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6章:故国篇: 飞雁南归雏菊冷(一)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16章故国篇: 飞雁南归雏菊冷(一)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昭阳殿很久,我们还只是沉默。

萧采绎和我并排趴在窗台上,雕花檀木窗棂透出特有的木香,以往闻来觉得温香怡人,此时却让人沉闷到胸口发紧。倒是窗外墙角那凌霜的青菊,依旧倔强盛开,细长的花瓣柔柔垂下,有的快要触着地面了,却又袅娜卷起,不屈地弯成向上的柔软弧度。

“对不起,栖情。”萧采绎忽然说。

我惊讶抬头,萧采绎睫毛颤动,那样明亮而意气风发的眼睛,已经一片灰蒙,如此刻天际阴霾。

“绎哥哥,这事怎么能怪你呢?”我叹口气,用指甲抠着窗扇上的花纹。

萧采绎眼圈微微的红,赶忙转过身去,垂头道:“我怎能不怪自己?以前你总是笑着,鸟儿般快活着,什么时候,栖情妹妹开始不笑了,而且会这样忧伤地叹气?”

我不忧伤,是因为我没有长大。

可我现在,我还能不长大,还敢不长大吗?多少亲人的鲜血,多少无可奈何的挣扎,多少铭刻于心的痛楚,如不断涨起的潮汐,横亘于眼前。

“我们以后,只怕都得这样过下去了。”我说。

两只小小的白颈黄翅小鸟儿正在花间跳跃,看似逍遥,亦是在辛苦觅食。有朝一日秋去冬来,白雪皑皑,若没有足够的储食,也只能冻饿而死。

绎哥哥错了,其实鸟儿也不快活。

萧采绎退了开去,面向我堆金砌玉的屋子,仿佛在自语,又仿佛在自责:“我又怎能让你,这样过下去?”

那种颓丧忧愁,让他漆黑明亮的眼睛变得深邃无底,再不若从前伴着我的那个青葱快乐少年。

其实,萧采绎也从没那么忧愁过。

他也长大了。我们都在一夕之间,不得不长大。

午时母亲出乎意料地叫我和萧采绎一起去厅中用膳。

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托病避居,只在自己房中单独用膳,萧采绎一向与我相伴,自然也是懒得与宇文氏共处,也不从不踏足前厅。

突然之间叫我们去,必定是为上午之事了。

懈怠去,却不得不去,甚至不得不打足了十二分精神前去。

午间的全虾宴,却是御厨翻新出奇,以新鲜河虾配了各色蔬菜煸炒煎煮而成。嫩红的河虾,碧绿的蔬菜,是极明艳好看的色彩,二十余种不同方式烹出的菜肴,配上了恰如其分的精致器皿,便是二十余种赏心悦目的风景。

但如座上有宇文昭,便是大煞风景了。何况还有那个依旧肆无忌惮在我面庞胸口扫来扫去的宇文颉,简直让我坐立难安。

除了他们,还有一身红袍的男子,容貌长得极像宇文昭,只一双眼睛却比宇文昭冷上许多,即便带了笑意,也泛着冰雪样的寒气。正是宇文昭的长子宇文弘了。

母亲穿着家常碎花翠纱长裳,一举一动如风柳摇曳,虽是坐了主位,但有宇文昭那高大的身形在旁衬着,怎么着也像个小鸟依人的贤惠妻子,一如当日坐在父亲身畔一般。

如果这是父亲办的家宴,我该何等快慰地在他怀中撒娇!

可我现在只能默然盯着母亲挟在我碗里的虾仁,几乎要把那艳艳的红色看出一团花来。

不过略聊了几句,宇文昭已道:“眼看栖情病好得差不多了,以后也就和我们一处吃饭吧!一直窝在房里,可别闷坏了。”

我浅浅地笑着应了,低头咬那虾仁,眼睛里都是虾子亮红的色彩。这个贼子,即便你占了我母亲,可这皇位,到底是我父亲、我弟弟的,你有什么资格来安排我们的起居?

但我什么也不能说,唯一能做的,是乖乖地一个接一个吃着虾。

又有人伸过一双雕龙象牙筷,将一只大虾仁送到我面前,却不放在碗里,径落在我唇边。

[下次更新:7月10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飞雁南归雏菊冷(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