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161章:读者书评汇总(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161章读者书评汇总(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乱世公主乱世情

[作者:我不是黄蓉]

在文章一开场就把一个受尽万般宠爱无忧无虑的小公主呈现出读者的面前,这个名叫栖情的小女孩能永远这般幸福,如她母后所希望的那样,有一个能栖情之处吗?悬念在不知不觉中产生,让读者开始为她担心起来。

美好时光总是短暂的。还没描述完她的泼天幸福,在她十三岁生日这天,在一场猝不及防的兵变中,所有的绮靡繁华一夕间轰然崩塌。父皇离去,弟弟被挟持以令诸候。栖情和她的母后失去依靠,在宇文氏的淫威下,行走在刀锋边缘。

这时颜远风成为她们母女唯一的依靠。他是栖情母亲忠实的卫士和守护神,他那眉宇间一直有种若有若无的忧郁,让小栖情看得心里揪揪的。虽然栖情在慢慢长大,他也不肯再牵她的手,只肯用温暖而柔和的眼神远远地静静地看她。但栖情对他有着特殊的的依恋和感情,他肯定是知道的。他只依旧迷蒙着忧伤看着她的母亲,眼中没有别人。直至后来栖情听到他带了眩然欲泣的悲伤地呼唤病中母亲的闺名,才知自己一切都是无奈,一切都是错误,也许连那朦朦胧胧的爱恋,也是从胎中带出的前世纠缠,错落如秋叶,一睁眼,便是飘落。

小女孩的青涩之恋就此结束。

栖情的表哥萧采绎与她本是表兄妹,但从一开始就阴差阳错了。因为栖情对采绎是妹妹对哥哥的感情,而这个比栖情大三岁的表哥却是爱上这个小不点妹妹。面对皇宫外的兵变和厮杀,栖情热血沸腾时的天真话语:“绎哥哥,我们一起冲出去,生一起生,死一起死!”,竟在采绎的心里被岁月刻成重重的烙印,次次加深,“最终成为痛入骨髓的心头之刺,伤人伤己”。看到这里,心被揪得好紧,采绎与栖情本无缘却要同生死,那将会是怎么的结果,两者皆伤,爱人有罪么?不敢想。

值得一提的是黑赫国昊则王子,这个小屁孩偷偷喜欢栖情,像个跟屁虫跟在栖情的后面,我总觉得他是栖情的福星,会帮栖情大忙的。

至于安亦辰,清秀的面庞,雍容儒雅,爽朗仗义。因为他和栖情有相似个性和见识。注定是互爱互怕,命运交错不清。安亦辰说哪怕你对我用尽心机,数次把我迫上绝路,我也不曾恨你。这是只有付出不图回报的爱。因刺杀宇文氏被栖情救下,又因才华横溢威胁至大燕江山差点被栖情捂死。可他年轻甚至很骄傲,当栖情受到宇文弘的欺侮,他发誓要杀掉弘并在后来的几年里一直努力实现这个誓言,但他对栖情却说“如果我不死,冲着公主昨日以及今日的逼迫,他日我不会顾念公主的相救之恩,更不会对公主手下容情!”两人冷笑以对,埋下了积怨的第一笔。当安氏占领京城,栖情和母亲外出避难时,亦辰亲自带兵来找栖情,只为灭栖情的骄傲。当看到栖情不顾生死、红着眼为将士打气、永不屈服的样了,亦辰的表情从嘴角分明一抹嘲弄的笑意,转为渐渐掩抑不住的倨傲与冷笑,后来带了微微的悸色,甚至有些懊恼和焦虑却是一闪而逝,最后是显而易见的惊愕。终究他在气势上输给了栖情。作者不惜笔墨将这场景描绘得悲壮惨烈,看着少年公主的镇定与胆识,我流下热泪。这场血腥之战大大加深了栖情对亦辰的积怨。亦辰对这次自己的做法也是懊恼不已。但是,作者的安排还远不止这些,两人的命运纠葛还会上演,栖情说我要让他万劫不复,其实真正万劫不复的是人是她自己。

