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薄媚·恋香衾〖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60章:满眼韶春,舞影落花霰(八)

《薄媚·恋香衾〖全本已出版〗》

第60章满眼韶春,舞影落花霰(八)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然能。相信朕,相信朕会给你找来最好的大夫,知道么?顶多不过一两个月的工夫,就恢复过来了。”

“呵,一两个月……”宇文贵妃仿佛在笑,又仿佛在哭,“其实,我相皇上给我找来的大夫,可我不相信……呵,我不相信,我能活着看到我孩子出世。”

“容容……”

“皇上,我宁愿自己不是什么王侯小.姐,而只是个平民的丫头,一个普通的宫女。”

唐天霄抚着她散落的发,怜惜地叹息:“容容,又傻想什么呢,定北王功在社稷,朕一直铭记于心。”

宇文贵妃却似没听到他的劝慰,继续哽咽道:“我也宁愿皇上不是皇上,而是看守城门的一名小吏,或乡下种田的一个农夫。都比现在好,真的,都比现在好!”

唐天霄紧紧拥着她哭得颤抖的身体,柔声道:“嗯,那什么时候朕带你到乡野间住段时间,朕就当一回农夫,你当一回平民的丫头,我天天到你们家求聘,可好?”

宇文贵妃哭得更厉害,将头埋在他的怀中呜咽道:“皇上又在骗我,皇上又在骗我……皇上……打算骗我到几时?”

沈皇后、杜贤妃似都想不到一向孤僻寡言的宇文贵妃还有这等痴缠不休的时候,彼此相视,都是皱眉。

但宇文贵妃刚刚落胎,这话断断不好出口;且这两人正亲密着,连上前安慰都是不便,只得悄悄退了出去。

可浅媚忽然便想起,类似这样的亲密相拥,柔情昵语,分明的似曾相识。

也许,唐天霄和每个爱妃都说过同样的话,做过同样的事。

于是,前赴后继的妃嫔,前赴后继地爱着他,以为自己必是他心里与众不同的一个……

与众不同到连帝王的尊严和尊贵都可以舍弃一边,只为求得伊人一笑。

可浅媚一颗心忽上忽下,静默地又站了好一会儿,见唐天霄始终只将关切伤怀的眸光投在宇文贵妃身上,终于悄悄退了开去。

宫女撩开锦帘让她出去时,她又回头看了一眼。

床上的女子苍白得像一页未经涂抹便撕下的宣纸,薄薄的一道,影子似的飘忽着,好像一阵风吹来,便会化了尘,化了烟,消逝得一干二净,再无存在过的痕迹。

可她一定爱过,如今还在深爱着。

这尊贵的帝妃的爱情,难道会留不下一点痕迹?

到中殿时,沈皇后正在讯问宇文贵妃落胎的始末,杜贤妃陪侍一旁。

据说身体不佳的谢德妃这会儿也来了,正强撑着精神帮着沈皇后询问那些宫人。

“是,奴婢确定,贵妃娘娘下午还好好的,甚至还让晚上多预备几样小菜,说觉得好多了,要多吃点东西,才有精神好好养胎呢!”

宇文贵妃的贴身宫女如是说。

“晚膳时也好好的,今儿吃得还不少,谁知没多久便说腹中阴阴地疼,只说睡一会儿就好了,老奴不放心,特地请了太医在这里侯着,不久便疼得越发厉害了。”

宇文贵妃的主事太监如是说。

“微臣听得贵妃传召,立刻便过来了,发现已有小产迹象,立刻开了稳胎药,又请了太医院其他两位太医过来一起诊治,试图稳住胎象。可贵妃身体素弱,经不起折腾,臣等无能,还是没能保住龙胎。”

为宇文贵妃诊治的太医如是说。

沈皇后听出了其中的蹊跷,追问道:“经不起折腾?此话怎讲?”

太医相视数眼,然后回道:“臣等每天两次前来明漪宫请脉,近日看宇文贵妃身体渐已平复,胎儿也当无事。今日戌时我们太医院的请脉记录,同样显示一切正常,晚膳后胎象忽然急转直下,臣等疑心……疑心……”

“疑心什么?”

“疑心贵妃是不是晚膳时用了什么活血化瘀的虎狼之药,一时不慎,导致滑胎。”

“什么?”沈皇后转头问宫女,“晚上贵妃服过汤药么?”

宫女战战兢兢答道:“服过一味滋阴补气的汤药,已请太医看过药渣,说是无妨。”

“那……”

“贵妃娘娘所食晚膳,照以往的规矩,撤下去后由宫人分食,大多已吃完,并无他人出现异样。”

“废话,若是有人刻意相害,要害的必是龙胎,旁人吃了,自是无事。”

跪了一地的太医和宫人再不敢接口,汗水涔涔而下。

“查!再查!小李子,把御厨房里当值今晚晚膳的全抓过来,细细盘问,一个不许放过!”

小李子是熹庆宫的主事太监李彦宏,手段最是阴毒,偏偏深受沈皇后宠信,连她从娘家带来的心腹侍女几次见识他手腕后都退避三舍,更别说其他人了。

可浅媚叹气。

只怕这次牵连得大了。

幸亏她这两日总和唐天霄在一起,再怎么着,都疑心不到她身上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风波迭涌,月影下重帘(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