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59章:读者书评汇总(一)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159章读者书评汇总(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些留不住的曾经,缱绻的缠绵情爱

――评寂月皎皎的《胭脂乱:风月栖情》

[作者:寒梅弄雪]

夜阑人静时,终于把皎皎姐的这一本《风月栖情》读完了。这是继她的《梦落大唐》之后又一篇催人泪下的小说。闭上眼,满心是栖情在那乱世风月中的纠葛与挣扎。三个优秀的男子,演绎的却是三段缠绵悱恻的情爱。

皎皎姐的文字一直都是那么华美苍凉,于淙淙的流水中显露出她深厚的文化底蕴,《风月栖情》便是这样一本细水流长的故事,越读到后面,越觉甘之如饴。比起《梦落大唐》,这一本可以说是身心具虐了。

栖情的出场总是那么的惊艳,回眸一笑百媚生,三千粉黛无颜色,她的美,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了。印象中的栖情,就像江南水乡里一阙瘦瘦的诗词,楼台高望,目睹云卷天舒,坐看闲庭花落。顶着衔凤公主的美名,带着兴国兴邦的吉兆,她美丽地降生于人世,衔玉而生,大抵这样的人,他的人生多半是不平凡的吧,所以,这也就注定了栖情以后的命途多舛。

享受着父王的疼爱,拥有着无限的富贵繁华,更有倾国倾城的美貌,可以说,她是三千宠爱在一身了。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在那个有些萧瑟的傍晚,在那个嗜血的时节里,一切都碾成了岁月的尘埃,国破家亡,先是父王被诛杀,后又寄居人下,被宇文氏霸占着,夺母弑父之仇,山河破碎之恨,一夕间,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在这阴谋交叠,肮脏龌龊的皇宫内院里学会了成长,学会了坚强,懂得用自己的爪子来保护自己,同时,也划伤别人。

美丽之于女人原本就是一种过错,尤其是在这乱世之中,英雄豪杰为之倾倒折腰,只要是个男人,都无法拒绝这般美好,这般妖娆,这般夺目的栖情吧。于是,便有了一幕幕的生离死别,一场场的爱恨情仇,一桩桩的缠绵悱恻。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与月。

这句话用来形容萧采绎是再恰当不过了。他是栖情的表哥,文武双全,相貌出众,初一开始,他便以一个守护者的身份在栖情身边呆着,童年的大多岁月,都是他和栖情美好纯净的回忆。他以为,执子之手,便能与子偕老,他以为,自己会是她的真命天子。只是他不曾想到,原来每一段青梅竹马都有各自的去处,谁也无法在原地等候。他和栖情亦如是。

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心里就有了这个娇俏美艳的女子,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便觉得开心,她忧伤的时候,自己也会心痛。看着她遭受了那么大的灾难,而自己,却无能为力,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他要给她最好的,他要她成为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只是,他不知道,那一声声甜腻腻的绎哥哥里参杂的是亲情,无关风花雪月的男女情爱。

所以,当多年以后,看到曾经只牵着自己手的那个小女孩转头别人的怀抱,毫不避嫌地去与他人缠绵的时刻,他嫉妒了,他发疯了。他以为让她留在自己身边,一切都在不言中了,他以为襄王有情,神女有梦,原来,幼时的那个背影,那个在他庇护下甜甜地唤着他绎哥哥的小女孩已经离他越来越远。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帘幽梦,颠簸岁月中成长的她,已不再是那个娇小柔弱的小公主,眼前的她,是一个勇敢坚强,敢爱敢恨的栖情,只是她的眼里,再也没有童年绎哥哥的影子,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袭绝代的风华。

他以为就这样默默地守护在她的身边,自己也心甘情愿的。但终归他低估了自己的定力,也低估了自己对栖情的感情,这么多年来,那一份沉沉的爱恋已经生根发芽,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坚不可拔,无人可以撼动。在那个醉酒的夜晚,他让她成了真正的女人。只是在这一晚之后,他们所有的一切都断了,最后的最后,他们终归隔着一抔黄土,剩下的,便是一份年少的缅怀吧,即使自己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他也难逃成为哥哥的宿命。

其实,他们的结局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是么?栖情那样的女子,又岂是自己这般俗气的男子比得上的,也许,永远的归去还能在这个女人的心里留下一席之地吧。