栖情从见到白衣的那一刻起就失去了自我。因为白衣是那样的脱俗,“眸子纯净如水,那一瞬间便将我沉浸其中一般,我的心跳竟似漏了一拍”,栖情在无意识中已被他深深吸引,“被他触摸到的皮肤,每一处毛孔都似在瞬间敞开了,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迅速由手指向上延伸,直至心口,至脑海,至全身。四肢百骸,俱已张开,似每一处都已会呼吸,呼吸清晨飘着淡香的空气。”作者用细腻的文笔将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心事展现在读者面前,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尽管是在逃难途中,更需依靠和关怀。但是不要被表面现象迷惑,皎的作品一向是很虐的。白衣和那个与她有一纸婚约的宇文清是否是同一人?宇文清小时候身体弱送到华阳山寄养,宇文昭夸他已出落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材,谈吐不凡。而白衣说自己是久病成医。栖情对宇文一家恨之入骨,定婚约时“我想着有一日或许真能把宇文昭的儿子给弄死,心里一阵快慰。”后面一句,“我从来没有想过,若干年后,我会那样地盼望宇文清活下去,就如今日盼他死去一般。”想到这里心里一阵惶惶,这应该是皎虐读者的重头戏。栖情和白衣都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感情深渊。好事多磨,若白衣真是宇文清,栖情又怎能面对?看着栖情越来越沉醉在白衣的纯净如水的眸子里,我的心也越来越沉。

栖情,栖情,何处栖情,泪眼已朦胧,心,在滴血……

============================

《风月栖情》之栖情风华绝代

[作者:奕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一出世便衔凤而临,预示着她注定与众生不同的命运。金枝玉叶,母慈父严,被一路呵护,集万千宠爱于一身,13岁的年纪正如幽兰般悄然绽放。大约天妒红颜,慈祥的父亲摇身一变为无道的昏君被群起讨伐,安静温婉的母亲却投入杀父仇人的怀抱。一夜间国破家亡,饱尝寄人篱下的苦味。这,就是我们的女主大燕衔凤公主——栖情。

灾难使人成长,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中,这只小小的凤凰浴huo重生,不复从前的天真懵懂,磨练得有胆有识、城府深深。了解母亲一番苦心,愿与其荣辱与共,瘦小的肩膀承担起家国的重任,为维护亲人周全费尽心思与仇敌周旋。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自古红颜多薄命,我们的栖情公主自然也逃不过皎皎布下的天罗地网。在母后的委曲求全下留得性命,却险些逃不掉被玷污的命运;自家门中被虎视眈眈地寻衅,甫出门却又被敲山震虎,眼见得血洒霓裳。大燕气数已尽,区区一个弱女子又岂能力挽狂澜?周旋在几个男人之间,强颜欢笑,曲意逢迎,时时警觉,辛酸苦楚说与谁知?与所爱之人如牛郎织女,被一道国仇家恨划在了星汉的两旁。爱恨交织,不知怎生情怀。

栖情,栖情,何处可栖,为谁容情?栖迷们心心念念的女主在磨难中越发的挺拔,无畏地面对不可预知的未来。

曾经的天真已被刀光剑影掩去,曾经的笑靥早已埋葬在那个众亲叛离的杀场。在风刀霜剑的逼迫下,不知人间疾苦的公主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坚强聪颖冷酷的大燕遗臣,让人心折之余不禁扼腕叹息,又有谁能理解她的悲哀。

真虽逝,情犹在。亲情、爱情、恩情纠缠的难分难舍,怎也理不出个头绪来。皎皎细腻的笔触把我们带回了那个战火纷飞的时代,对这个柔弱女子的坎坷遭遇感同身受,送上一份祝福或掬一捧同情的眼泪。文章内容紧凑,起伏跌宕,扣人心悬,只可惜恶皎却迟迟蹲坑不出,急煞咱一派痴心爱栖人。终于喜闻皎皎出书,只差泪洒当场。只盼栖情能早到手中,慰藉下我这一地相思……

重重宫闱,巧设计谋,为救亲人甘冒奇险偷天换日;

避难路上,纤娇弱女,豪气冲天众志城城不让须眉

让我们一起来期待栖情精彩的未来吧!!!

