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目录] > 第25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五)

《风月栖情:和月折梨花〖全本已出版〗》

第25章故国篇: 打破牢笼飞金雀(五)

寂月皎皎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可我不是猫,我只是个小心地收敛着自己锋芒的小小女孩。

如果可能,我希望自己是虎,一只有着尖锐爪牙的虎,能轻易扑上仇敌的前胸,咬断他们的咽喉,挖出他们的心脏。

可我现在,正挂着天底下最纯真的笑容,用一只银簪子去逗引我的猫。

这时,小如来了,跌跌撞撞,差点把正从乾元宫缓缓步来的宇文昭撞得一个趔趄。

宇文昭还没来得及发怒,小如已跪倒在母亲面前,痛哭着一下一下将头磕在白石地上:“娘娘,娘娘,救救公主,救救我们二公主!”

“出了什么事?”母亲惊得匆忙坐起,覆在身上的素花织毯落于地上,显出那柔弱而玲珑的身段。

小如擦着泪道:“二公主前天开始脸上身上长了许多水泡,而且一直发着高烧。我昨天好容易求了太医院的人来看,说是出了天花,可要用的许多药都很名贵,太医不肯开方子,说是这年头乱,药材紧得很。可咱们公主今天发烧发得愈发厉害了,再不吃药,只怕会,只怕会……呜呜……”

母亲诧异道:“有这种事?天花?”

宇文昭走过来,皱眉道:“病了就病了,这么乍乍呼呼!不长眼睛的奴才!”

我扔下猫,将宇文昭使劲一推,嘟着嘴道:“什么叫病了就病了?那是我姐姐啊。”

转身去拉小如的手,道:“小如,走,带我去瞧瞧,我找太医给姐姐治病去!哪个不长眼的敢不开药来,我把他打一顿扔阴沟洞里去!”

“栖情,站住!”母亲忽然站起来,厉声喝道。

我诧异抬头,人已被母亲狠狠拽到了身边,差点摔个跟斗。

而母亲已冲夕姑姑喊道:“夕颜,快把栖情带去洗手,用皂角和酒水多泡一会儿,快去!”

转而又向小如道:“本宫呆会就让御医前去救治,你立刻回宫去,好好侍侯着,不许乱跑一步。”

她不等小如反应过来,已大声呼喝:“来人,把小如送回回雪宫!”

小如张开嘴还想说话,已被几个牛高马大的太监押住,半推半搡赶了开去。

母亲从没这么声色俱厉过,一时我呆住,宇文昭也大是讶异,过来安抚母亲道:“怎么了?”

母亲面色有些苍白,目光幽寒,道:“天花,那是传染病啊!”

宇文昭猛悟过来,打了个寒噤,道:“是啊,我居然没想起来。得赶快将雪情公主隔离开来。”

母亲哼了一声,道:“放在宫中,总是祸害。第一栖情是个不安份的,免不了四处乱跑,沾惹了一点半点怎生了得?再则颉儿也不是好东西,雪情不是给他欺负了,也落不到这样的地步!”

宇文昭有些尴尬,道:“对,得和颉儿说,万不能再去沾惹这女子。只是现在怎么办?把她扔出宫去?”

母亲沉吟道:“不能让她流落在市井间。这病在民间传染开也是麻烦的事,何况,何况雪情的母亲虽是又倔又傲,总不把我放在眼里,可这丫头还是皇甫家的女儿啊。”

“杨淑妃……”宇文昭闪过一丝难堪和厌恶,道:“罢了,把她送出去找个地方圈禁起来吧。如果能治愈再回宫也不迟。”

母亲点头,一转眼看见我还立在那里听得发怔,气急败坏道:“死丫头,还不去洗手?哦,然后再洗个澡,将身上衣服全都脱下烧了!”

我应一声,在夕姑姑的陪伴下一溜烟的跑了。

而母亲还在命人打扫前院,又命人挑水来洗地。

[下次更新:7月19日]

亲们,如果喜欢《风月栖情》,请收藏本书,为我们的栖情多多投票!皎写这本书,真的很用心,很用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国篇: 红尘梦蝶起聂政(一)”↓↓↓更精彩哦!