爱江山更爱美人,拱手山河讨你欢。

这便是我心中的安二公子,在那个乱世争雄的年代,他是少有的一块美玉,挥洒着他的霸王之气,在那片山河之中闯荡出属于他的一片天下。

文中的安亦辰,是我最喜欢的一位男主。有着温和优雅的外在美,却又不乏一统天下的雄心壮志。很强势,很威风的一位男子,让我想起了那个打下大唐江山的李世民。同样是二公子,同样是温柔多情的少年郎。

他和栖情的相遇,就那么强势地上演了。栖情长大成人的第一次,他很荣幸地见证了,并且还能窃玉偷香,一饱眼福。看到她的第一眼,这个女人的惊世脱俗的美丽就让自己震撼到了,以至于在这些年的戎马沙场生涯中,他都无法忘怀那一场别样的邂逅。

在我的眼中,安二公子是一位乱世枭雄,亦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痴情男子。从与栖情对上眼的时候开始,他的故事也注定了会因为这个女人而变得波澜诡谲,翻天覆地。

他们两个,都是心高气傲的人,最初的相遇,他的眼里是满满的她,而她的眼中,看到的只是一个威胁着她大燕王朝命运的刽子手,所以在安亦辰生病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是心狠的,想要杀死这个将来覆灭大燕王朝的敌人,实际上,此时的大燕已经远非从前,出此考虑,也全都是为了弟弟君羽着想。

也就是因为这么一个念想,原本纯净美好的相遇,原本天造地设的一对,染上了那么一丝灰色。安亦辰说她是魔鬼,迷人的外表下是蛇蝎的心肠,误会与隔阂也就这样产生了,本该美好无暇的一对壁人开始沿着不同的人生轨迹行走。

最后的最后,栖情终是不忍心安亦辰就这么死在宇文氏的手里,她救了他,只是安亦辰,却不知,带着深深的失落和伤心离开。而那个天仙般的人儿,却成了他心中永远的痛。所以,在逃亡的路上,安亦辰亦如栖情在皇宫里逼他一般,让她退无可退,他要向她证明,安亦辰不是个懦夫,是个顶天立地的强者,他的生命,不会任由别人掌控摆布,他不喜欢那种被人逼迫的感觉。原本只是想看看栖情着急的样子,可就是这一路的逼迫,更加深了他们之间的误会,亦如安亦辰所说,不管你曾经怎样逼迫我,我想把我们的距离拉得越来越近,可是为什么结局却反而越来越远了。当看到那一张绝美的面容上哀伤的泪水,充满敌意的眸子时,安亦辰知道自己错了,可是一切已经无可挽回,他们注定了要走到对立。

三年后的再次相遇,那个羽扇纶巾的少年更加风度翩翩,气度不发,马上的英姿剪影了属于那个时代的英雄的特写。当一切的误会解开,当所有的谜底得到最终的诠释,他才发现自己错得离谱,也就是这短短的三年,他错过了生命中最美好的女子。

她的恨,她的诅咒,没有让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退缩,反而迎难而上。为了她,他不惜与夏侯夫人翻脸,为了她,他可以置生死于不顾,他的爱,一点也不比宇文清的少,反而比宇文清来得更加强烈。

他诚挚的忏悔,他痛楚哀伤的眼神,终究是打动了那个女子,赢得了她的原谅。只是,这些都无关爱情,她与他,始终行走在各自的平行线上,尽管曾有过交点,可是一切都会还原到最初的开始。

有时候,爱情是需要耍一点点手段和心计的。安亦辰最后的那一出英雄救美的感人戏,终是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他也许早已料到,终有一天栖情会发现事情的真相,可是一切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一刻他真正的拥有了她。他会倾其所有,用爱来化解她心中的委屈和仇恨。善意的欺骗,他只是不想失去这个朝思暮想的女子而已。在栖情最崩溃的时刻,是这个纵横经纬的少年对她不离不弃,于危亡之中挽救了她。而栖情的心,甚至连她自己也不自知,在岁月的流年里,一点点地被这个男人占满。

纵算栖情最后得知了当初的真相,我想,面对着这样一个深情,为了自己费尽心思的男人,她终究不会狠得下心说出那一句我恨你吧。我也相信,在今后的相处岁月中,安二公子也会用他最热烈的深情来维系这一段天赐良缘。

衷心地祝福着,安二公子,栖情,你们一定可以天长地久。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那摇曳的竹林之中,一袭素白的白衣就那么干净温暖地出现了栖情的面前,纤弱苍白,精致而又不失温润,从未见过如此纯净美好的男子。那一刻,一直高傲不已的栖情也有了小女子的羞涩和腼腆。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叫一见钟情的神话。

