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涩九月 [目录] > 第5章: 跑遍临沂城,为了一顿饭

《青涩九月》

第5章 跑遍临沂城,为了一顿饭

骑驴下蒙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过完周末的每周一是主任查房时间,所以我们也特别到的早,把每个自己带教管的病床的病例都仔细地看了一遍,以防老师提问。可是21床的病例夹却空了,我去问昨晚值夜班的周老师。周老师眼睛懵懵地看了我一眼,说走了。我说他好了啊。没有,去青岛了,这个孩子从来不按疗程,盲目地跑这跑那,唉,效果非常差,这山望着那山高的心理。那他女朋友呢?我很好奇,自从那次他的女朋友向主任提出多开药后就没再见过。周老师叹了一口气说,分了,

不要他了。我刚想再问,主任过来了,于是就开始了交班会。

查房时又见到那个红斑狼疮的女孩,脸已经开始肿了,好多地方已开始破溃,她的母亲只好一次次地用卫生纸去擦拭那些渗出液。一看既往史才知道原来这个女孩就因为红斑狼疮在这个医院住过,但由于没有钱,就没坚持完整个疗程,可以算上是旧病复发,所以一开始就发展的比较迅速。我走到她的面前,轻轻地安慰了几句,发现女孩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活泼,带上病房的门,我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因为我发现女孩的妈妈整天啃着的都是从家里带来的煎饼和咸菜,就没发现她吃过几次别的饭菜,可女孩的情况亦是一天不似一天,一些好的抗生素她根本就用不起啊!

很快一个月的风湿肾病科实习就到了,第二个科室就是血液肿瘤了,从二楼上到了三楼。可是地位却没有因此有一点上升,相反这个科的主任在我们刚进科的第二天就让我们帮他洗隔离衣。我说:“老师,洗衣服是女人的专利,你找他们吧?”

主任看了我一眼说:“好,你们一人洗一件吧,我正好有四件,这样也公平。”听完之后我真有一种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可我看了看,估计我不是他的对手,像他这样人高马大的。于是很气愤地端了盆子来到洗刷间,84狠狠地倒了好多,才发现气味刺鼻的厉害,王君可过来闻到气味后说:“樊同学,84很伤手的,你可注意了。”我一听赶紧把手从水里抽出来,用自来水认真地冲了半天。突然想到,给主任洗衣服可以光明正大地去问科里要一副无菌手套啊!

高个头的护士长很面善地站在那儿,我说:“老师,主任让我们帮他洗隔离衣,可是你知道84很伤手的,所以我想问你要一副无菌手套戴。”

护士长听完面无表情地说:“你一个男孩子干这点活算个什么,不用手套吧,你看你那三个队友就没有一个来要的,人家还是女孩子呢!”

“可是,我放84多了,我……”我还没说完,护士长就打断了我的话,“好了,手套肯定没有,你自己想办法吧。”说完就把我一个人晾在那儿,并不多看一眼。我用她能听见但是又故意让她认为我不想让她听见的声音说真抠门。护士长转过头来,说:“同学,别抱怨,有本事你去给我找一副来啊。”我说好,就没见过你们科这么抠的。说完趁她去病房干什么,我偷偷地钻进配药室,试图在她回来之前找到一副,以便堵住她的嘴。可是我发现几乎每个有东西的抽屉、柜子都上了锁。妈的,我小声地骂了一句,回到洗涮间。王君可一看我回来了,就问我你去拿的手套呢?我说——我肯定不能说护士长不给,那样多没面子,我去的时候和她们说手到擒来的——我说护士长正在帮我找呢吗,我一会去取。王君可鄙视地看了我一眼。

