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4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四)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4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四)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采绎走了,我的生活还在继续。

我更多的时候扮演着乖巧伶俐小女孩的角色,抓住每一次机会,周(河蟹)旋在宇文父子之间。

我从不敢打扮得过于招摇,让夕姑姑将我rì渐丰满的胸部紧紧束起,小心地维持着未成年女孩的青涩稚嫩。

母亲也很懂得怎样适时地提醒宇文昭,我只是个给惯坏了的不解事小小女孩。

十月廿二,母亲颁下懿旨,三公主衔凤,赐婚于宇文昭三公子宇文清。我终于暂时不必担心,这对荒唐的父子会向我伸来魔爪。

他们再荒唐,总不能去染指自己的儿媳或弟媳吧。

于是,宇文昭欣赏甚至纵容着我的可爱,但属于男人的目光始终投向我的母亲。

宇文颉还是常常在宫中出入,出入于回雪宫和其他宫殿。但再也没有骚扰过我。

而宇文弘却极少在宫中过夜。

因为他直接将我父亲生前最宠爱的杜贵嫔收了房!

我总想着杜贵嫔那双俏丽甚至有几分顽皮的眼睛,在宇文弘那一直森冷的目光注视下,会是怎样的无辜和苦楚。

但我更多的时候想到的是雪情。

我曾在夜幕降临时穿了宫女的衣裳偷偷去看望过两次。

她已经能认出我,却瘦得像骷髅,无神的大眼睛依旧有着可怕空茫,却已能不断地落下泪来。

我记得我的二姐姐正是十五岁的最美好年华,才华横溢,品貌风流。如果父亲在,一定已在为她择选天底下最温柔体贴富贵双全的夫婿。

小如说,宇文颉偶尔还是会来,不过来的次数已少多了

想想也是,雪情的模样,分明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尚未及开放,便被人野蛮摘下,狠狠揉碎,然后踏入尘土,滚了一身的污垢,再也没有了原先的风姿华彩,时日久了,宇文颉自然失去了兴趣。

我对这辣手摧花的贼子深恶痛绝,却不敢流露出一丝恨怒来,只在暗中悄悄安排。

于是,某个冬阳暖暖的午后,母亲倦卧于紫貂皮子的木榻上,看我用一根挂了碎玉流苏的银簪子逗弄小猫。

那是宇文昭送我的猫,据说是从波斯带过来的,有着极长的纯白皮毛,光泽油润,两只闪亮眼睛有着不同的颜色,一只浅碧近黄,一只深蓝近墨。我第一次瞧见,便觉这猫长得虽漂亮,却诡异得紧,心下很不喜欢。

但这是宇文昭送我的。

所以我在第一时间就将它搂在怀里,叫了无数声的好叔叔,然后一迭声叫人为我的宝贝猫做一个美丽而温暖的窝,吃饭时会将我最爱吃的菜先端一份去给猫吃。

皇宫所有的人都知道我爱极了那只猫,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会在半夜偷偷爬起,揪它的耳朵,敲它的头,用密齿的银蓖恶作剧地梳它浓密的皮毛。

所以那只猫对我也是既怕又爱,恼起来甚至曾经用它的爪子抓破我的手背。

宇文昭见过我手上的伤,啧啧连连:“想不到这么温顺的猫也会抓人,不然把它送走吧?”

我瞪着他,张开五指在他手臂上做着抓人的动作:“你送走,我抓你!不然,你把你家的清儿送来给我玩!”

宇文昭家的清儿自然就是我的未婚夫婿宇文清。

而我给猫取的名字,也叫“清儿”。

宇文昭哭笑不得却无可奈何,只是不只一次向母亲苦笑:“这孩子啊,还真像只伶牙利齿的猫!”

[下次更新:7月18日]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