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3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三)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3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三)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宫女吓得急忙跪下,道:“萧公子今早已经走了,所以刘公公命我们把房间收拾收拾。”

“走了?走哪去了?他又搬太子[gong]中去了么?”我急促问着,却知绝不可能。

君羽已从太子升格为皇帝了,东宫早已无人居住。而君羽名为皇帝,每日除了上朝,只被关在御书房里读书,美其名曰从严督导,事实上连我母亲每次见他都有人暗中监视。

从这一点来说,我身为女儿身,却要自由很多,因为我绝不会对宇文家的地位构成威胁,如果我贪玩一点,任性一点,反会让宇文家心神大松。

所以宇文昭可以允许萧采绎住在宫中陪伴我,却不会允许君羽身边有太多的皇室亲信。

他喜欢母亲,以后只怕也会很喜欢我。可我们,只是他美丽的玩偶,他会乐意看到我们台前幕后优美的表演,也会容许我们在他视线所及内做一些小动作。后宫,将不得不远离政治,如同高高供起的神像。

“绎哥哥到底搬哪里去了?”我只嫌那宫女说话吞吐得累人,恨得揪住了她的衣襟,反将她惊得说不出话来。

夕姑姑已赶过来,拉开我的手,轻轻道:“公主,别这样,萧公子会回来的。”

“他,是不是已经离开了京城?”我忽然浑身无力。萧采绎也离开了么?

“你们继续收拾吧。”夕姑姑吩咐了宫女,也不答我话,径直将拉我回房中。

我有些魂不守舍地趴坐到妆台前,已记起了昨天在妆台前和他的争执,以及那个印在我额上让我怔忡半天的亲吻,低低道:“绎哥哥,应该是因为生我的气才走的吧?”

夕姑姑关上门,在瑞兽形博山铜炉里添了一点安息香,才道:“萧公子又怎会生公主气?他多半……在生自己气吧?”

我不解,侧了头迷惘望着夕姑姑。

夕姑姑眉如远山,那样忧伤地叹息:“因为他恨自己帮不了公主啊。公主嫁给宇文三公子的话,萧公子……会心碎的。”

“他是傻子。”我脱口恨恨说。不是早就说好了,了不得,成亲之前想法子把新郎给弄死了,不就碰不着我了吗?

“他不是傻子,公主。”夕姑姑用手拢着我双耳边的碎发,话语中有隐约的颤音:“他一早就去见了娘娘,和娘娘说过了。他要回肃州去,积蓄萧家军的力量准备帮助太后和新帝重新掌握朝政。娘娘抱住他,哭了好久。”

怪不得上午见到母亲时觉得她眼睛有些肿!我抬起头:“姑姑你知道他要走,怎么不告诉我?”

可如果我知道,我会拦着他么?天知道,我心里是多么盼望有一支神勇的军队从天而降,将宇文氏这一束缚着我们一家的铁链敲个稀巴烂!

“昨天半夜萧公子曾到公主的房间里来,呆了很长很长时间。可公主睡得沉,不知道。”夕姑姑垂了头,指着窗户前的书案,道:“他还带走了公主昨天画的一幅画。”

他来过。我不知道。

心头似给细针尖尖地扎了一下,猛然想到了晨间脸颊上异常的干涸。

那是,萧采绎的泪么?

我那个有着坚强有力臂膀的绎哥哥!有着意气风发笑容的绎哥哥!

忽然是那么地恨自己,恨自己为什么睡得那么沉,那么死,连萧采绎流了那么多泪都不曾察觉,不曾睁开眼去安慰他一下!

或许,如果晚上梦见的不是颜远风,或者,如果颜远风那梦里的笑容不是那么令人迷醉,我会醒来,醒来为萧采绎拭去那些他不知忍了多久的男儿泪。

他拿走了我涂鸦的归雁图。

长风萧萧渡水来,归雁连连映天没。

归雁图,归雁图。

秋尽雁归,春来雁可回?

绎哥哥,我知道,在这世上,除了父母,独你对我最好。

[下次更新:7月17日]

晕倒,今天是几号?皎更着更着发现自己写的下次更新时间不对了。明天应该是17日啊?

偶到底把日子弄错了多少天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