=========================

爱恨纠缠,半生缘

[文/凌女天心]

一直想给皎写篇长评,今天终于有时间坐下来,认真想了想,开始写字。

栖情,风华绝代,冰雪聪明,又是天之骄女,自然吸引了不少爱慕的眼光。白衣、安亦辰、萧采绎都是出类拔萃的男子,被这样的男子爱着,是幸福的。只是同时被三个男人爱着,可能就没有那样美好了。

萧采绎,栖情的表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一心一意一直爱着她,等着她长大。只是从未明白过,少女的心思。长大了,梦中那个人未必是自己。只是想为她好,所做的都是为她好,只是从没想过,她是否真正需要。

安亦辰,霸气而睿智的男子。年少时的偶然,遇见今生的最爱。因为爱,所以只想把伊人留在自己身边,却没有想过她愿不愿意。这是萧采绎和安亦辰共同的缺点,总是以为自己想到的就是她想要的,忽略了她的想法。栖情是何等聪慧的女子,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又怎会让别人左右她呢?所以安亦辰的努力,在她看来,都是给她的枷锁。小安的爱慕,换来的却只是栖情的反抗,我想,大抵是因为他那一句,要用平等的身份,叫你栖情。明明是一句美好的告白,却让两个别扭的孩子别扭到底了。栖情对于安亦辰,就像手里的一捧沙,你越是想使劲抓住,越是抓不住,它还是会从你的指缝里流走。

医者白衣,栖情心中最美好的男子。同样的,也是我心中最美好的男子。承载在少女关于爱情的幻想。白衣胜雪,温润如玉,以及身上淡淡的青草香,豆蔻的少女怎样拒绝得了这样的男子呢?金风玉露一相逢,胜却人间无数。灵动的少女和温和的男子,一生中最美丽的一次邂逅。本来,这是一个浪漫而美丽的开始,只是,只是因为两个人的身份,却让这段本应该美满的爱情出了错。

因为,白衣便是宇文清,宇文清便是白衣。两个相爱的人,却要承受家族的仇怨。爱情,在这个时候显得无力而苍白。因为栖情不明了,所以她会热烈地表达自己的爱意;而因为白衣的洞悉,他无法让自己抛开一切,肆无忌惮地去爱。所以他隐忍,很多话,他都不能说,只能埋在心底。让人误以为他不爱。而这份情,这段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

我之所以理解,因为我的小说里,有着相似的人,相似的故事,而我,残忍地给了他们一个并不完满的结局。我却强烈地希望,皎可以给这对璧人一段美好的归宿。

============================

深情枉付,错误了卿卿(评白衣番外)

[文/waneefly]

两章番外,白衣在更多读者心中攻城略地,只是,本就有了栖情和皎,何必再多?窃以为,为他增设的独白,无非让那抹白轮廓更清晰,而白之极致,本却应茫茫渺渺无边无际罢。

爱亦辰的亲们,多以其霸道主动为傲,嫌亦辰的亲们,亦多对其骄傲及强留佳人颇有微词。我却一直见着亦辰爱情之心脆弱柔软,理智无,思虑无,虚张声势地强悍着,不过为掩饰心底强烈的不确定与不安。他心里,早知道栖情的心,是他力所不能及的罢,故而战战兢兢地千方百计地用自己的心意去猜度去讨好,甚而栖情若情意稍露便受宠若惊,意乱情迷,失却所有防备谋略,便如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少年男子,生涩,脸红...

白衣,皎心中谪仙般的人物,他是不会那样傻乎乎地吃醋恼火,心底极痛却还要恶言顽抗地“俗”罢。他隐忍,他脱尘,他温和,就连他愁苦时眉心一动都如西施抚心一般如诗如画叫人心疼,情怎舍得他,皎怎舍得他,安怎比得过他?父兄恋爱器重着,众生膜拜崇敬着,栖情倾心眷恋着,安萧等无奈嫉妒着,什么王孙公子名动天下,谁能如他这般不战而胜?残忍冷酷的父兄对着他是亲情如缕的,骄傲任性的栖情对着他是乖巧温顺的,而安亦辰,父兄无视生死,母子冷淡疏离,心上之人苦心追求扑身而上充其量也只能分得一丁点同情忌惮,若是没有夕姑姑,只怕他也不过是个声名在外、避世不能的落寞之人。

