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青涩九月 [目录] > 第6章: 走了

《青涩九月》

第6章 走了

骑驴下蒙山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若干年后,在临沂的公交车上,你如果突然听到响起这首录音铃声,不管彼此已变的多么陌生,我也希望你能走过来,轻轻的问一句:这些年来过的还好吗?”

端木眼睛红红的,过了好一会,她才站起来,“樊青桐,抱抱我吧!”说完抬起头来望着我的眼睛。

今天休班,让刚通宵完的龙哥帮我带回了两个粽子,准备好好睡上一觉,还刚躺下就收到端木慧文发来的短信,一看内容乐了,“樊青桐,我昨晚做了个噩梦,差点吓死我,我梦见我怀孕了,而且孩子是你的,我的天,太恐怖了!”我笑了一下,回信道:“难道是我的孩子就那么可怕嘛,和谁生不是生,你说对吧,端木?”发出去有四秒钟就收到端木的信息,“去死,这话我能说你就不能,知道吗?”

伸头就看见,端木和小刘从我们公寓楼的窗户下走过,我大叫端木,干吗去啊?她说去吃饭,我说刚好我也没吃,一块去吧?说完,把刚吃了一口的粽子扔进垃圾袋。进了位于医专对面的小饭馆,老板很熟的样子对着端木笑了笑,来了,这是你男朋友吧?我在端木的后面对着老板讨好地偷偷地点了点头。端木脸红了一下说:“当然不是啦。靠,你还点头,别以为我看不见啊。”我仔细一看,储酒柜的玻璃正好映着我和小刘的身影。

吃完饭小刘回了宿舍,我们顺着来路闲逛。在朝着九州超市的方向的解放路上,有着各种各样的稀奇东西卖,还有根据指头长短测你的姓氏的,更有的地方,在地上用了大大的刷子写了:洗钱,还留下了联系电话。这不刚走了几步,端木就在一个五元店的门口被一个卖小玩具的迷住了。就是一个毛毛球样的小玩意,用毛线做了两个小腿,它就可以在卖者或围观者的指挥下,做跳跃、坐下跪倒等各种动作。端木很稀奇地看着,不解地左顾右盼,但却怎么也找不出原理。而卖者是你买一个才给你一个说明书,但不允许告诉别人。所以围观的尚未买者个个对此充满好奇,以为是什么高科技产品。其实原理我是知道的,但在这么多人面前自也不便断了人家的财路,大家为生活也都不容易。看着端木看的高兴,我凑过去和那个卖者偷偷地耳语几句,便用了两块钱就买下了卖价五元的东西,送给端木。端木高兴地打开说明书,看完之后才恍然大悟,狠狠地在我胸口打了几拳。我说只要你喜欢再大的陷阱我也会跳的,其实我早已知道这个陷阱的深度,但端木不知我知道。第二天就在《沂蒙晚报》上看见有人揭露了这个小把戏,还煞有其事地劝路人不要上当,我想这些小生意人以后恐怕惨了。其实有些时候,我觉得像这类博人一笑的小把戏你真的每有必要赶尽杀绝,五块钱,买个会心一笑也值了。

路上,端木慧文问我:“我想吃个雪糕,可是不知道该谁请谁?要不,我问你个问题吧。你说海马是海马爸爸生的还是海马妈妈生的?”

哇,又是这个问题,我一听就头大了,心想反正都是错,还不如我就请她还落个人情,于是说:“我不知道是谁生的,还是我请你吃雪糕吧,就冲你这个问题的难度。”端木慧文听完会心一笑。

下午特地借了队长周子文的手机,想给端木拍张照片,然后用彩信发到我的手机里。不一会儿,端木端着大大的一个箱子进来了,原来她刚到前面去端生理盐水了,我一看赶忙跑出去,“傻丫头,这么重,怎么不叫我帮忙?”我边埋怨边心疼地端着药进了肛肠科。坐下的时候,我说:“端木,给你照张相吧?”说着拿起了手机,可是端木一下躲到一边说,今天不行哦,形象不雅,累得要命,改天吧。任我怎么说,她就是不愿意。

回到宿舍,高天放说赶紧洗澡吧,我刚买回管子,只要接上隔壁水房的水龙头就可以了。我提着小马扎和管子来到厕所一看,刚好墙壁上有一个小洞,可以伸过管子,我小心地把管子塞过去。然后在跑过来把皮管套在水龙头上。又回来,赶紧脱了衣服,舒服的淋浴起来。边打着香皂,就听见隔壁王君可说这个管子是干嘛的,白白耽误一个水龙头。由于墙壁是通着的,这声音也就显得特别真切。说着我的管子就不出水了。我大叫,姐妹们,别动那个水龙头,我洗澡用的。声音穿过墙壁上的洞直接敲响她们的耳膜,我就听见那边一阵尖叫。

说着时间就到了六月底,看见他们临沂医专的在门诊楼门口贴出了感谢信,我一看字体就知道出自端木慧文之手,柔美中显着几分刚毅。晚上见到端木慧文问她什么时候走,她说下个星期吧。我想还好,能赶得上。突然端木转换了话题说道,樊青桐你给我拍张照片吧。我抬头一看,果真今晚端木比以前感觉清纯了好多,穿了一个白色的吊带,项中戴着蓝色的翡翠。我不好意思地拿出手机,说对不起,我的手机不能拍照,那天那个是拿同学的,说完很惭愧地低下了头。因为我发现端木刚换好的准备照相的表情是那么尴尬地挂在脸上,我的内心刀搅一样的痛。

第二天,我认识的一个老师主刀做手术,我帮着拉钩,两个手术下来就到了下午三点半。我赶忙打开关了一上午的手机。三条新短信,都是柳杞儿的。

“樊青桐,我先走了,学校今天上午通知实习计划有变,今天就回校参加毕业典礼。打了有十遍你的电话,一直关机,后来听说你在手术室帮着拉钩,我去手术室隔着门向你挥手,我知道你看不见,我还是在那儿站了有五分钟。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也许我们真的是有缘相知,无缘相守。就像你那晚所说的:生活是爱情的载体,但现实生活一不小心又成了爱情的扼杀者。

再见了,樊青桐!想想,我们相识时,樱花初绽;我们分别时,樱花凋零。飘香的一春是我们相恋的底色。

端木”

我回到宿舍,拿出那个买了有十天的小水晶虎(她是属虎的,明天就是她的生日。她的生日也是我花了两只“四个圈”从她同学那探来的)狂奔着翻过医院的栅栏,冲到樱花树下,无言地怒视着苍天。小水晶虎从我手中无声地滑落,碎裂在樱花的身下。

……本章完结,下一章“ 继续实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