老实说,对于白衣我是无奈加心疼的,第一眼看他,让我想起了一句话来形容这个美好的男子,白马西风侠少年,幽咽的冷风中,那个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就这么落拓地出场了。

行医济世,仗剑天涯,这便是他最初的梦想吧。身为宇文氏的第三子,他身上所背负的担子更重。他与栖情的这一段旷世绝恋亦如那罗密欧与朱丽叶一般惨烈,这样的爱情,注定了是无法永恒相守的,但是感情却可以穿过时间的洪流,成为亘古的经典。

由最初的相遇相知,到后来的相伴相许,白衣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挣扎的。在他与栖情面前,始终隔着国恨家仇,那是无法抹杀的一切。所以,他一直逃避着自己是宇文氏的这个让他心痛心酸的问题。他只想做一个飘逸如风,随性优雅的白衣,做那个爱护着栖情,守护着栖情的白衣,他不想这一层细腻精致的白色沾染上任何的污点。

十七岁那年,他们以一株狗尾巴草作为约定,三年后若还能再见,他便守护她一生一世。此时的白衣,心中是有些不安和愧疚的,看着一路逃亡的栖情在风雨中历练成长,他心疼,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便是他的宇文家。所以,在栖情要求他和自己在一起的那一刻,他有些犹豫,有些不敢面对。他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年少的栖情日后定然还能遇上比自己更适合她的男子。

三年之后,再一次相遇是在安亦辰的地盘,一身是伤,失去了亲人的栖情依然倔强地不肯屈服在安二公子的悉心照料下,直到白衣的出现,又给了栖情生命的激情与动力。这一刻,看着如此依赖自己,如此痴恋着自己的栖情,白衣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三年的分离,三年的思念,已经让他深刻地认识到这个女子在自己心中的地位。

万里江山醉清风,得此如花美眷,那些权势名利又何值一提了。何况,白衣一直都是避世的,他想过着的是平淡安静的生活,而这些,也正是栖情所需要的。相比于安二公子的积极入世,栖情的情感也更加偏向白衣吧!

爱情也就在这个时候甜言蜜语,你侬我侬起来,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他们的爱情来得那样热烈奔放,来得那样真挚诚恳,来得那样安静绵长。

栖情也毫不掩饰地表现出自己对他的爱意和依恋,恨不能溶进这个男人的身体。

一路风雨的相扶相伴,华阳山中医庐里的情意拳拳,溪水边上的旖旎风情,诠释着这一段最美好最干净的爱恋。

幸福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不管白衣再怎么逃避,他身上流着的始终是宇文家的血。接连的阴谋算计,巧合连连的误会,他和栖情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即使两人之间情意仍在,即使栖情心中念念不忘那个干净清澈的白衣少年,在现实的残酷里,他终究还原成了宇文清。他们之间,已经远不能如从前那般没有芥蒂了。

而白衣,亦是无奈的,家族的使命摆脱不了,栖情的爱恋更放不下,在这两难的境地之中,我不知道这个男子最终的选择如何,但是我相信,他不一定是陪伴栖情到最后的男人,但一定是栖情爱得最惨烈深刻的情郎。

无论如何,他与栖情的爱恋,都成了这个乱世里一曲悲凉的挽歌。

在这渺渺红尘中,还有多少乱世的英雄儿女上演着那一幕幕轰轰烈烈的爱情呢?乱世风月,何处栖情!

=========================

愿有情人终成眷属(评至萧采绎之死)

[作者:孤胆游侠》

故事发展到现在有点出乎意料,唉,怎么萧就这样死了呢,而且还是死在白衣的手里,让人看了心疼,皎还让不让白衣活啊,疑虑中....