是啊,即使白衣和栖情家族之间有再多的鸿沟,即使白衣再如何地退却消极,栖情亦真情相付,愈退愈求,纵然身相分离,神思亦属。安亦辰,即使有与衔凤匹配之星宿,即使有帮倒忙的夕姑姑,即使与栖情“如愿以偿”地定下终身,也敌不过化入骨髓的那段初恋呵...他那样的“俗人”,误解、伤害、幼稚,种种红尘中人之可怜可笑可叹之短处和着琐事,随着时间积淀成泥土,更只能远远望着天上飘逸的流云,默默地铺垫沿伸着情人生的路,承受着她的足,她的身,她的命,无奈着她望云的失神,苦苦祈求那向下的眸光...

嗟乎,深情枉付,错误了卿卿...

========================

为了他们的爱情,哭一场。

[文/rxy1228]

看完了《风月栖情》的第一部还有白衣番外,我从来都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每次想到“乱世、栖情、白衣”这几个字,都感觉想大哭一场。

白衣与栖情,抑或安与栖情,乱世风月,所以他们注定不能栖情。

十四岁那年狗尾巴草的誓言,午后的阳光,灿烂的笑容,一个在寻觅世外桃源般夫妻相守举案齐眉的可栖情处,另一个潇洒如云与世无争如诗一般优美地开场。除却他们家世的恩怨纠缠,他们真的很般配。

三年的时光,等来的不是忘却,却是愈加相思的刻骨铭心。

我在想,造成他们的这段爱情悲剧的原因,是不是他们以为已经相知可以相守了,然而最终因为很多很多的误会与宿命,错过了,而导致这些误会的是各自的家世和乱世纠缠,这是必然。

如果宇文家不烧毁清心草堂,如果那封信可以顺利地交到栖情手里,如果萧不被暗箭杀害(杀害萧的定只能是宇文氏除白衣以外的人,安的人可能性更大),如果他们不害死萧,如果宇文氏能放任白衣,如果皇甫家与宇文氏无纠葛,如果白衣能在萧死后及时回肃州一趟,如果白衣与栖情在越州见了面,如果安不玩手段,如果栖情能始终相信他们的爱情……他们这么相爱,怎么能这么轻易地被拆散?

可以说他们相知也不相知。

他们相知,因为他们如此相爱如此包容已然放下了彼此的家世;他们不相知,因为家世、地位不给他们完全相知的可能,栖情并不知道白衣还是选择了白衣的身份,她虽不相信白衣会杀了萧去求证,但是另一个爱她至极的男人怎么会这样放任她。

而白衣始终没有料到那封信会到不了栖情手中,始终决定由栖情来选择他们的结局,我该说他呆还是傻,把本该属于让他们两人的幸福白白放走,误会这样子开始了。

他以为是他的万劫不复,我却认为他们两个现在都万劫不复。某天误会澄清,栖情如何自处?文已经有提示,白衣最终会面临死亡,那时的栖情会很希望他能活。他们终究会再次见面,误会澄清,不过那时已经物是人非,更多更多的不得已。

安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栖情处,栖情一开始就知道。

他的心中有天下和栖情,同样重要。

即使有了栖情,来日坐拥天下,又如何不是后宫佳丽三千,一个身在牢笼里的女人即使有君王宠幸又真的幸福么?况且还有一个令她永远无法释怀的白衣和一段毫无结局的悲剧爱情。

她曾清楚地想过,有时候觉得安与白衣是一样温文尔雅的人,但是绝对不同的是一个一直在出世与入世中挣扎,一个一开始就以最强硬的手段入世,这个人就是安。

连栖情也知道白衣在挣扎啊,我只能说栖情失去这么多亲人的可怜遭遇造成了她内心的最脆弱最无助最头脑短路,安就是利用这点成功地得到了栖情,不禁感叹,真的很揪心,为了爱情。

其实,这个也不是最重要的,即使跟了安,只要栖情想离开,她还是会潇洒地离开的,前提是白衣归来,误会澄清。安肯定不会放她走的,所以曲折多多。安爱栖情,无可否认,为了爱情为了栖情的幸福,耍耍手段,玩玩心机,只要结局是好的不让她再受到伤害就好。但是如果以后会让栖情受到伤害,这些手段心机就让人觉得很可耻。其实可能安就可耻了这么一次,谁叫他占有欲这么强呢?只能说,什么世道,为什么相爱的人不能相守?

