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失宠王妃翻身记 [目录] > 第24章:自尽未遂

《失宠王妃翻身记》

第24章自尽未遂

宇文花青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简珠儿喊这些的时候,早忘记了她先祖要她保住小命的嘱咐。

也忘记了先前订下的自己要苟且偷生的计划。

反正来这里除了受罪便是受气,她够了,再也不要这样窝囊的活着,反正这命也是捡来的,还给他们就是了。

东方夜离,自己的第一男人,留给自己的全是伤痛。

简珠儿看着他,眼里有绝决与伤感,脸却上挂着凄美的笑,一字一顿平静的道:“谢谢你,我多赚到的这些日子,吃到了以前从没吃过的东西,看到了你和星北辰这样美的公子,也领教了古代人的勾心斗角的日子,我很想老老实实地只是活着,但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坏事都摊到我身上,我应该勇敢地扭转自己的命运,可是我真够了,这里没什么可留恋的,我不喜欢这个国家和这个女卑的时代,临走前,我再告诉你一事,害没害她流产的事情我不知道,但其它的事情同我都没关系,至于你所做的这些事情?我不怪你,发生这么多意外,你这样想很正常,只是以后你不要再打女人了,这样不好,一个真正的丈夫,只应该保护他的妻小,而不是欺负。爱一个人,就要信任她,不爱了,便放她走。”

简珠儿说到最后已是情真意切了,那每句话里流露出来的不舍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对面的东方夜离起初听她说的时候,嘴角还挂着冷笑,但听着听着,觉得不对,看她的表情,她难道要自杀吗?

东方夜离突然近前,但是已经晚了,简珠儿用尽全身的力气,跳起来,连人带椅子撞到对面的桌角上,疼,是真的很疼,简珠儿倒在地上清楚的意识到这疼的时候,还在想,自己怎么没死,至少也得昏过去才是。

那时候打个盹便到了地狱,这会儿竟然撞得这么疼竟然还没晕,而且越疼越清醒。

简珠儿认命了。

看来自己做什么都不能如愿。

没想到东方夜离近前盯着她:“怎么,变成英雄了?竟不怕死了,我真是该拿你如何办好呢?”

简珠儿不说话。很难看的扎在地上嘶气,还一直纠结着没死没晕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没撞准?知道不能死,不如不撞了。

东方夜离将她拎起来,手指抹了抹她的额头,看着血,皱着眉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倔强?先前的柔弱是假装的?不过这样也好,本王倒来了兴趣,看是你的骨头硬,还是本王的刑具硬,来人,上家法。”东方夜离冲门外喊道。

门外是满月的回答声。

“王爷,当真要动家法吗?”厚溪声音里带着惊喜。

“等等。”简珠儿突然出声阻止道,死都死不了,还是想办法少遭些罪吧。

“怕了?”东方夜离脸上带着意料之中的神情。

简珠儿摇摇头:“先问您一件事情。”

“说,给你机会。”

“王爷可曾遇到借尸还魂的事件?”简珠儿想说实话,但之前得先摸清他的态度。

“现在你胡说这些做什么?难道你是借尸还魂的?”东方夜离近前,脸上挂着冷笑:“如果你承认,一切事情便解决了。”

看着他脸上的表情,简珠儿认为自己问了个愚蠢至极的问题,他好像正等着自己承认,承认了,便可以将自己放在锅里煮了或者火上烤了。

她摇摇头,一笑道:“可以不用家法吗?”

“那你承认一切都是你做的了?”

“正好相反,我没做什么事情,那个飞天狐,您一定看出来他只是拿我当暗器使,自己趁机逃脱,至于庄安的事情,摆明他是陷害我,胡乱说的。”简珠儿心平气和地道,她刚才嘴上硬,但她一看厚溪的表情,不用想,就知道受那家法的后果有多严重了。

自己被打死事小,但死的这么不值,还连累自己的先祖,再说,事情没到山穷水尽的时候,也许还有转机不一定。

只是眼前的事情怎么挨过去呢?

东方夜离看着她眼珠骨碌碌地转着,满脸的血,不由叹了口气,从袖中抽出一条白色的绢丝,近前,细细地擦她的额头,眼中有心疼之色一闪而过,只是简珠儿光盯着他的手,没看到。

东方夜离将绢纱在简珠儿的额上缠了一圈,在发后打了个结。

简珠儿很不争气地,竟然有些感动。

正要开口说声谢,没想到东方夜离冷冷地开口道:“你倒有骨气,这要是死了,岂不无趣,我到哪里去找你这么好玩的人折磨?”

简珠儿仍没说话,心里的怒气渐渐滋长,这个可恶的男人,简直是恶梦。

不过,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起,该怎么办?简珠儿,你真是猪脑袋,快想想呀,这样窝囊都给现代人丢脸。

“王爷,家法拿来了。”满月手里捧着个大长盒子,里面是一根拇指粗的藤条,似浸了油,又似浸了血,乌黑的。

简珠儿看了一眼,便没勇气看第二眼,她扬着脸,寻死也寻了,还能怎么办?

东方夜离伸手将藤条拿在手里,看着简珠儿,邪邪一笑道:“闭上眼睛吧,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抽偏。”

“住手,我想说件事情。”简珠儿突然出声道。

被叫停,东方夜离好像一点不意外,他掂量着手中的藤条道:“说吧,看我感不感兴趣。”

简珠儿没说,看了看屋子里的另两个女人。

厚溪眼睛瞧着她,丝毫不掩饰眸子里的不屑和优越来。

没想到东方夜离果真听了简珠儿的话让另两个女人出去了。厚溪显然非常意外。

“好了,你可以说了。”东方夜离道。

“先给我解开绳子。”简珠儿得寸进尺。

东方夜离竟然什么也没说,很痛快地依言解了绳子。

简珠儿悄声到了门口撩开珠帘,果真看见厚溪在那里没走,见到她出来吓了一跳,但随即镇定下来,一笑道:“我落了丝帕在屋子里,算了,一会儿我再来取。”说着走了出去,简珠儿回转身,看见东方夜离坐在椅子上,正悠然地瞧着她,眼里带着审视:“你倒是警惕很高。”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相3”↓↓↓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