在这个医院我熟悉的可是只有风湿肾病科了,我赶紧来到二楼,问周老师有没有无菌手套,先借我一双。周老师说配药室抽屉可能有吧,你自己过去看看。我溜进配药室,翻来找去只找到了一只,唉,一只也好,足以弥补一点面子,我在心理自我安慰道。不是自己的衣服,那洗衣服当然也只是一个过程。很快,我就端着那个放了四件隔离衣的盆子出了洗刷间,在路过护士站的时候正好看见护士长从病房方向走来,我赶紧靠紧左面的墙往前走,因为我只在右手上戴了一只手套。护士长看了我的手一眼,说你从哪拿的?言外之意是不是在她的科室偷拿的。我不屑地看了她一眼说我在下面要的,人家护士长没说什么就给我找了一副。说完扬长而去,来到阳台给主任挂隔离衣。

第二天中午刚到医生办公室,我的带教吕老师就跟我说:“樊青桐,今天你们先熟悉下科室的环境,明天正式上班。我这还有几张山东肿瘤年会的参会券,给你两张。”我说老师我不想去开会,她说谁让你去开会了,中午有一顿聚餐,你可以再找你一个同学一块去吃顿好的。我一听很高兴地接过那两张“饭票”,心中一下就想到了端木慧文。

端木一听也很高兴,于是我们就一起朝那个叫“八一饭店”的地方走去,因为端木说她知道那个地方,不远。可是走了有近半个小时了,还是不见。我说端木,咱是不是走错了,你看。她说不会错的,要不你问问。我于是就找了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大爷说大爷请问你八一饭店怎么走啊。大爷于是耐心地给我讲解了饭店的具体方位和做几路车可以到。原来再绕过一个路口就是了。我高兴地说声谢谢,还没转过身来就被大爷一把捉住,大爷自己却转过了身,我一看他的后背,愣住了,端木也愣了,原来大爷的后背挂了一个纸牌,上写:专职指路,每次两元。

好不容易来到八一饭店,看招牌那么一点,而且冷冷清清的,端木一拳打在我肩上,“樊青桐,你看这么小的一个饭店,能有什么好吃的?”我说:“那可不一定,你没听说过,庙小和尚大这句话嘛!”说完拉着端木就往里进。冲门服务台上的小姐笑容可掬地说:“你好,欢迎光临,请问几位?”我不好意思地拿出那张小小的参会券,声音压得很低的问:“请问肿瘤年会的人是不是在这用餐?”那几个小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我们这没有被谁包过场啊,你找的是什么地方?”我说是八一饭店。她们就笑了,说:“我们这不是八一饭店,我们这因为在八一路上,所以叫八一路饭店,八一饭店是部队上开的。”

我一听当场差点晕了,出了门,赶紧叫了一辆出租车,又沿着我们来的方向走了回去。果真,端木并没有说错,八一饭店就在离我们医院不远的加油站旁边。那个专职指路的人理解错了,我说等到我见到那个老头肯定要狠狠地揍他一顿。端木说算了,反正也找到了。进的门去,我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杯盘狼藉,每个桌上都是吃完了剩下的铁盆,他们一个个肥头油面地互相交谈着。

一个穿着军装的服务生走了过来,我们说明了来意。她说你看,这次她们定的菜就这么多,你自己找个还没有吃完的桌子先凑活一下吧!我一听,直接拉着端木就出了八一饭店的大门,心想我们又不是要饭的。

走在回医院的路上,端木嘴上不说,表情肃然,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又叫。我说:“没事,丫头,我请你去德克士吧。”端木才高兴的说:“好啊,好啊,我就喜欢德克士那种橘红色的灯光、那种美国乡村音乐营造出来的氛围。”两个人花了54块钱,肚子还是空空的没有感觉,我在送完端木回医院的学生公寓之后又在医院的门口摊了两个煎饼,这才感觉舒服。我就是那种开不惯洋浑的人。

回到宿舍,大家正盘腿坐在房子中间的大通铺上听在外科实习的吴一瓢讲他们科刚发生的事。原来在他们科室住院的一个老太太被砍了。第二天全医院就都知道了这件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走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