我真的很不放心结局,如果白衣会over,栖情绝对不会好过;如果白衣不会,故事情节发展肯定不会安排他们相守,他们在一起的机会将十分渺小。白衣栖情还是有爱情的,栖情与安也有白首之约的,我该怎么想?

为了他们的爱情,哭一场。

========================

无良滴皎,道歉了!

事由:

某亲嫌皎更得慢,扔鸡蛋,把五个蛋全扔给皎了。

皎很难过,然后改为一天两更,然后今天在文后留言,说很伤心。

然后,收到了那位亲的留言:我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是我给你的蛋,尽管我的鲜花也是给了你的所有文章。我想跟你说,我不想再等下去了,有人常说一个女人看小说通常是看自己的故事,我想这么多饺子看你的书,可能是从里面看到无数的自己,有人看见自己的白衣,有人看见自己的安亦辰,有人看见自己的萧哥哥……我看你的这个故事,是从栖情的国破家亡开始看起。我虽然不是公主,可是我有一个很强大的父亲,强大到我二十几年都在他丰厚的羽翼之下成长,可是我父亲一年多年去世了,他去世以后,我才知道没有他的世界是多么残忍的世界,有一句话我很喜欢,“不要说我们是举目无亲,甚至很多时候,我们是举目皆敌”。可能对于栖情国破家亡的苦,只有我最了解。

只是,我后来不想等了,因为皎写的太好了,我工作很忙,而看皎的文章是我平时最大缓解压力的消遣。我自然受不了你的不更新。

听说皎今明两天就将出版的都登出来了,

但是我想告诉皎一件事情

我在网上订了你的书

书钱打折后是19元

但是为了早点看到我选择了快递,快递就要10元钱。

我都是快30岁的人了,还和小女孩一样狂热的每天投票。送花,上网定一本爱情小说。我感觉唯一让我不骂我是白痴的说法就是我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小女孩的柔软的地方

还记得萧要栖情时说的那句话吗“栖情,我要的就是你”。尽管我给了你5个臭鸡蛋,但是正如萧一样,就是太喜欢,才会……

其实萧也是很爱栖情的。

最后送上一首歌的歌词:

与皎皎、与饺子们、与栖情、与故事里所有爱栖情和恨栖情的人一起共勉(略)。

下面是某皎回复:

回复某亲以及所有等皎文等得很辛苦的亲们

我没有怪亲。

把亲的评论从头看到尾,差点眼泪就下来了,为亲的辛苦,以及无奈。

鸡蛋就鸡蛋吧,也没什么,有那么多的花,代表着那么多的支持,皎知足了。

而且,的确是皎有错。皎是俗人,很自私,文早就写出来了,因为等出版的缘故,的确是一直在拖着。

虽然我知道读者是花钱在看我的书,可我显然更看重实体,看重把书抱在手里的感觉,以及出版带来的经济利益。为此,我更得的确很慢,真的对不起很多忠实的读者。

第二部比第一部更注重文笔,但情节发展也慢,更新速度,也会受到出版的限制,不会太快。

出版社不允许在正式出版前把全文发出,一般都要求在出版前网上上传章节不得超过全文章节的三分之二。而第一部到底在正式上市前发出了多少,大家应该也看到了。书还没铺开,网络上就已经发出结局了。

出版,自然有出版的无奈。现在的盗版,实在是很恐怖。几乎稍火一点的文,网上全文一出,盗版的书一个月内就会出现在市面上。

这种盗版书对于读者没什么伤害,但对于出版业以及作者的权益,打击相当大。尤其,皎现在以写字为生。

大家实在喜欢的,可以等章节攒多了养肥了再看,或者等完结了再看,再不然,等出版后买书或租书看,皎便已感激不尽了。

对于风月的读者,皎实在感觉很抱歉,甚至不能像和迫君的读者那般,很无拘无束地交流。

但请大家相信,皎很看重大家的想法,皎为自己的自私,很诚心地向所有的读者说一声:对不起!

(唉,就当我是那个没心肝的皇甫栖情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明珠篇: 故地旖旎归鸾凤(一)[第二部开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