手伸过去的一刻,也烫的惊人。“你让我跟人怎么交代?”她喘着,轻声说。

他不声不响的,将她压住,动作粗野而又蛮横,让她发疼。

他就是这样的人,好像只知道怎么让人热、让人疼、从来不知道怎么疼人……却在这个时候,总是让她特别的想疼他。

她仰着头,嘴唇贴在他的胸口、颈间、下巴处,却怎么也够不到他的唇,她就有些焦躁。在他的臂弯之间,她焦躁的像只钻来钻去找不到合适位置休憩的泥鳅……

偏偏,他揉的她浑身发烫,就要在他掌心碎掉了似的,她无奈的、几乎心碎的等着他……最后的一刻,他忽然停住了。

她急喘,身子抖的跟筛糠似的。

董亚宁专注的看着她,好一会儿,他说:“记住,在我面前,永远别那么穿。”

然后,他站了起来,踩着那件碎掉的礼服,从容的换上了自己来时穿的衣服。

陈月皓傻了一样,躺在床上,动都动不了,只听着董亚宁离去。

脚步声越来越远。

门关上了,公寓里静了下来。

陈月皓盯着天花板。床头灯的影子投在天花板上,圆圆的一团光影。

她盯着盯着,从床上翻身起来,迅速的提起那条浴巾裹在自己身上,往浴室去,慌乱间脚下一绊,她便跪在了地上。

膝盖酸痛。

她抚着膝盖,坐在地上,身下是那件被撕碎的裙子,她握住,明黄的色泽,向日葵般的明媚。

郗屹湘说的,她极少用这样明艳的色,却独独这件用了明黄色的,适合了陈小姐。

郗屹湘说话的时候语气淡淡的。

她的助理说,郗小姐最近很忙,很少亲自照顾客人的,可她去选衣服的时候,郗屹湘恰好有十几分钟的时间,还是照顾了她一下。

她说她穿着好的,她都带回来了。

陈月皓看着、看着,两行泪就流了下来……

董亚宁走出去,待上了车,便拿了电话出来。

他等着接通,就说:“出来,我在俱乐部等你。”

……

佟金戈一看到坐在吧台边喝着酒的董亚宁,就叫了声“董哥”,没照往常,不打招呼就坐下。

董亚宁倒了一杯酒,推给他,说:“坐。”

佟金戈清了下喉,坐下来,等着董亚宁先开口。

董亚宁觉得金戈今天特别的安静,转头看了看,果然穿的也特别的整齐,他便问:“你这是刚开完会出来?”

佟金戈心想下半夜一两点了叫我出来……什么开会,开西半球的会呢?他看董亚宁脸色不善,陪着笑,说:“不是,不是哥哥您叫我出来吗,出来见您我不得穿整齐点儿?”他腆着脸笑。心里多少有点儿打鼓。不知道董亚宁来意如何?大半夜的把他提溜了枪械俱乐部来。通常董亚宁就只有在需要静心的时候才来这儿呢。董亚宁的这个习惯,他是知道的。所以有什么正经事,又不想正经谈,他们都乐意陪着他在这儿消磨一下。通常,事儿也就谈成了。

“哦……”董亚宁拉了腔,“见我,穿整齐点儿?你还真TM拿我当回事儿。”

“那是。”金戈正正经经的说,“这么晚叫我出来……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我扰着你**了?”董亚宁喝了口酒,问。

“瞧你说的。我今儿在我们老爷子跟前儿呢。”他说。

“好,那就好。”董亚宁又喝一口酒。

佟金戈摸不着头脑的,也不往下说了。

董亚宁停了一会儿,问:“那……你来和我说说,她怎么就住到外交部老宿舍楼去了?”

佟金戈“啊”了一声,说:“那事儿啊……你怎么知道了?”他好像是松了口气,正要拿酒杯,就听董亚宁“咣”的一下,将手里的酒杯重重一拍。他顿了顿,才拿起酒杯来,看看董亚宁那张阴沉的脸、和发红的眼,问:“怎么?”

“你干的好事儿!”董亚宁一字一句的。捏着手里的杯子,要捏碎了。“芳菲知道?”他问。

佟金戈没回答。

“芳菲主使。”董亚宁自问自答。

金戈放下酒杯,说:“不关芳菲事,当时她找住处,我琢磨着,你那儿不是闲着也闲着?又说不卖,租给谁不是租?别人租的,就她各色?再说了,亲是亲,财是财,另说另道嘛!我不就……自作主张了嘛……”

董亚宁头顶滋滋的冒着汗。

他不出声,金戈才越看越觉得心惊,皱着眉,小心翼翼地问:“出什么事儿了?”

董亚宁双手扣在一起,撑在鼻尖儿处。

静默良久,金戈才说:“这事儿要是办的不对了,你尽管说。大不了我唱白脸儿,给你撵人就是了……总不至于到这一步吧?打她回来,你们不都一直相安无事的?前回我还琢磨,不定哪天你们又歌舞升平的……”

“金戈。”

“嗯?”佟金戈就见董亚宁慢慢的转向了自己,不禁愣住了——董亚宁的脸上,那表情他从未见过。阴冷是阴冷极了,可是,有种很痛苦的东西,硬是被压在了那阴冷之下。董亚宁是极力的不想表现出来。金戈忍不住就拳头捶了下桌,说:“这TM到底是怎么码字事儿啊?我就知道你放不下她,放不下就抓回来啊,要死要活,在你就是一句话。干什么这样,让我们看着都累?”

“我放不下她……”董亚宁呵呵的笑了。那阴冷到发青的脸上,笑容一现,看的很是骇人。

金戈只觉得有些心惊。

“有些话我从来没敢问过你。大男人的,说起来,都嫌酸。”佟金戈喝光了酒。

董亚宁给他倒酒。

“我也只是零打碎敲的知道点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听来的,知道她那时候不太像话……可叫我说,既是你喜欢了,倒也没什么;就是家里那关难过,也总会过去。我如今也看了,她也是狠角色;想必发起狠来,能把人给弄疯了……她可给你做绝了?”

狠角色。做绝了。

“金戈,”董亚宁慢慢的说,“我不会原谅她。”

—————————————————————————

亲爱的大家:

今日更毕。谢谢阅读。难得更的早,咱都早点儿睡。好梦。明天见。

PS.评区自昨日一更后留言比较多,不能一一回应,怠慢之处,请多谅解。谢谢你们。O(∩_∩)O~

……本章完结,下一章“ 支离破碎的夕颜 (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