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薄媚·恋香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39章:雨乱云迷,误断同心鬟(七)

《薄媚·恋香衾〖全本已出版〗》

第39章雨乱云迷,误断同心鬟(七)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她在试他的龙吟剑是否锋利,着实是多虑了。

别说他只穿了贴身睡衣,便是身着金盔重甲,也会轻易被刺个透心凉。

有凉凉的手指拂过他的小衣,撩动他散于枕上的发,仿佛在查探他是否真的沉睡。

觉出森冷的剑锋疾速探来时,唐天霄仿佛真的给刺中了般透心凉了。

他毫不犹豫地翻身,侧避,右手肘支着床板,身形灵敏地一转,双.腿已对准床前那女子飞踹过去。

几乎同时,他的头皮似紧了一紧,还没觉出疼痛来,便又松了一松,一缕黑影随着剑锋的炫亮光芒从眼前一闪而过。

剑锋并没有进逼,甚至根本没有再靠近他,他的双.腿却结结实实地踹到了可浅媚的胸口。

可浅媚惊叫一声,人给踹得向后飞起,重重地落在地上,脸庞上顽皮的笑意未及消褪,便已惊怒失色,勉强坐起身,不解地瞪着他。

她也只穿了小衣,一手的确拿着唐天霄的龙吟剑,另一手握着一束黑发,已疼得眼泪汪汪,却兀自忍着,不肯落下泪来。

唐天霄低头一瞧,自己鬓边黑发,整整齐齐被割下了一小段。

他忽然发现自己可能误会了什么,忙自床上站起,问道:“你做什么?”

可浅媚提起手中的发,又向桌上望了一眼,哽咽着道:“听说……听说……听说中原的风俗,夫妻成亲那天,会各自割下一缕发放在一起……”

她的泪水忽然便要滚落,她忙别过头,深深地吸着气,浓浓的鼻音下,连向来清脆的声线都含糊不清了。

唐天霄抬头,才见着那昏暗的油灯下,有同样的一缕黑发,被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方洁白的帕子上。

她的鬓边长发,也有一小缕被截下了。

她……只是想割一段他的头发?

可浅媚终于把哽上来的气团咽了下去,才能继续说道:“他们说,把两人的头发结作同心,便是结发夫妻。若是日后谁先死了,须得拿成亲时的头发和梳子一起入葬,先死的那个便也不寂寞,便算是生同寝、死同穴,一生一世不离不弃的好夫妻。”

她低头瞧瞧自己手中的发,忽而笑了起来:“其实我便想着你是不肯的。你有那么多的妃嫔,每个都爱得不得了……便是死了,也只有皇后够格和你同一陵寝,哪里轮得上我?”

她把断发和龙吟剑一起丢在地上,低声道:“还是我不知规矩,冒犯皇上了!以后……我就当自己是皇宫里的一棵树,一枝花,皇上愿意看着就看着,不愿意看着砍了也使得,我再不说一句话。”

长发离披垂下,把她大半的面庞遮住,连同那抹连酒涡都蕴着悲伤的所谓笑容。她的鞋子在被唐天霄踹飞时脱落,可她也不去捡起,就那样低着头,赤着雪白的脚丫踩在冰冷的地上,一步一步,从唐天霄身畔擦肩而过,无声无息地爬回床上。

木板有轻微的咯吱声响,像是不久前两人鱼水交融时那等快活节奏的余韵。

……本章完结,下一章“雨乱云迷,误断同心鬟(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