萧可能不是被白衣亲手所杀,但却是因白衣而死,其实萧的死也没人应承担,战场上谁不是你死我活啊,况且宇文家和萧家都为夺天下而战,我相信善良的白衣无论如何都不会杀死萧的,萧的死只能算是他的劫数到了,时运不济,白衣那么爱情,而且也知道萧和情的亲情,他怎么可能狠心下手,我相信他也只打算煞一下萧的威风,并无杀死他的念头,可偏偏皎就放了暗箭,唉,对于萧的死我有私心,我对他没有丝毫的怜惜,我甚至恨他,恨他对情的所为,而情的表现更让我失望,让我痛,还有一丝厌恶,(偶是不是找骂啊,呜呜...皎别骂我啊)萧的死最让我为白衣痛心,白衣的惨,惨在他爱上了与他有着国恨家仇的女子,萧一死白衣的难受应绝不比情差吧,本来家族就欠了情的,而现在萧又因自己而死,善良如他,爱情之深,其心里的愧疚和自责可见一斑,此生和情相守恐怕已是奢望了吧。

情的举动让我心寒到了冰点啊,不用多想以后白衣的日子估计要在痛苦和折磨中度过吧,可悲的白衣啊,爱上一个人并不是你的错啊,而你却要承受比这爱更深刻的伤害啊。

我想了下以后可能会发生的情节,情利用安对白衣进行报复,宇文家可能会因此而遭到灭顶之灾,宇文清为了实现当日留给情的若言,重回清心草庐而幸存下来,情成功完成了家族的复仇。宇文清回到草庐后却一直没等到情,又忽然传来亲人的噩耗,为了保全亲人的尸骨而冒险,落入安之手,当然就再见情了,大概也知道情在设计自己了,但我相信清无法恨情的,在我的眼中毕竟清的胸襟和气度让人无法比肩的,安不可能,安身上霸气十足,即使爱情所流露出来的温情也难掩藏其骨子里的傲气,萧更不用谈了,给我的感觉最差,冲动,蛮横,还带傻气,不是懂爱的男人。为什么是清呢,皎太坏了,看看那些温馨的画面吧,最令难以我忘怀的是情和白衣在草庐幽林时,白衣尊重情的决定而没要她,换作他人会吗?当时他们可是爱着对方的啊,只要白衣稍微费点心,难保情不会把第一次给他,反观萧吧,那简直就是粗鲁和野蛮,另我不齿,安呢,他是不会强要情的,因为他也爱情,愿意守护她,保护她,而情并不爱他啊,我也同情安,但安的痛怎比得上清呢,安至少拥有情的人,而清最后是一无所有,爱空了,亲人没了(我的假想之下啊,呵呵..带泪的笑),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万劫不复吧。

我觉得皎是不会轻易放过虐的机会的,白衣被抓,会被折磨吧,而后出现情举剑刺向白衣的一幕,我猜测情没能下手,心里依然爱白衣,留有一点希望,希望白衣给她一个解释。而白衣万念俱灰,怎一个痛字了得!丧爱之痛。丧亲之痛使他无法有勇气活下去,只有在万劫不复中沉沦,白衣应该是慷慨赴死,自己了结,坦荡得没有一丝眷恋,没有恨却有爱离开世间吧。

我觉得白衣最后对情仍是无法释怀的,还是爱她吧,这样才配得上我心中完美无暇的白衣印象,皎给白衣的另一重身份是医者,乱世的医者时有其深意的吧,为医者对生死的态度,对人的心性自有深刻的领悟,白衣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对俗世的很多自然看开,要不他又怎会对情许下郑重的承诺而置家族争夺天下之事而不顾,白衣参与萧家之战必然是迫不得已,宇文家当时肯定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我也相信白衣在解决家族危机之后,对此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恋,他只想回到草庐,带着情双宿双飞。

也许有人说白衣很自私,但爱情又何尝不是自私的呢?

还有我想问皎那个李叔是谁?是皎安排的伏笔吗?还只是简简单单的匆匆过客?颜远风怎的死了吗?皎有说结局可以放心,是不是会有惊喜啊,呵呵....无论结局如何,皎的文偶会一直看下去的噢,说实话,我喜欢书儿甚于栖情,但偶相信只要是皎塑造的女人都是出色的,好了累了,话是不是太多了啊,呜呜...别骂俺啊,闪人!

最后一句:“有情人终成眷属”祝“栖情白衣”。

==================

你对安太残忍了!!!

[文/慧慧@殇]

喜欢你的文字,喜欢你文章的基调,曾经读着你的文章简介入眠。

“与君床第缠绵之时,我又误唤了谁的名字?”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会是安,我喜欢安,即使情并不喜欢他。

我以为白衣得到她的心,而安得到她的人,那么即使两个人都苦,那也算是公平了。可你竟然让萧把她给····

你真的太残忍了,你对安太不公平了!!

