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2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二)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2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二)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弄着腰间的缀兰花纹锦绦,道:“我哪里给惯坏了?母后瞧,前儿江南进贡了雪蚕丝的冰影缎来,说要我做春秋季披风的,后来一直都没帮我做来,我可曾说什么?”

“啊,你这丫头,居然还记得这事?当日不过随口说说,我可早就忘了。”母亲摇着头,苦笑。

宇文昭已一叠声道:“来人,来人,速去问下内务府,衔凤公主那冰影缎的披风做哪里去了?瞧见是哪个不上心的,先拉去打几十大板再说。”

“别太纵坏了孩子啊。”母亲一脸的无奈,眸涵秋影,淡淡愁意。

宇文昭咳了几声,道:“这可不是纵容,是理所应当啊。这些吃穿用度的小事,下人们都不放在心上,不教训教训,以后还把栖情放在眼里?”

我掩着唇,吃吃地笑:“宇文叔叔不帮我,我不做他们家媳妇。”

母亲又好气又好笑:“笨女儿啊,你以为做人家媳妇是很好玩的事么?”

“做了人家媳妇,就不能玩了吗?”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的无辜:“那我不做人家媳妇好了,我就一直呆宫里,做我的衔凤公主!”

宇文昭大笑,拍着我的肩道:“你既是衔凤公主,也是咱们宇文家的媳妇,这一世,是逃不了啦。”

我格格笑道:“我是公主,到了宇文家,你们也得听我的。”

“是,是,我们一定什么都听小公主的……”宇文昭得意地允诺着,又叫人备午餐,自然要加上我的一份。

这顿午餐,只宇文昭和我们母女吃着,虽不如昨日丰盛,却吃得宾主尽欢。——或许,宾主已然颠倒,他是主,我们是宾。鸠占鹊巢,已成定局。

宇文昭喝了点酒,颇有些醺醺,不待宫女将食桌抬出,便一面将母亲拥到怀里,一面大着舌头向我道:“栖情,你和你母亲一般的乖乖听话,好多着呢,不信你问问你母亲,这夜夜风流,是不是比和你那早给淘空了的父皇强?”

他说着,已将那还沾了食物余屑的大嘴巴亲向我母亲,双手已肆无忌惮向母亲胸口伸去。

母亲急忙挣扎,尴尬望着我,低声道:“孩子还在这里呢,你注意一些形象!”

我红了脸,叫道:“你们无趣得很,我不理你们了!”一溜烟地跑了出去。

而宇文昭那令人作呕的声音还在隐隐飘来:“这孩子似乎晚熟了点儿,教教她也好啊。早晚也会……”

阶前落叶翩翩而下,日日扫去,日日堆积。这样凌乱到不堪的秋天,就从没有过尽头。

我默然踏着落叶,走向自己卧房,沙沙的树叶在阳光下一样的嘈杂,听在耳里絮絮地烦,总像少了点什么。

夕姑姑安静地跟在我后面,像我的影子,用担忧怜惜的眼光悄悄看我。

我走到自己的雕花檀木房门前,猛地想起少了什么。

“绎哥哥呢?”我回过头匆匆问。

以往我醒来不久,萧采绎就会黏到我身边,同样如影子般守着我,寸步不离。

而今天,已是午后,绎哥哥呢?

夕姑姑没有答话,却垂下了头。

我的心里一阵阵的发冷,忽然跳起来,转过身,奔向萧采绎的房间。

那整齐干净到让我害怕的房间里,两名宫女正收拾着床铺,将盖被垫被一起抱到屋外去晾晒,锦花的被面被里子都被扔在地上,看来正准备送浣衣房去清洗。

我一把拉住其中一位宫女,厉声喝道:“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把绎哥哥的房间收成这样?”

[下次更新:7月15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