白衣是幸福的,他得到了女主的爱,从一开始就莫名奇妙的爱上了,似乎不给其他人一点机会,纵然他是宇文清,有再多的无奈,有再多的痛苦,他也是幸福的,有什么比的上被自己深爱的人爱着还要幸福呢?

也许作者偏爱那种仙一般的男子,这我无话可说,也许,虽然我潜意识里为着安排斥着他,但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个让人心动的男子。他有那样的魅力。

那么同样优秀的安呢?他有什么错,就算有错,也是为了爱一错再错!你怎么忍心,让他这般的孤独!!

他是一代豪雄,他睿智,霸气,这样的男子,也许你早就安排了他统一天下,成为一代君主,可是纵使怀握江山,没有爱,在美的江山也只是华丽的一场梦,一场空!!

萧也没有错。只是没想到,你竟然安排让他占有了情。所以不管他是否情比金坚,我还是恨他,很恨,很恨他。如果是白衣就算了,为什么是他。你到底把安放在了何处?你写文章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可是不能太偏心啊!

我也喜欢文字,所以我很清楚我们笔下的人物都是有灵魂的,他们和我们一样共同生活在这个虚幻的地球上,只不过我们可以安排自己的命运,而他们的命运却被我们用笔,用敲打的文字,无情的操控了。这本就很凄惨,那你何其忍心让安躲在角落偷偷的哭泣呢?原来到头来,他什么也得不到!!

白衣也许可怜,可无意中你的文字已经让安陷入万劫不复,这是你的本意吗,你不是一开使就打算让白衣万劫不复吗?你想让白衣悲剧,想让更多的人同情他,可是我看到的是安的无助,安的痛苦,和安的孤独。还是想问一句,他有什么错?天下就不是哪一个人的天下,就算他是图谋了江山,可那也是为了情啊!

一个男子可以为了一个女子打下江山,再为了她放弃江山,敢问谁不会感动,况且他长的还那么的英俊潇洒。

为什么他不能到情的爱,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爱,他不能成为情的最爱,也要排上第二吧!

你对安太残忍了,你既然把他写出来了。他也是活生生的一个生灵,你甘心让他在某一个角落为情所困吗?

你真你的对他太残忍了!!

================

关于风月结局的猜想

[文/yunan5160]

大大,我昨天是这么想的,情知道了萧喜欢她以后,很是担心,于是暗暗决定休息一段时间就去找白衣。在萧不注意的情况下偷偷溜到华阳山,并和白衣过了一段采菊东篱下的生活。

这段时间是两个人最美好的回忆,他们两个成了亲,过了近一年的幸福生活。

但是后来宇文和安家之战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白衣作为宇文家的一员,没办法看着自己的家族灭亡,就和情说要出去一段日子,原因是曾经答应别人看病,于是白衣就入世了。

情在华阳山等着白衣回来,萧知道白衣是宇文清以后非常气愤,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寻找情,然后他找到了情,把情带了回去,这时候萧对情的爱恋已经达到了极点,他认为白衣骗了情,不能给情幸福,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占有了情。。。。

就有你文案上的情喊着白衣的情景。

情被萧占有后痛不欲生,但有舍不得白衣,后来情知道了白衣就是宇文清,万念聚灰,在她心灰意冷想结束生命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了白衣的孩子,这个孩子是她人生中的曙光,是她的寄托,于是在这段时间,情想通了一件事,她想起往日的种种,以及白衣为自己家族做的事所做的努力挽回,已经谅解白衣了,但也深知两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另一方面,宇文家和安家因为某种原因达成暂时停战协议,萧家也想入主天下,想趁着两家都有损伤的时候灭掉离自己比较近的安家,但是没有成功。

情又展转的与安相逢,安的包容和爱护最终打动了情,而安亦为了情放弃了争夺天下。

最后宇文家成为正统,安带着情隐居,情生下了她和白衣的孩子,后来和安又有了一对儿女。

很多年后,在京城出现了一个少年,这个少年有着天人之资,其胸豁达,其情豪爽,这就是白衣和情的孩子,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对这个父亲的汝慕之情使他来到了这里。

于是另一个故事又要开始了。

哈哈,大大我想得怎么样???

****-----****-----****

PS:这三章均为读者评论。如有亲不愿意皎公布在章节之中的,请在文后留言,或发站内短消息给皎!皎谢过所有亲一路的支持!

还有,这三章书评特地找了编辑,全设成了免费章节,不收费的,汗,有亲说皎用书评骗钱,扔我蛋,看清楚再说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读者书评汇总(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